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26章 恶妖入山意复仇

第326章 恶妖入山意复仇

    为了眼下这个场景,千山雪调动了几乎自己所有的资源,此时的天孤峰上极尽奢华,藏锦阁的弟子几乎全部都来到了这里,藏秀阁、藏清阁的部分弟子也都纷纷受邀而来。

    但人数太多,千山雪的大堂府邸根本容纳不下这么多人,因此便将这地点改在了天孤峰的广云台。

    这里原本是一片荒废的山崖石台,但为了接待赵飞月,为了向这里所有的人展示自己的盖世才华,千山雪调集了自己几乎所有的人力,将这片石台清理成了一片平整的广场,花费金钱无数,仅仅是搭建成舞台的花岗岩,从附近城镇紧急调运而来,便花费白银上万两。

    更不用说整个舞台上铺就的厚厚绒毯,以及在石阶上铺就的红毯,这些从远国运来的奢侈品,前者每米售价便足一千两白银,后者虽然不及前者,可每米同样也有一百两之多。

    而十两白银,便足以让一个贫苦人家活上一个月!

    红毯价格虽然远比绒毯低,可是它的花费却几十倍于绒毯,因为它几乎把整个平台以及整个石阶全部铺满。

    台上的绒毯,光脚踩在上面,仿佛如踩云端,而每一个踏上红毯之人,便觉得脚会凹陷下去,如踩沙滩,让人瞬间便对千山雪的财力充满敬畏。

    虽然千山雪对大师姐百般腹诽,暗中生厌,但他还是将大师姐请到了左边首席处,将右首的位置空了出来。

    而整个嘉宾席除了空出来的那一个位置,其余尽皆满座,千山雪如此隆重的大发请帖,灵山派上下受邀之人都很给面子的前来,甚至包括了临时代理掌门孔云真,他坐在右边次席,虽然他地位颇高,但是跟九天真仙赵飞月比起来,就多有不如了。

    当管家唱完名后,赵飞月的身影便出现在台阶处,一阶一阶而来,仿佛算好了时间,掐好了点,她才出现在众人眼前。

    而当赵飞月踏上平台那一刹那,左右平台两旁的乐手,齐声奏鸣!

    首先鸣响的长达三米的银号,这种银号吹口小如茶杯,出口处大如铜锣,由身材魁梧健壮的男子吹响,这些男子体格每一个都在一米八以上,虽然是大冬天,却一个个全部衣裳右衽,露出半边精壮的身子。

    他们腮帮子高高鼓起,一个个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能吹响这个银质的号角,而在它的声音低沉如同蛮牛怒吼,十个银号吹动时,当真是声震云霄,山台的地面都在颤动,每一个人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被这声音震动得颤抖!

    大齐等级森严,无论是玉牌、官符还是这样的鼓乐号角,但凡能够代表身份的,都有着严格的规定。

    这样的号角,寻常人根本没有资格使用,只有世袭伯爵以上的大贵族以及军职将军以上的武士才有资格使用,而享用它们的人,必须要是皇亲国戚,或者是对朝廷有过大功勋之人,亦或是外国使节、重臣。

    而大齐用铜、银、金来表示收迎者的身份,铜为重臣功勋所享用、银为皇亲国戚所享用、金则为皇帝陛下,或者与外邦重臣时节所享用。

    赵飞月现身时,银角齐鸣,同时小号齐奏,尖锐的号声和低沉的角声混杂在一起,形成威严庄重的气氛,让人不自觉便神情一凛。

    千山雪身着盛装,仅仅佩戴藏锦阁的徽章在胸口,他垂手而立,像一个领地的国王一样等待着自己的贵客,那目光中充满了欣喜与审视,如同在看一个未来的新娘。

    而千山雪却没有留意到赵飞月的目光飞快四周扫视了一圈,她在大师姐的身上停留了一下,这才落在千山雪的身上,眼神中却深藏了强烈的厌恨。

    此时的赵飞月面戴白色薄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只看这双眼睛便觉得其美绝伦,尤其是透过薄纱依稀能够看到她脸部的轮廓,秀美诱人,倍增神秘。

    千山雪志得意满的等待着赵飞月的到来,他恭敬的一礼,道:“大齐世袭伯爵千山雪在此恭迎殿下大驾!”

    他在这头说着,旁边有人在号角声中小声的交头接耳。

    “诶,千山雪师兄怎么没有穿咱们灵山派的修士服?”

    “啧,这还用想?不愿意与我们一同为伍呗!”

    “我们藏锦阁的修士服有什么丢人了?”

    “藏锦阁是不丢人,但与你为伍就很丢人了!”

    “我怎么就丢人了,我爹乃是堂堂朝廷四品大员,怎么就丢人了!”

    “区区四品也敢叫嚣?那我这从二品大官的后代,岂不是要上天?你知道千山雪师兄什么出身吗?人家世代公卿,家里面代代都是一品高官,刚出生就世袭伯爵!你也能比?”

    “我……”

    “不过这赵飞月听说是天下第一美人,怎的戴了个面纱?”

    “废话,既然是天下第一美人,自然不能随便让人看。”

    千山雪没有穿修行人之服,行的是朝廷礼节,这个出格的举动让藏锦阁的人交头接耳,代理掌门职务的孔云真更是眉头紧皱,不悦的盯着千山雪。

    千山雪将赵飞月请到右首席位上后,自己没有落座,反而是站在场中,一言不发,微笑着拍了拍手掌。

    随后,他转身去了后场,身形消失在一排长长高大的屏风之后。

    众人正狐疑之时,却见此时乐师、鼓师、舞姬从屏风后转了出来,各持乐器,进入场中,紧接着,在石阶下面,婢女们端着各色餐盘鱼贯而入,首先一轮是冷盘餐点,紧接着便是酒水佳酿,以及各地的水果小吃。

    场中诸多勋贵,一个个见多识广,但依旧看得啧啧而叹:“到底是千山雪啊……短短的时间,能置办出如此排场,这等人力物力调动的能量,简直可怖!”

    赵飞月在位置上坐下后,旁边的人虽然有心攀谈,可赵飞月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崖岸自高的姿态,连桌前的美酒佳果都一并无视,他们自然一个个怯于上前。

    倒是赵飞月感应到一个目光,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后,却看见大师姐正在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赵飞月嘴角微微一扯,像是一个笑,但目光凌厉,又像是在挑衅。

    她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朝大师姐举了举。

    大师姐感受到了赵飞月的目光和来者不善的含义,她淡淡的笑了笑,也举了举酒杯,两人盯着对方,一饮而尽,似乎交情就此为止!

    而与此同时,李乘风迈步向问天山而去,但谁也没有留意到的是,一道阴影在地面上飞快的流淌游走着,它像一条在地面爬行的黑蛇,飞快的来到了李乘风的住处,在无人偏僻的地方才现出身形来。

    这个黑影缓缓而起,如同浓重的黑雾,慢慢又凝聚成人形,再又变成了一个身披鳞甲,脸颊左右两道刀疤的女子模样。

    正是周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