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45章 反咬一口深入骨

第345章 反咬一口深入骨

    “大师姐……”

    阿绣看着场中,她低声对大师姐说着话:“这个柳素梅,你认识么?”

    大师姐狐疑的盯着柳素梅,她很不喜欢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因为这会影响她的大计!

    大师姐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阿绣低声道:“她说的……这是什么法术?怎的我没听说过?”

    大师姐也低声道:“凤梧阁以区区数十人的规模,却能挤进天下前十,可见这个门派中藏龙卧虎,底蕴深厚。会一两个这种法术,并不算奇事。”

    阿绣像是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什么似的,她低声喃喃道:“真正的奇事是……她为什么要帮这个李乘风?他到底什么来头?”

    大师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低声道:“真是个香馍馍啊!”

    “啊?”阿绣不解的看着大师姐“大师姐说的甚么意思?阿绣没听明白。”

    大师姐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柳素梅,看着她在场中布置着法阵,这种法术,别说寻常修士,便是大修行人一生都难得见到一次!

    天下间永远不缺乏关于五行阴阳之类的法术,但是这种能够让时光逆流的法术,却是太罕见了。

    这里场中所有修行人都盯着柳素梅的一举一动,想要偷师学点什么。

    柳素梅一袭白衣长裙,她轻抬玉足,每一步走下去,脚下便会绽放出一朵莲花,这些莲花在原地绽开,然后不断的释放出青绿色的水线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柳素梅绕场一周,这些莲花蔓延开来的青绿色水线便在中间结成一个图腾法阵,这法阵中间纹路密集,有的粗壮如同胳膊,有的纤细宛如发丝,若是有人居高临下看去,便能看出这法阵结出的是一个莲台图案。

    柳素梅盈盈踏入这法阵之中,她每走一步,脚下便会绽放出一道波纹,宛如踏波而行。

    柳素梅来到场中,她看了一眼千山雪,眼神中深藏着厌憎,随后便对孔云真道:“孔真人,素梅可以开始了么?”

    孔云真心中暗自叫苦,他看了一眼场下一个个翘首而盼的灵山派弟子们,又哪里能说出一个不字来,他叹道:“还请素梅真人为我们一开眼界吧。”

    千山雪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他退到一旁,隐蔽的看了一眼战齐胜,战齐胜也看向千山雪,他微微颔首,用目光示意千山雪不要慌乱。

    千山雪定了定神,冷笑着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柳素梅向孔云真微微颔首,又看了李乘风一眼,嫣然一笑,越发坐实了许多人的猜想。

    柳素梅在法阵之中捏着指诀,她十指翻飞,速度极快,众人几乎记不住她都捏了什么指诀,只见十指快如残影,但她指诀定格的时候,这法阵的图纹骤然间亮起刺眼的光芒,然后流水一般向中间汇聚而去。

    这些流水在中央汇聚成一道水柱,然后在水柱上端绽放出一朵水状的莲花,随后它开花结果,结出一个莲盘,这个莲盘上结出一枚流水状晶莹剔透的莲子。

    这个莲子很快再次绽开,不断的扩大,变成一团巨大的光晕,但在这一团光晕中却扭动着七彩的光芒。

    众人看得目眩神迷,张口结舌。

    柳素梅此时伸出纤纤素指在这光晕的中央一点,顿时这七彩的光芒瞬间凝聚到她之间之处,然后再次炸开,变成一团光晕,而光晕中这一次却出现了场景和人物,正是千山雪!

    这个场景中千山雪站在一个法阵之中,他面前放置着一个石台,石台中垒砌着微缩版的同安城,而千山雪则站在石台前,他手掌中翻滚着火焰,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火星和火球不断的朝着微缩的同安城中落去,他的神情兴奋而狰狞。

    众人尽管知道千山雪便是同安惨案的始作俑者,但当他们看到这一幕时,依旧被这个情形所震撼。

    尤其是当千山雪俯下身,朝着同安城,面目狰狞的说着:“这就是与我千山雪,与灵山派做对的下场!蝼蚁们!!”

    这光晕之中,尽是千山雪狰狞的表情,他仿佛在对这场中所有出身低微的修行人咆哮着,鄙夷着,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瞬间挑起了藏清阁几乎所有修士的怒火,以及藏剑阁安南、裘楚囚等人的怒意。

    场中有按耐不住的藏清阁修士顿时暴起:“千山雪,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王八蛋!”

    千山雪此时忍不住嘶吼道:“这是幻术!这定是他的幻术,是栽赃,是诬陷!”

    李乘风此时冷不丁的冷笑道:“千山雪,我一直以为像你这样自负才高,自视甚高的人,向来是敢作敢当的!这么了不起的法阵和法术,难道不是只有你才能创造得出来么?”

    这一句话说得千山雪哑口无言,脸色阴晴不定,李乘风的话完全戳中了他的痛点。

    自己最得意的法术和法阵,自己居然不敢承认!骄傲如他,居然当众抵赖?

    这岂是他千山雪的做派?

    千山雪咬着牙,脑海中天人交战,不远处的战齐胜眼见不妙,立刻高声道:“千山雪师兄说得不错,这定是幻术,纯属栽赃污蔑!”

    这一句话惊得千山雪回过神来,他虽然自负到极点,但绝对不是无脑的傻子,他冷笑道:“对,这定是幻术!”

    李乘风见千山雪回过神来,暗叹一声可惜。

    柳素梅此时道:“这个法术乃是我师尊所创,叫做:刹那芳华。只要有发生地的土壤、事物,便能够回放出一部分当时的情景。这是不是幻术,在座诸位都是修行众人,难道看不出来么?”

    她正说着,手一挥,却见场中光晕画面一变,变成了千山雪对着战齐胜、大师姐说着话。

    ……

    画面中的千山雪哈哈大笑:“没错!这就是同安!想必大师姐也等急了!这便让大师姐看看我这新研究的法术!”

    千山雪指着脚下位于法阵中央石台处的模型同安城的一角,说道:“这便是带头抵赖我们灵山派供奉的周家,今日便让大师姐看看我是如何惩戒这些胆敢与我……灵山派做对的宵小蝼蚁的!”

    ……

    这一下,千山雪脸色煞白,他再也无法抵赖!

    许多人在这个场景中看到大师姐,顿时愕然,纷纷看向大师姐,他们立刻认定:大师姐已经彻底站到了李乘风这一边,否则,她如何会将这么重要的证据线索告诉李乘风?

    但同样也有人惊愕不已,阿绣便低声对大师姐问道:“大师姐,你……那晚不是在同安么?”

    大师姐面色冷峻,一言不发,只是微微斜睨了阿绣一眼,阿绣便不敢说话。

    赵飞月更是狐疑的看了大师姐一眼,但很快便将目光投向李乘风和千山雪,在两人之间来回打着转。

    藏剑阁众人激动万分,赵小宝用力抓着苏月涵的胳膊,使劲摇晃着:“赢了,赢了!”

    苏月涵也兴奋的用力点头:“这下,铁证如山!看他还怎么翻身!”

    韩天行双手合十,眼中含泪,道:“上天有眼,终究没有让恶徒逍遥法外!”

    但秦灭亲和大师兄对视了一眼,秦灭亲的眼神中带着疑问,但大师兄嘴角却依旧噙着一丝冷笑,他微微的摇了摇头,似乎根本不信李乘风这一下能钉死千山雪。

    苏由和天俊也满面兴奋。

    孔云真心头沉重,面色更是凝重,他对千山雪道:“千山雪,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千山雪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却忽然笑了起来,笑容中透着狰狞与决绝,他道:“孔师伯,我有话要说!”

    孔云真道:“说!”

    千山雪冷笑着看向李乘风,道:“我想反告这位义正言辞的师弟李乘风,他杀人夺帖,混进我灵山派之中,故意栽赃陷害,企图挑起我灵山派内战,居心叵测,用心险恶!”

    孔云真精神一震:“什么意思!”

    千山雪死死的盯着李乘风,一个字接一个字的从牙缝中崩了出来:“我的意思便是:他,便是混入我灵山派的转世叛仙!”

    这一句话如同在一个水面中投入了一块巨石,顿时炸起了惊涛骇浪!

    场中赵飞月悚然起立,目光无比凌厉的瞪向李乘风,一股强大而恐怖的气息瞬间将李乘风笼罩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