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30章 手中无剑拔心剑

第330章 手中无剑拔心剑

    突如其来的钟声,惊动了整个灵山,这个钟声与平时召集灵山大会的钟声截然不同,声音虽然听起来不是很容易分辨得出,但众人只要抬头,便能看到问天山的方向,随着钟声的一声一声敲响,每一下钟声都会扩散出一道淡黄色的光晕,像波浪一样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天空中正在地毯式扫描的天眼眼看就要扫到周凌和苏月涵时,骤然间钟声响起,天眼此时猛然间将“目光”对准了问天钟的方向,刺眼的白光一下照亮了李乘风!

    李乘风在这巨大无比的威压之下,刹那间无法动弹,身上像是有千斤之力!

    可是李乘风挣扎着,咬着牙,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和意志,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这根铁桩,在这无比可怕的威压下,再一次缓缓的拉动着铁桩,高高的扬起,然后重重的推下!

    “嗡!”

    此时天孤峰上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乐师停下了弹奏,舞姬停下了伴舞,鼓师停止了敲击,连那些正在如痴如醉欣赏舞蹈与音乐的宾客们,也都惊讶的看向问天山,看着这一圈又一圈的淡黄色波纹向他们扩散而来。

    原本鼓乐齐鸣的天孤峰此时一片死寂,场中原本是众人视线焦点的千山雪此时已然无人旁顾,甚至连他的婢女们都一个个踮脚翘首的看向问天山,一个个低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咬着耳朵,猜测着发生了什么。

    千山雪咬牙切齿阴沉着脸看向大师姐与赵飞月,她们同样面露惊容,诧异的看着问天峰那一道一道扩散往四方的光波。

    这对于高傲自负的千山雪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情况!

    怎么可以把所有属于我的视线都全部夺走!

    这个时刻,是我千山雪筹备了许久,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才创造出来!

    而且,恰逢赵飞月大驾光临,又恰逢他创作出如此佳作,再有如此巧合,那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千山雪此时出离的愤怒,他本就面敷薄粉,唇抹丹朱,眉画如剑,此时狂怒面容扭曲起来,当真是无比的可怖!

    无论是谁,胆敢在这个时候,与我千山雪抢风头,就是我千山雪最大的敌人!

    而这个时候,代理掌门孔云真神色震惊,他自然知道这个钟声是怎么回事!可问天钟几百年没有人敲响,是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敢敲响问天钟?

    而且,整个灵山派,从理论上来说,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敲响问天钟!

    是谁如此大胆!

    是谁,如此狂妄!

    千山雪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青光,直飞问天峰,孔云真一愣,心中暗自不满,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有资格过问,有资格管理的,只有他一个人:孔云真!

    孔云真冷哼一声,他道:“诸位稍安勿躁,想来是哪位不懂事的弟子把问天钟给敲错了!”

    他正说着,问天钟再次响起,看着这淡黄色的光晕如同波浪一般传来,所有人只要不傻都知道这绝不可能是简单的“敲错”或者是“不懂事的弟子”!

    这绝对是一出有预谋的事件!

    而且,卡在这个节骨眼上!

    这到底是在针对谁!

    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不等孔云真说完,大师姐身形一闪,向问天峰飞去,同时赵飞月紧随其后,这时其他弟子们一个个耸动起来,纷纷蠢蠢欲动。

    孔云真立刻喝止,他厉声怒喝道:“灵山派弟子不许妄动!在此处等待,不许离开问天峰,违者以违反戒律论处!”

    说完,他手持权杖一顿,震得山巅一颤,很快身形一闪,也跟着飞了过去。

    众人急得抓耳挠腮,可碍于灵山票戒律森严,其他人尽皆不敢动弹,而之前看守的那两个高个和矮个守卫,此时面面相觑,都苦着脸,叫苦不已。

    ……

    此时在问天峰,千山雪如同一道流星轰落在问天台上,他猛一眼瞧见李乘风正在敲击问天钟,顿时怒火冲天!

    “又是你!!”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千山雪咬牙切齿的上前,正要一拳将李乘风轰杀在眼前。

    此时李乘风盯着千山雪,面容冷峻,目光坚定,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他们两个就像是狭路相逢的敌人,一个强大而邪恶,一个弱小却坚定。

    可是那个弱小的“蝼蚁”却对着这个空前强大的敌人,拔出了他的“长剑”!

    “咚”!!

    李乘风再次举起铁桩,朝着问天钟重重的撞击了过去。

    千山雪狞笑着说道:“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此时,问天峰上光芒连闪,大师姐、赵飞月分别来到问天台上,很快孔云真也赶到。

    孔云真看到千山雪杀气腾腾的朝着李乘风而去,他喝道:“千山雪,住手!”

    千山雪恍若未闻,他打定主意要借这个机会杀死李乘风,可他手刚一抬,两道劲风半路截击,将千山雪这无形的一击拦在了半空之中。

    千山雪一愣,随即竟然发现是大师姐和赵飞月同时出击,拦下了这一击!

    千山雪顿时羞恼交加!

    就在此时,李乘风再次撞向问天钟后,他扭头盯着千山雪,指着天空,厉声喝道:“千山雪,掌门在上,你敢放肆!”

    这一句话震得千山雪猛的一震,随后,他这才留意到天空中那道投向自己的“光柱”,千山雪大骇,下意识跪下来,道:“掌门师伯在上,弟子千山雪绝无冒犯不敬之意!”

    此时孔云真等人也纷纷跪下,道:“掌门(师兄、师伯)在上,弟子拜见!”便是连赵飞月也以弟子礼拜见。

    天空中传来一个低沉而极富磁性的声音:“台上之人,为何敲钟?”

    孔云真脸色一白,他抢着说道:“掌门师兄,都是师弟管教不严,这才有此疏忽,师弟一定严加处理,必不再让此事再次惊扰掌门师兄的清修!”

    孔云真起身,对大师姐道:“拿下他!”

    大师姐目光一闪,还没动静,便见李乘风转身对着天空中那只眼睛昂首大声道:“掌门在上!弟子李乘风有一事不明,还请掌门明示!”

    千山雪怒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掌门面前自称弟子?”

    李乘风毫不示弱,立刻大声道:“掌门乃灵山派之掌门,乃数千灵山弟子之掌门,我自称弟子,有何不对!”

    论斗法,十个李乘风也比不过千山雪,论斗嘴,只怕一百个千山雪也斗不过李乘风。

    千山雪顿时语塞,怒道:“你!”

    孔云真此时怒喝道:“放肆!李乘风,上次灵山大会,让你侥幸过关,想不到你这次变本加厉,竟然丧心病狂到胆敢惊扰掌门清修!”

    李乘风扭头盯着孔云真,先是以藏剑阁弟子一礼,道:“请问孔师伯!灵山派哪一条,哪一律,不许门下弟子敲响问天钟的!”

    孔云真大怒:“你竟敢顶嘴!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李乘风大声道:“弟子所犯之罪,一会自当认领,绝不躲闪!可在此之前,弟子要先向掌门告上一状!”

    千山雪眉毛一跳,立刻意识到李乘风想要做什么,他厉声喝道:“区区新进弟子,竟敢越级向掌门告状,若是人人都来向掌门告状,那掌门还要不要清修了!”

    天空中的这只眼睛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它的光芒视线连波动都没有一下,似乎这一切都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他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祇,冷漠的看着他们。

    孔云真此时也喝道:“李乘风,你太狂妄了!是谁给你的胆子,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你!”

    李乘风立刻厉声大喝,声音中透着金石之音:“是同安城死在我眼前的上千周家无辜之人,是同安城上万百姓的冤魂!是我一闭上眼,就在我眼前出现的血淋淋的惨案现场,是那个为了百姓申冤,为了公理正义挺身却惨遭灭口的同安主簿楚云楚大人的人头!!!”

    李乘风一指连戏服都没有脱,戏妆都没有卸的千山雪,他目光如刀,气势达到了巅峰,厉声大喝,声震云霄的怒喝道:“我听说灵山派乃天下第三的名门正派,门派中严苛而公正的十二杀天下闻名!可是,如今出了如此骇人听闻的惨案,而当事者居然歌舞升平,锣鼓喧天,翩翩起舞,逍遥法外!天下之公理何存,人间之正义何在!”

    李乘风扭头昂首看着天空中那只洞视灵山的眼睛,他激昂愤慨的怒喝道:“弟子素来便闻,邪派中人为了一己之私利,为了一己之强大,强取豪夺,无恶不作!可是,观千山雪师兄之所为,与邪派中人又有什么区别!还是说,我们灵山派为了修行,便可以从此不顾公理,不顾正义!弟子不明,顾而撞钟,还请掌门明示!究竟我们灵山派是名门正派,还是天下邪派!!”

    “若掌门告诉弟子,灵山派乃是邪派,弟子当场自尽谢罪!若掌门告诉弟子,灵山派乃是名门正派,弟子便请掌门处置这恃强凌弱,草菅人命,丧心病狂的师兄:千山雪!!”

    李乘风连番所说,铿锵有力,愤慨激昂,宛若战斗檄文,虽然他场中法力最为低微,可是他说的话却让每一个人汗流浃背,震惊颤栗!

    这一刻,李乘风手中无剑,可是他却让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藏剑阁的精神:面对强敌,他拔出了他心中的利剑!这个刚入门的弟子仿佛一个决死冲锋的剑客,在这万仞悬崖,在这陡峭绝壁,他手持长剑,毅然决然的冲向那个看起来不可战胜的强敌!

    这把剑无形,可它的重量宛若泰山!

    这把剑无锋,可它的锋利却让群邪辟易!

    在人间,无论什么朝代,无论什么世界,这把剑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