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36章 贪心不足蛇吞象

第336章 贪心不足蛇吞象

    同安附近一百余里,青玄山,玄生门。

    早在两百多年前,玄生门创始人秦苦元在青玄山无意中领悟到了一套功法,随即创立了玄生门。

    秦苦元创立的这套独特的修行功法斗法打起来,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功效,虽然没有令人目眩神迷的法术,但是凭借它牛皮糖似的打法,铜豌豆一般的坚韧,着实闯出了偌大的江湖名号。

    尤其是秦苦元奔赴京城,挑战京城修行高手,连战连捷,十战十胜,轰动京城,名震八方,正式打响了玄生门的名头!

    一时间投效拜门者云集,可很快,他们发现,玄生门的修炼方法和方式太过于变态残忍,最关键的是,玄生门的苦修与合一门很是类似,都是一种舍弃阳神脱壳的绝命式打法。

    一般修行人,如果肉身被摧毁,还可以阳神逃命,而摧毁肉身容易,摧毁一个阳神可费劲得多。

    因为阳神修炼到一定境界,可以碎成无数分身从四面八方逃走,九天之上,九地之下,山川之中,海河之内,当真是遁天入地,难以追踪。

    这便意味着修行人如果遇到了危险,在最后关头,肉身被毁的情况下,阳神出窍逃走,还有最后一线生机,虽然实力会受到重大损伤,但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玄生门则是从根本上就放弃阳神出窍,而且不断的将阳神的力量融入体内,完全放弃掉修行人的“第二条生命”,站在背水一战的角度与对方进行抗衡。

    这种打法虽然强悍凶狠,在气势上能够压倒绝大多数同等级的对手,可这种打法是绝对不能容忍失败的,因为一旦失败,就意味着他们的修行之路和生命之路,同时戛然而止。

    这下可吓退了绝大多数的弟子,毕竟想要修行的人,大多数并不是真的好勇斗狠,变成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顶尖斗法高手,而是希望能够超脱生死,改变他们自己的命运。

    所以,能加入玄生门的人,大多都是好勇斗狠的强人,或者走投无路的青皮混混。

    秦苦元也因为在京城大败各派好手,得罪了许多门派,而皇室又一向不插手修行界的事情,导致秦苦元根本无法在京城立足,来投入门派的,往往都是京城的破落户或者投机之人。

    真正的大户人家富贵子弟,又怎么可能会来选择玄生门这种自虐变态的修行功法呢?

    秦苦元一怒之下,回到青玄山创立了玄生门,然后在此处开枝散叶。

    但不幸的是,他选择的地方紧挨着灵山派的势力范围,几十年的苦苦经营,也仅仅只能保住青玄山周围的势力范围。

    而一个门派的发展,没有钱是绝对发展不起来的。

    门派的殿宇修建,这需要钱,宏伟的山门,这需要钱,弟子的吃喝拉撒,这需要钱,更不用说修行两大吞金怪兽:法宝、丹药!

    在法宝和丹药这两项上,一个修行人无论他有多少金山银海,都不够他往里面填的!

    因为修行人对于强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所以无论多少法宝,他们都不会嫌多!修行人又都是惜命的,所以无论多少保命的丹药,他们也同样不会嫌多!

    可光靠着一座山和一群穷鬼弟子,一个门派要如何发展?打家劫舍,强取豪夺么?

    那这样的新生门派又整体并不强大,根本就不可能生存下来,很快就会沦为名门正派的打击对象,因为他们会破坏整个修行界的生存环境。

    因此玄生门将目光投向了同安,整个大齐北方最富庶的城市,可这里是灵山派的固有地盘,玄生门有三个熊胆,也不敢在灵山派的脚下抢夺资源。

    但家门口附近就有一块香喷喷的肥肉,这实在是太勾人,因此玄生门始终惦记着同安,直到灵山派近些年开始流露出颓势,玄生门顿时开始心思活动,将触手一点一点的伸向同安城。

    从一开始一点点的试探,到逐渐深入。

    灵山派固然强大,但天底下任何强大的势力,他们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体型巨大,反应迟钝。

    等到灵山派反应过来,整个同安城已经完全被玄生门渗透,同安第一家族周家也被策反,可正当玄生门志得意满之时,灵山派给了他们重重一击!

    掌门人秦守义焦急的等待着秦寿升的消息,他不时的命玄生门的弟子回报着消息,直到第十二波人回来的时候,这才有一个响亮的声音说道:“报!副掌门秦师兄回来了!”

    秦守义顿时大松一口气,他连忙道:“快,快!我儿人在哪里!”

    很快,弟子们便将秦寿升迎了进来,众人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此时的秦寿升,半边身子几乎都被打残,他浑身浴血,脸上更是几乎不见了一半,半边牙槽都露在空气之中,可以看见蠕动的舌头,眼眶里面的眼珠更是几乎要掉出来,暴突的眼珠转动的时候,那白森森的眼白让人看了十分渗人。

    这样的伤势对于玄生门的弟子来说,并不可怕,因为他们无论是谁都负过比这严重得多的伤。

    真正让他们震撼的,是这样的伤势,竟然没有得到恢复!

    要知道,秦寿升的恢复能力,可以说是掌门人的三倍!

    而他竟然被打成这样,却一时无法恢复,可以想像得到,他遭遇了一场怎样可怕的战斗,遇到了一个怎样恐怖的强敌!

    秦守义颤声道:“我儿,你可还安好?”

    秦寿升扫视了这简陋的大堂一眼,舌头舔了一下伤口,旁边玄生门的弟子都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破损的半边脸颊中,舌头在他的残肉伤口处舔舐。

    秦寿升淡淡的说道:“死不了。”

    秦守义神色恐惧道:“我儿,灵山派既然如此强大,那……就算了吧,我们玄生门守着这一亩三分地,日子也可以过得很好。”

    秦寿升目光一闪,他逼近秦守义道:“来犯之人,已被我尽数歼灭!灵山派已至强弩之末!我这伤势,修养两天便好!此时若是退让,你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我们玄生门!”

    秦守义恐惧的看着秦寿升这张无比恐怖的面孔,他咽了口唾沫:“我儿……既然已经全歼灵山派来犯之敌,那见好便收即可,又何必再生事端?”

    秦寿升道:“爹,难道你就甘心窝在这样一个地方呆一辈子吗?”

    秦寿升说着,他一指大堂,这里简陋得就仿佛是一个不入流的武林门派,就连掌门人的大座都是一张藤条编织而成的古朴座椅,四周别说金碧辉煌的装饰,便是地上铺就的红毯都到处破损的,显然用了许多年都舍不得扔掉。

    秦守义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和憋屈,他低声道:“那应该如何是好?”

    秦寿升冷笑着说道:“向灵山派……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