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41章 声如春雷惊四座

第341章 声如春雷惊四座

    “怎么还不来?”赵小宝有些沉不住气,不停的翘首。

    苏月涵也没有说他,因为她同样紧张不安,目光不住的往场外看去,因为这个结果,可以直接导致这一场堂审的走向。

    真有法阵,那千山雪百口莫辩,即便不被逐出灵山派,他也必然会受到责罚,而对于李乘风来说,这便已经是解开心结的一步。

    若是没有法阵,那接下来后果可就十分难测,李乘风若是没有其他更有利的证据,那他还要再背上一条构陷师兄的罪名,下场无法想像。

    李乘风和千山雪此时站在场中,如两尊石像,千山雪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大师姐,李乘风则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场中忽然不知道谁高声说了一句:“来了!”

    众人一阵耸动,却见幽行者身形一闪,带着一缕黑烟出现在场中,在众人眼前,这缕黑烟几乎将他的身形全部遮掩,当他开口说话时,声音也变得格外沙哑,无法辨认,这些都是特殊法术造成,以免让人窥破他们的真实身份。

    孔云真道:“结果如何?”

    幽行者上前,道:“天孤峰后山有两处石台,一处为千山雪宴请宾客之所,一处……已经遭到破坏,四处裂损,无法辨认。”

    众人一阵哗然。

    李乘风刹那间瞪大了眼睛,他猛的扭头看向千山雪:莫非,这便是千山雪的凭仗?

    千山雪此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天意,真是天意!”

    若是他不曾在石台处泄愤,只怕自己现在便已经被定罪!

    千山雪大声狂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想不到啊想不到,小小的蝼蚁居然也有这般作用!”

    众人根本听不明白千山雪这番话的意思,但他那种肆意张狂,却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的。

    此时苏月涵立刻用手指戳了下赵小宝,赵小宝立刻会意,高声道:“不可能!就算被毁,也必有痕迹!”

    千山雪立刻目光极为锐利的看向赵小宝:“你是如何得知!”

    场中所有目光唰的一下看来,赵小宝顿时脸色煞白,他哪里经历过这等场面,顿时身子都有些哆嗦,但他看到李乘风的目光时,顿时心中一定,勉强撑着说道:“猜的!”

    千山雪冷哼一声:“果然上有其主,下有其仆!一丘之貉!”

    李乘风沉声道:“千山雪,你自己后院石台处有什么,你最清楚!”

    千山雪还要说话,孔云真喝道:“够了!”他看向幽行者,道:“除此之外,可还有别的发现?”

    这幽行者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场的确有发现法阵的痕迹!”

    众人大哗,赵小宝兴奋得高声道:“就是他!铁证如山!”

    孔云真怒喝道:“藏剑阁的人若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就请你们退场!”

    大师兄回头,斜睨了赵小宝一眼,赵小宝立刻噤若寒蝉,低眉顺目的缩了起来。

    李乘风盯着千山雪,道:“你还如何狡辩?”

    千山雪高声哈哈大笑:“有法阵痕迹那又能说明什么!我千山雪为灵山派创造了多少法术和法阵,我在自己后院研究法阵法术,那又有什么奇怪的?”

    他这番话虽然是在说给李乘风听,可千山雪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孔云真。

    孔云真自然知道千山雪是什么意思: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叛出灵山派,看你们怎么办!

    孔云真扭头看向李乘风道:“此证不足以证明千山雪便是同安凶犯!”

    李乘风深吸了一口气,道:“时间、动机、地点、能力,完全吻合,如何不能作为证据!”

    孔云真沉着脸,道:“灵山派乃名门正派,不放过任何奸邪,也绝不污蔑任何无辜!这种臆断推论,不能作为证据!”

    千山雪哈哈大笑,得意猖狂。

    众人见情形骤然扭转,再次交头接耳起来。

    “哎,这凶手到底是不是大师兄啊?”

    “废话,不是他,那又能是谁?”

    “不是说证据不作数么?”

    “你是不是傻!这还用证据么?这要不是千山雪师兄做的,你把我这双招子给摘了去!”

    “嘘,噤声!你不要命啦?竟然敢这样编排千山雪师兄?留神他回头收拾你!”

    “做出这样大的凶案,难道他还能脱罪?”

    “蠢啊!刑不上士大夫,法不管大真人!你不懂啊!”

    “可……可这毕竟是一万多条人命啊!”

    “瞧好了吧,这李乘风今儿个能囫囵脱身,都算他赢了!”

    “唉!这个愣头青!”

    这些人当中有人摇头叹息,看着李乘风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千山雪则盯着李乘风,满脸狞笑,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若是拿不出真凭实据,那可就是诬陷师兄,乃是废去修为,逐出师门的大罪!”

    藏剑阁众人紧张无比的看着李乘风,却见李乘风盯着千山雪,道:“千山雪,纵使你百般抵赖!成安十万百姓亲眼见到你的面孔,听见你的声音,这又岂是你花言巧语能抵赖得了的!”

    千山雪面容不变,冷笑道:“李乘风,你黔驴技穷了?没有证据了?”

    李乘风怒道:“毁于一旦的同安城便是证据,家破人亡的同安百姓便是证人!”

    千山雪仰头哈哈大笑,像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同安百姓也可当证人?那些蝼蚁贱民的话,如何能信?”

    李乘风大怒:“他们生在同安,养在同安,都是大齐子民,都是当事之人,如何不能作证!若是没有他们的供养,你千山雪吃什么,穿什么!”说着,他看向场中其他天阁的弟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吃什么,穿什么!你们当中有几人种田,有几人织布!”

    “你们当中又有多少人,父亲在田中劳作,在市集奔波,母亲在坊间辛劳,在家中刺绣!怎么来到这灵山,成了修行人,你们的父母便成了蝼蚁,成了贱民!”

    李乘风说着,他胸中的热血与愤怒几乎要沸腾燃烧起来,头发似乎也要根根倒竖起来,他厉声道:“若他们是贱民,那你们又是什么!!就因为你们拥有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力量,就因为你们强大到可以主宰他们的生命吗!可是,难道他们辛辛苦苦,奉养你们来到这灵山派,忍受着亲情的疏远,忍受着儿女的别离,就是为了让你们有朝一日,可以决定像他们这样的所谓贱民蝼蚁的生死吗!!”

    此时的李乘风像是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焰,他的法力修为在此时的场中,不值一提,可是他绽放出来的光芒,却让每一个人都觉得耀眼,他每一个字里面迸发出来的力量,都让他们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他的声音,他的话语宛若初春雷霆,惊动四座,让人动容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