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24章 问天山上问天钟

第324章 问天山上问天钟

    众人担忧的看着李乘风将石碑固定在墓穴之前,天俊上前,叹了一口气,道:“楚大人……的死因查清楚了么?”

    李乘风摇了摇头:“也许……还没到成安便被半路劫杀了。我们应该保护他到同安去的。”

    天俊无奈的叹息道:“如果我们保护他到了成安,你有没有想过,苏由和傻大个就有可能丧命?”

    李乘风神色间越发的痛苦:“可是,楚大人半路被我们所救,他前往成安的事情,没有第二个人知晓啊!我也不相信柳素梅会出卖楚大人,她没有任何理由出卖楚大人,而且她出卖了楚大人,嫌疑最大,完全脱不了干系,我相信她……必不会如此!”

    苏由忽然道:“会不会是那个矮麻子做的?”

    李乘风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对于玄生门来说,楚大人进京告御状,有利于藏剑阁,不利于藏锦阁;有利于玄生门,不利于灵山派。矮麻子这么利害……又是修行人,他未必会去劫杀楚大人。否则,他当天晚上就会动手,根本不需要等到楚大人离开再对我们动手。”

    天俊点头道:“这么说来,矮麻子很有可能是故意放楚云离开,让他进京告御状,”

    “那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欧阳南不耐道“那是谁?难不成,我们当中有内奸叛徒不成?”

    这话一说,众人脸色都是一变,互相看对方的目光都变了。

    李乘风立刻道:“我相信我们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兄弟们,绝对不会是叛徒的。”

    韩天行面色涨红,他知道这里面就他嫌疑最大,可偏偏他无法自证!

    李乘风上前拍了拍韩天行的肩膀,道:“天行师弟,你别多想,我绝对相信你的清白。如果你是叛徒内奸,我们根本都不可能活着离开周庄!”

    说到这里,众人心中一松:是啊,如果韩天行是内奸叛徒,那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在周庄惨死,根本用不着等到现在来出卖楚云。

    楚云的死固然是杀人灭口,但对于李乘风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什么致命打击,这只会激发他们的仇恨怒火,如果站在要消灭他们的基础上,这根本没必要在这里出卖李乘风他们。

    天俊道:“可楚大人的死因……我们要不要查明白?”

    苏由叹道:“怎么查?上哪里查?谁去查?哪里来的时间查?还有十几天便是考核大典……现在是最后拼命冲刺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疯狂的修炼,打造法宝,炼制符箓,而我们呢……”

    众人一阵沉默,眼下的情况让他们痛苦,让他们挣扎。

    一边是楚云的死因和正义所在,一边是藏剑阁的生死和修行之路,一边是大义,一边是小我,这样的抉择,让他们难以抉择。

    选择了前者,意味着放弃了变强之路,选择了后者,意味着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染上污点,心境留下破绽。

    天俊拍了拍李乘风的肩膀,道:“乘风师弟,还记得我那夜跟你说的话么?”

    李乘风目光痛苦而深沉:“记得!”

    天俊道:“你注定是要成为大修行人的人,是注定要成为人上人的人!但要成人上人,就必须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之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李乘风的目光更加的痛苦,更加的深沉,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与石碑同立,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石碑上的字,那是他用短刺骨矛一点一点凿刻而出,他胸中充满了悲愤。

    李乘风不置可否,如同石化,旁边的苏由等人看在眼里,暗自叹气,他们纷纷向墓碑三礼,然后将墓穴合上后,便纷纷叹息着离开。

    苏月涵担忧的看着李乘风,想要上前安慰,却听见李乘风忽然道:“其实我大概猜到楚大人是怎么死的。如果我们没有人泄漏,矮麻子没泄漏,柳素梅没泄漏,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是我泄漏了!”

    苏月涵和赵小宝大惊失色,脱口道:“不可能!”

    赵小宝道:“少爷,你胡说什么!”

    苏月涵也是大急:“乘风,我知道你悲痛过度,但不要这样责备自己,这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还会极大的影响你的修行心境!”

    李乘风摇头道:“我曾经在绞杀同安统领和他的手下时,第一次使用出我自己创造的法术,那时候,有几名卫兵被拖进了丛林之中,如果有人拼命砍断拉拽他们的树枝,他们就能够逃走。”

    “而我……当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楚云大人的身上……根本没有留意那里到底死了几个。如果我们现在去那片丛林之中的话,也许……我们就会发现,那里少了一具尸体!”

    赵小宝张口结舌,想要反驳,却根本无法开口!

    因为李乘风所说的,是有极大可能性的!

    在那种情况下,李乘风第一次使用自己创造的法术,有所疏忽,那是绝对有可能的!

    而事实上……也的确就是李乘风所猜测的那样。

    这名卫兵砍断树枝后疯狂逃走,挣扎着逃回了同安城之中,此时从周凌手底下逃过一劫的徐涛也得知了楚云尚未死的消息,他立刻下达了命令,追杀同安,并且广发通缉,声称他欺君罔上,杀官谋反。

    徐涛不敢把冒头对准灵山派的修士,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楚云的身上。而这一切,自然被战家的青蜂所查到,随后战齐胜便尾随而来。

    赵小宝求助的看向苏月涵,想让她劝说一下李乘风,但李乘风却道:“你们听说过灵山派的问天钟么?”

    赵小宝愣了一下,道:“问天钟?就是上回灵山大会敲响的那个?”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我看《灵山志》的时候得知,当年灵山派的创始掌门人在问天山设下问天钟,但凡门派之中有不平之事,便可敲响问天钟,召开灵山大会……”

    苏月涵骇得脸色都变了:“李乘风,你不会是想要去敲响问天钟吧?你疯了?现在的问天钟,只有掌门和代理掌门可以敲响,连阁主都没有资格敲击问天钟,你去敲……会被逐出师门的!”

    李乘风盯着苏月涵道:“灵山戒律里面哪一条规定了不许其他弟子敲响的?”

    苏月涵急得跳脚:“这是几百年来慢慢形成的规矩啊!”

    “规矩?”李乘风笑了笑,道“让义士死不瞑目,让恶人逍遥法外的规矩?那这个规矩,就该到打烂它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