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40章 横空一击中软肋

第340章 横空一击中软肋

    李乘风猜到这会是一场极为难缠的硬仗,因此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李乘风盯着千山雪,道:“千山雪师兄以为这样简单的一句否认,就可以脱罪吗?从动机上来说,你与我有仇,与藏剑阁有怨,同安任务又是你亲自下发!按照能力来说,目前有动机和理由对周家下手的,除了灵山派,又别无他人。灵山派目前只有掌门、你千山雪师兄、大师姐还有孔云真师伯有这个能力!”

    “掌门地位尊崇,闭关清修,他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干这等人神共愤的事情!孔师伯身为元老,德高望重,也同样没有理由和动机!”

    千山雪大声道:“大师姐也在同安,她又与你有恩怨,有动机,有能力,如何就不能是凶手!”

    孔云真皱着眉头盯着千山雪,这一次他没有再呵斥,而是看向大师姐,道:“你有何抗辩?”

    大师姐站起身来,她冷淡的说道:“当时我便在同安城,与赵飞月一同。”

    孔云真看向赵飞月,道:“殿下可能证明?”

    赵飞月此时起身,她看了一眼大师姐,道:“白天我们在酒楼中饮酒斗法,同安城许多百姓都可以作证。但随后便已经分开,当夜我住于同安一厨子家中,便不知道后来的事情了。”

    众人闻言,一阵诧异,交头接耳起来。

    赵飞月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丝毫没有替大师姐辩解的想法,让众人很是诧异。

    但很快赵飞月又道:“大师姐不可能是凶手。”

    孔云真立刻道:“哦?为何?”

    赵飞月道:“施展这样的法术,必定会引发剧烈的真元波动,如果是在同安,我必定能感受得到。如果不是在同安,那就必须要依托法阵施法才能做到,而依托法阵施法时,施法者必须持续施法,无法脱离法阵!同安事发当晚,法术正在施展时,我在同安城中见到了大师姐。这法术若是她所放,她就不可能在同安出现。”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师姐也诧异的瞥了一眼赵飞月,她这番说法原本还想自己解释,却没料到赵飞月竟然主动说了。

    孔云真听完,微微颔首:“殿下说得有理!”他看向李乘风,示意李乘风接着说。

    千山雪怒哼一声,欲言又止。李乘风接着说道:“赵飞月殿下自然也有这个能力,但她没有任何动机来做这件事!所以,排查下来,唯独你千山雪师兄,有动机,有能力!”

    孔云真看向千山雪,千山雪哈哈大笑:“说得好!李乘风,你可还记得,上次灵山大会你可说过什么?有动机,有能力,便是凶手么?简直可笑!”

    李乘风自然知道,这是绝不可能拿下千山雪这样的凶手的,他沉声道:“若是我没猜错,千山雪师兄制作的法阵,施展法术的地方,便在他的天孤峰的后山平台处!此时若是去查,一查便知!”

    李乘风敢公然敲钟,必定是有所持,否则这就变成了愚蠢的找死,除了白白浪费一腔热血以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而这,便是李乘风的杀手锏!

    是苏月涵告诉李乘风的杀手锏!

    千山雪顿时瞪大了眼睛,他目光飞快的朝着藏锦阁当中战齐胜的方向看去,战齐胜瞧见这凌厉而质疑的目光,立刻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出卖千山雪。

    千山雪立刻将目光投向大师姐,眼中充满了怨怒。

    大师姐则心中微微一动,她目光飞快的扫了苏月涵一眼。

    她虽然不知道苏月涵也去了天孤峰,但是她是个聪明人,李乘风能说出这么隐秘的事情来,必定是有人亲眼见到,而且,这个人推理下来,必定是苏月涵假扮的自己!

    因为千山雪是绝对不会请其他人去看这种法阵的,他必定是想要在自己眼前炫耀,就像他之前那样。

    而在千山雪看来,当晚,去过那个法阵的人,只有两个!

    战齐胜、“大师姐”!

    战齐胜与自己目前利益一致,他不可能背叛自己,那么……这个人自然便是大师姐!

    这一刹那,千山雪彻底对大师姐死心,从而将她看成是自己的敌人!

    这个说法更是让孔云真动容,他知道,若是真查出来,那便是铁证如山,容不得千山雪狡辩!

    孔云真深深的看了千山雪一眼,道:“千山雪,可有此事?”

    千山雪脸色一变,他失态的嘶喊道:“绝无此事!”

    李乘风立刻道:“师伯派人一查便知!”

    孔云真沉默了一会,道:“来人!”

    场外两名幽行者上前一礼,孔云真道:“前去查探!如实禀报!”

    这两名幽行者再次一礼,一言不发,消失在原地。

    身为幽行者,不仅要蒙面,而且大多噤声,为的隐藏身份。因为在他们执行任务时,难免得罪一些得罪不起的人,到时候一旦他们年满5年的幽行者轮值时间,遭到对方报复,那便成惨剧。

    长此以往,自然便无人敢在轮值时期出力,因此对于幽行者而言,隐藏身份是最关键的,这也能够保证幽行者的相对中立的地位。

    千山雪此时脸色阴晴不定,他盯着大师姐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与愤怒。

    赵小宝满脸兴奋,低声道:“这次,千山雪他跑不掉了!幸好……你没有听少爷的话,要不然……怎么可能抓到千山雪的这个把柄!”

    苏月涵微微点头,她不禁有些庆幸,若是她听了李乘风的话,乖乖当一只金丝雀,只怕这一次难关,李乘风不可能闯过!

    这一下突如其来,让场中所有人也都反应不过来。

    这……这么快就要见分晓了?

    场中绝大多数人看着李乘风,目光中都透着复杂之色。

    果然,没有几分种,哪敢乱敲钟!

    这李乘风是有备而来!

    众人看向千山雪的眼神中,有不少人便透出几分幸灾乐祸之色,因为以千山雪的性格,他实在是不太可能有什么很好的人缘。

    灵山派有许多人是乐于见到他倒霉的。

    但许多人都没有留意到,千山雪此时盯着大师姐的眼神中充满了憎恨,却唯独……没有慌乱!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李乘风心中暗自思索:莫非……千山雪还有什么后招?

    李乘风思如电转,他知道,这是一场殊死搏杀,这一场搏杀与修为无关,与法力无关!

    这是他能够接近击败千山雪最近的一次,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下一个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