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31章 倒戈相助事愿违

第331章 倒戈相助事愿违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虽然说,这个世上许多时候,往往是无理横行天下,有理寸步难行。可这往往是在一些小范围内,某些人权势、力量大到足以遮住这一方天地时,便会发生这样不见天日的事情。

    可当这一切的黑暗被公诸于世,被展露于众时,它们立刻就会像积雪见了烈日,迅速的消融,见光就死!

    千山雪的确很强,对于同安百姓,对于李乘风他们而言,他的确是一个强到足以一手遮天的人物。

    可是在灵山派,千山雪能一手遮天么?不,他不可以。

    且不说灵山派的掌门,就算是师伯孔云真,他也是不能够完全无视的,更何况还有藏锦阁的阁主,还有大师姐这个完全可以跟他分庭抗礼的人物!

    千山雪可以嚣张的面对李乘风的这番震撼心灵的檄文,可以大喝蝼蚁,然后将他们全部踩翻在地。

    因为他是千山雪,他只需要对自己负责,甚至都不需要对他的家族负责!他既不是阁主,不用背负藏锦阁的名声以及责任的拖累,他更不是灵山派掌门,需要考虑种种的问题。

    可灵山派的掌门能像他这样吗?

    大修行人的确了不起,可以超脱生死,超越轮回,可以凌驾于众生之上,俯视天下生灵。

    可是,只要他一天还呆在那个掌门的位置上,只要他一天还没有真正的修行成仙,他就不可能真正的超脱众生,而且就算他飞升成仙,他要面对仙界更加复杂的关系与情况。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仙也不曾例外!

    灵山派掌门能对着这里这些人公然承认灵山派是邪派么?

    当然不能!

    对于一个门派而言,戒律规矩固然重要,可有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大义与大道!

    无论门派,无论国家,一旦兴师动众,大动干戈之时,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占据大道与大义的上风,因为他们都知道:师出有名,得道多助!

    如果一个门派失去了名声,它不仅将被天下人所唾弃,那些觊觎它的其他门派,他们会很乐于兴师动众的高举大义之旗来伐罪吊民,像他们瓜分九鼎门一样将灵山派瓜分殆尽,而且,是打着正义的旗号。

    李乘风的这番话,杀伤力极其恐怖!

    虽然没有公诸于世,虽然不是在世人眼前,可是作为一派掌门,他必须得服众!

    深知这一点的千山雪他脸色煞白,*着说道:“李乘风,你放肆!竟敢逼问掌门!”

    平日里才智过人的千山雪此时方寸大乱,反而不如师伯孔云真。

    孔云真一针见血的呵斥道:“李乘风,掌门之尊岂能听你一人空口白话,信口雌黄!”

    到了关键时候,孔云真还是选择了与千山雪站在一条战线上,因为他们都是藏锦阁之人!

    而且若是让李乘风赢了,那天下人要如何看待他这个代理掌门孔云真?

    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越过他,惊动正在清修的掌门,向掌门告状!

    他会成为天下大修行人眼中最大的笑柄!

    而李乘风将会成为天下年轻修行人当中的英雄,未来效仿者将会层出不穷,到时候,如何管治这些弟子?

    所以,孔云真都要站在千山雪这一边,无论他做了什么事情!

    李乘风毫不示弱,大声道:“整个同安城都看到了他的脸,就算是聋子也能听到他得意洋洋的自报姓名!掌门随便派人去同安,一问便知!曾经北方第一繁华的同安如今沦为一片废墟,这岂能信口雌黄!同安城如今家家带丧,满城皆哭,这岂能空口白话!!”

    孔云真目光阴恻恻的盯着李乘风,他打定主意要收拾李乘风,树立自己的威信,否则,他孔云真从此以后在灵山派便再无威严可言!

    这无关公理与正义,只关利益与立场!

    孔云真冷笑道:“李乘风,你可真了不起,一番话便要定自己师兄的罪!没有过审,没有过堂,没有对质,没有分辨,没有人证,没有物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比我们都了不起,比掌门更了不起?竟然敢越俎代庖,竟然敢逼迫掌门?”

    李乘风脸色一变,立刻向掌门方向跪下,道:“弟子不敢!弟子只是想替同安百姓,替那些死在千山雪手中的冤魂讨个公道,以免在世人眼中,我灵山派沦为杀人不眨眼的魔门邪派!”

    孔云真震怒道:“放肆!李乘风你闭嘴!”

    李乘风怒目而视道:“难道灵山派不让人说实话吗!”

    孔云真出离的愤怒,他刚要发作,忽然间听见赵飞月淡淡的说道:“同安之事,我可作证!”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千山雪猛的扭过头,盯着赵飞月,神色震惊,不可思议!

    大师姐也意味深长的看着赵飞月,她目光闪动,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孔云真更是惊怒交加,他沉着脸道:“殿下,此乃我们灵山派内事!殿下乃皇室之人,此举不妥吧!”

    赵飞月寒着脸说道:“同安之乱,我不仅亲眼目睹,而且亲身经历!”说着,她看向李乘风,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和审视,道:“这位师弟所说,一字不差!”

    千山雪暴怒,跳了起来,怒道:“赵飞月,你要与我千山雪为敌么!”

    赵飞月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是你千山雪丧心病狂,与天下人为敌!”

    这一下转折,当真让千山雪急眼了。

    千山雪怒道:“血口喷人!掌门明鉴,她可是皇室中人,皇室不修行,不得过问修行界,此乃法理天条!她所说,不可信,更不能充当证人,否则,这口子一开,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赵飞月冷哼道:“可我同时既是掌门之徒,又是案件当事之人,如何不能过问,如何当不得证人?为万民申冤,这又怎么会天下大乱了?”

    孔云真万万没有想到赵飞月此时竟然会挺身仗义直言,他满头大汗,飞快的思索着:“掌门!既然如此,不如待师弟调查清楚,再做审查处理,如何?”

    李乘风自然知道孔云真想要拖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他们的能量和能力,自然可以做到!

    李乘风大声道:“不可!”

    孔云真大怒:“李乘风,你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李乘风道:“此事拖延越长,对灵山派的风评便越差,到时候天下人要如何看待我们灵山派!越早审理此事,越早还天下一个公道,还冤魂英灵一个交代,我们灵山派便越早能洗刷污名啊!”

    孔云真怒道:“李乘风,此时尚未调查清楚,怎能容得你妄下结论!”

    大师姐此时忽然道:“那就查个清楚!那夜,我也在同安,也可作证!”

    千山雪此时终于眼神中流露出了惊恐之色,他看着大师姐和赵飞月,又看向那个他根本瞧不起的蝼蚁师弟,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他求而不可得的女子竟然此时会帮着这样一个卑微弱小的男子来对付他?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