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25章 天孤峰中天孤月

第325章 天孤峰中天孤月

    听到李乘风的话,苏月涵简直骇然,作为千面妖,她太清楚修行十大门派这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底蕴究竟有多么的深厚恐怖,他们的戒律等级有多么的森严!

    李乘风这样做,简直就是在贸然向一个门派最森严的等级发起挑战!

    这样做的后果,简直凶险莫测!

    苏月涵急道:“千山雪这是故意在刺激你,挑衅你,你为什么要上当!”

    李乘风摇了摇头,他神色反而镇定了下来,眼睛里面的怒气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寻常的平静,他道:“我知道,但我必须回应!”

    苏月涵焦急道:“对方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这岂不是正中对方圈套?”

    李乘风盯着这块墓碑,沉声道:“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我也不知道他想要我做什么,但我知道的是……狭路相逢时,我必须拔剑!”

    苏月涵怒道:“明知道打不过,你还要打,那不是傻,不是蠢,不是疯么!你李乘风是我见过天底下最聪明最机智的男子,怎么……怎么这个关头,你这么傻,这么蠢,这么疯!”

    李乘风摇了摇头,道:“我刚修行不久,对于斗法的了解,不太精深。但是我自幼习武,最是清楚,当有人半路与你相逢挑衅时,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拔剑迎战!因为,你逃了一次,你心里面就会有了破绽!你后退一次,就会后退第二次,第三次,慢慢的,逃跑和后退就会变成你的习惯!”

    “这个世上为什么会有以弱胜强的传说故事,为什么会有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就是因为他们有坚定无畏的信念,有路遇强敌却敢拔剑迎击的勇气,有己身虽弱,却能战而胜之的必胜之心!”

    李乘风仰着头,看着天空,他缓缓的说道:“千山雪杀楚大人,并将他的人头送给我,就是想告诉我,他可以只手遮天,他的手掌翻过来时,便是我头顶的天!他想在心境上打击我,击败我,摧毁我!可我如果不能对他做出回应……那我将来就要永远带着这份懦弱与恐惧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时间越长,这份阴影会越大!将来如果真的面对他的时候,这份阴影就会将我的勇气和信念全部吞噬!”

    苏月涵含着眼泪,哽咽道:“可是……”

    李乘风不等她说完,接着说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是,我是九重天的叛仙。可我不记得前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被打下凡尘,为什么漫天的神仙要诛杀我?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现在不敢面对千山雪的挑衅,将来如果面对漫天的金仙,我又哪里来的勇气去应对他们的挑战?”

    李乘风看向遥远在云层中若隐若现的问天山,道:“更何况,我并不是直接向千山雪发起斗法挑战,我要挑战的是那虚无缥缈的规矩,是那看起来强大无比黑暗无尽的阴影!如果,我连向黑暗呐喊,向黑暗冲击的勇气都没有,那……我将来又如何能成大修行人? 我如何去面对那么多的困难和挑战?”

    “修行路长,黑暗而沉寂,既炼肉身真元,也炼内心灵魂,一个有破绽的灵魂,一个软弱的灵魂,是绝不可能成为大修行人的!”

    苏月涵使劲抹了一把眼泪,她被李乘风说服了,但她内心深处还是无法抑制的痛苦,担忧:“我,我知道了。问天山的问天钟有修士看守,你自己是到不了那里的,我会帮你把人引开。”

    李乘风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苏月涵的头发,柔声道:“嗯,又得麻烦你了。”

    赵小宝则红着眼睛,用力吸着鼻子:“少爷,我能做点什么?”

    李乘风道:“你去把东西收拾好,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就带着我娘他们……立刻离开成安!”

    赵小宝顿时哭了出来:“少爷,我不走!”

    李乘风一反常态,没有瞪眼强势,反而叹了一块口气,他拍了拍赵小宝的肩膀,道:“我只是在说最坏的情况。你若不答应我,我心境有破绽,有缝隙,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变小!所以,你必须得答应我!而且,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一定要快!做了以后,就先别回来了,在外面等着消息。”

    说着,李乘风在赵小宝耳边低声说着,赵小宝听完咬牙抹泪,用力摇头:“少爷,小宝一定不会离开你!你有你的坚持,小宝也有小宝的坚持!”

    李乘风大怒,刚要说话,一旁的苏月涵低声道:“让我去传消息吧,我有办法在一夜之内将这个消息送到。可是……那人来不来,我就不知道了。”

    李乘风沉默了一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那你们……先去忙吧,我……再在这里坐会。”

    李乘风这一坐,便坐到了入夜,待太阳逐渐隐去,无边的黑暗侵袭而来,李乘风坐在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反而开始心静了下来,他开始思索着应对方案。

    这个时候,李乘风忽然理解在梦境之中那一片茫茫然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是何用意,而那一道天空打下来的光亮,照亮那根石柱,似乎是在指引着他修行之路前进的方向。

    可是,天底下是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指引一个人的内心前进的方向的,能够指引他前进的,只有他自己!

    这样又坐了半个时辰,李乘风这才动身返回,他回到住处,苏月涵连忙热了已经凉下来的饭菜和冷汤,李乘风用完饭后,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的床上,闭目睡去。

    拿定了主意以后,李乘风的心格外的镇定,这一睡反而一夜无梦,第二天起来时,他定定的坐在床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直到苏月涵撩开帘子进来,李乘风的眼帘才抬了起来。

    苏月涵犹豫了一下,才朝着李乘风微微点头。

    李乘风长出一口气,他目光变得坚定锐利,此时仿佛是一把已经出鞘的利剑,迫不及待的要迎击前方那看起来不可一世不可战胜的强敌!

    苏月涵满眼担忧的目送着李乘风离开,一旁注视着他身影的赵小宝低声道:“那人能有什么办法么?她……会来么?”

    苏月涵摇了摇头,她紧紧的咬着嘴唇低声道:“赵小宝你记住,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赵小宝道:“可是……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苏月涵道:“不知道,见机行事吧!”

    李乘风平静的出完了早课,他那平静的样子让欧阳南、天俊等人根本看不出异状,还以为李乘风已经想通了,心中大为欣慰。

    但李乘风回到住处后,端了一壶茶水到楚云的坟前,他跪地端杯,沉声道:“楚大人,你一路走好!你的冤屈,我来替你伸!这仇,这冤,也许我能报,也许不能!但我知道我必须要去做!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仗节死义,便在今日!”

    李乘风将这杯茶水洒在楚云的坟前,轻轻将茶杯和茶壶放在墓碑前,然后起身拍了拍长袍,昂然而去,只剩下那坟堆清冷寂寥,形影相吊。

    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的天孤峰,此时却是花团锦簇,高朋满座。

    一向外人足迹罕至的天孤峰,一处开阔的广场上此时鼓乐齐鸣,石阶前红毯铺地,两旁美婢如云,位列侍立,当中一名管家手持金帖,高声唱名:“大齐云和公主、青阳郡主、乾坤神教教主当今国师常远关门弟子、凤梧阁阁主曲婉如座下弟子、灵山派掌门马千里关门弟子、无想流掌门段水流座下弟子、星城门掌门晏南飞关门弟子、九天真仙赵飞月驾到!”

    一时间,热闹非凡的场中鸦雀无声,只有鼓乐齐鸣,所有人都看着赵飞月出现在他们的眼前,盈盈而来,她缥缈若仙,姿若惊鸿,宛如一轮遥远而孤独挂在天边的明月,皎皎而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