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39章 灵山顶上群英汇

第339章 灵山顶上群英汇

    孔云真目光威严的扫视场中,他沉声道:“今日堂审由藏剑阁新进弟子李乘风状告藏锦阁师兄千山雪!”

    这话一说,场中禁不住还是一片窃窃私语,众人看向李乘风的目光十分复杂,有不屑,有同情,有敬佩,有嘲讽,有鄙夷,也有冷漠。

    此时的李乘风,也不再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红尘佳公子,

    李乘风在囚牢中,不敢吃牢中所送的食物,更不敢喝送来的水,渴了就舔石壁上滴淌的水滴,或者抓一把墙壁上的青苔,抿一抿青苔中的水份。

    三天下来,李乘风蓬头垢面,脸颊靑虚虚一片长出了胡须,因为三天不敢合眼,没有睡觉,他眼窝深深的凹陷了下去,黑眼圈十分明显,更让苏月涵心疼的是,李乘风此时双目无神,眼眸浑浊,似乎丧失了精气神。

    “莫非,少爷受刑了?”赵小宝紧张的低声说着。

    苏月涵咬了咬嘴唇,飞快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气定神闲的大师姐一眼,低声道:“有赵飞月在,他们应该不会做出这样事情的。”

    他们两人正低声交头接耳,不远处孔云真道:“同时,大齐公主赵飞月殿下大驾光临,她既是公主,又是同门,诸位今日与殿下同堂,三生有幸!”

    赵飞月原本低眉顺目,此时抬眼,目光环视一周,众人心中皆是一震,那明亮透彻的眼眸直视人心,倾城之容更是一下打进男修士的心中,无法自拔。

    赵飞月微微颔首,向众人示意。

    孔云真道:“现在,此案开审!堂下可是灵山派藏剑阁新进弟子李乘风?”

    李乘风声音沙哑道:“正是!”

    孔云真又看向千山雪,道:“堂下可是灵山派藏锦阁师兄千山雪?”

    千山雪傲然道:“正是!”说完,他睥睨的看了李乘风一眼,仿佛挑衅,而李乘风仿佛不见。

    场下苏由低声对天逸道:“孔师伯偏袒!”

    天逸微微点头,他叹息道:“那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他们都是藏锦阁的人。”

    场上孔云真接着对李乘风道:“李乘风,你可知道,你越级上告,惊扰掌门,以下犯上,目无尊长,就算你告赢,也是重罪!”

    苏月涵等人顿时心中一紧,知道这是孔云真的下马威,上来便狠狠的痛杀李乘风的威风,让他一会堂审时,心有所忌,甚至投鼠忌器。

    李乘风却是面色平淡,他淡淡的说道:“知道!”

    孔云真目光深深的看了李乘风一眼,道:“那你告千山雪所为何事?”

    李乘风猛的抬起头来,众人顿时觉得方才那个还平静异常的男子,此时如同扬眉剑出鞘的剑客,他浑身绽放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李乘风声音有些沙哑,却充满了坚定与锐气:“弟子李乘风一告千山雪谋害,残杀师弟!”

    虽然众人早就听说,但是此时听到李乘风斩钉截铁的说出来,还是一阵悚然,一个个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千山雪。

    千山雪脸色铁青,大声道:“血口喷人!”

    孔云真喝道:“千山雪,没到你说话的时候!”

    千山雪忿忿的闭上嘴,目光凶狠的盯着李乘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时李乘风只怕早就化为齑粉。

    孔云真对李乘风道:“你接着说!”

    李乘风扭头毫不示弱的盯着千山雪,咬牙道:“弟子二告师兄千山雪滥用法术,灭门千人!弟子三告师兄千山雪草菅人命,暴虐横行,引发同安动乱,害死上万无辜百姓!”

    孔云真黑着一张脸,深深的盯了一眼李乘风,仿佛在看一块阴沟里面的石头,又臭又硬!

    孔云真对千山雪道:“你有何……”

    李乘风此时大声打断道:“弟子还没说完!”

    众人一阵微微哗然,这个李乘风竟然连主持堂审的师伯孔云真也敢顶撞?

    他莫不是在牢里面关久了,脑子不清楚了?

    孔云真脸色阴沉,额头青筋微微浮起:“你还想说什么?”

    李乘风一指千山雪,厉声道:“弟子四告师兄千山雪谋害忠良,杀害朝廷命官!”

    众人大惊,纷纷看向千山雪,交头接耳。

    “不会吧,千山雪师兄连朝廷命官也杀了?”

    “是啊,要是真的,那可就热闹了。”

    “这下千山雪师兄麻烦了!”

    修行界与官府互不干涉,这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双方都不会去主动伤害对方的利益,更不用说会去主动捕杀对方的人。

    如果朝廷与修行界开战,且不说谁输谁赢,光这天下大乱的后果,就必定是双输的结果,因为天界不会允许有修行界的一个门派一统天下,也不会允许有一个大修行人当上皇帝,因此修行界无论怎么厮杀,所获取的东西是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多的。

    同样,朝廷也不会想要与修行界打这种战争,理由很简单:因为打不过。

    虽然朝廷要看修行界的脸色,但这并不意味这修行界可以为所欲为,便如同一个大户人家同样也不会把管家呼来喝去,不当人看一样。

    若是死了朝廷命官,那朝廷是肯定要过问,那这件事情想要瞒住不扩散开,那基本就不太可能了。

    千山雪自然清楚这最后一项指控的严重性,他立刻反驳道:“放屁,你有何证据!”

    孔云真打定主意要维护自己的权威,他一顿权杖,再次怒喝道:“千山雪,若是再擅自发言,记下你三鞭,堂审完毕后一并收拾!”

    千山雪眼中闪过恼怒之色,他恨恨的盯着孔云真看了一眼。

    孔云真对李乘风怒目道:“你也一样,擅自发言,打断尊长,记下你三鞭!”

    李乘风昂然沉声道:“只要孔师伯秉公处理,弟子认罚!”

    孔云真怒哼一声,道:“你还有什么指控,一并说来!”

    李乘风道:“没了!”

    孔云真道:“那好!”他扭头看向千山雪,道:“现在,面对指控,你有何抗辩?”

    千山雪迫不及待,暴跳如雷的怒道:“污蔑,血口喷人!”

    孔云真道:“哪一项指控你要反驳?”

    千山雪怒道:“所有,所有的都是污蔑!”

    “哦?第一条你要抗辩?”孔云真沉声道。

    千山雪怒道:“我如何设计同门,残害师弟!证据何在!证人何在!!”

    孔云真看向李乘风:“你有何要说?”

    李乘风冷笑道:“同安任务是千山雪师兄下达,他为了报复于我,派我去同安收账!而他自己却早已准备好了法术与法阵,在我们与同安周家已经达成协议时,他却悍然使用法术,一举屠杀同安周家上千人!这不是预谋,这又是什么!”

    孔云真看向千山雪,千山雪冷笑道:“你有何证据?”

    李乘风一指藏剑阁方向:“藏剑阁随行的师兄弟皆可作证!”

    千山雪哈哈大笑:“这也能算证人?那我也有藏锦阁的师弟和我府中舞姬可以作证,那晚我并未施法,而是在演练歌舞!”

    李乘风冷笑道:“那晚同安天空显现出你的面孔,你还丧心病狂的自报性命,同安上万百姓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岂能抵赖?”

    千山雪嗤之以鼻的冷笑着:“哦?那天空出现了我的面孔,那法术便是我施展的?天底下有这般能力和法力的修行人,就我所知便不止二十余人,他们是不是也有嫌疑?我若是施法做出你李乘风的面孔,那是不是你便是主犯?”

    李乘风盯着千山雪,倒吸一口冷气。

    眼前的千山雪和上一次灵山大会的千山雪比较起来,思维清晰,情绪稳定,表现判若两人!

    看来,这三天,千山雪有了充足的准备!

    李乘风知道,这会是一场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