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22章 登门挑衅战火燃

第322章 登门挑衅战火燃

    李乘风的转折毒鸡汤来得实在是太快,灌得赵小宝猝不及防,险些噎死。

    “少爷!!”赵小宝一脸悲愤,自己方才还被激励得充满了斗志,转眼间便被李乘风毒得五雷轰顶。

    这,这还不如不说!

    谁是大葱啊!

    “我才不是大葱!”赵小宝悲愤的说道。

    李乘风讶异道:“啊,原来你不是一根大葱啊?那你是哪根葱?”

    赵小宝:“我什么葱也不是!”

    李乘风有心戏弄,道:“啧啧,连一根葱都不是!”

    赵小宝气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眼看眼圈就要发红,李乘风赶紧道:“可以了可以了,跟你开个玩笑,你哭什么!说出去一个修行人,动不动就哭鼻子,你丢不丢人啊?以后不准这样啊,否则,别跟着我了,小爷我丢不起这个人!”

    赵小宝抹了抹眼睛,道:“明明是少爷你欺负人!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道:“这狗日的世界如此黑暗,你让我还怎么能好好说话?”

    赵小宝撇了撇嘴,道:“反正就是少爷不对。”

    李乘风笑骂道:“你现在脾气见涨啊,当了修士了不起了啊!”

    赵小宝哼了一声,道:“别说我了,倒是少爷你,你现在修炼的怎么样了。你才是关键,你若是不强,我就算能筑基,那也没什么用的。”

    李乘风被说到痛处,他苦笑了起来,道:“我现在修炼到第二重天的境界,却无法提升到第三重的境界,我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时候会开始,在梦境中我能不能得到提升。这个梦境出现的标志是什么,如何会出现?这些我都不知道。”

    赵小宝想了想,道:“可是我看《修行法典》中说,任何修行功法的提升都是一个水满自溢的过程,只要装满了,自然而然会向下一个境界攀升。”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可是,要修炼到什么程度,才会是第二重境界的极限?如果每提升一次境界,实力翻倍的话,那之前的范围应该是从十米扩大到二十米,而不是现在的五十米。如果,这不是翻倍,而是在原有基础上十乘十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范围极限是一百米?我是不是要把修炼范围扩大到能达到一百米时,才能突破到第三重天的境界?”

    赵小宝点头道:“少爷,我觉得很有可能诶!”

    李乘风婆娑着下巴,道:“那这样的话,可以试一试,如果真是到一百米范围就会提升到第三重天……那第三重天的极限范围,不会是一百乘一百吧?那第四重天,不会是一万乘一万吧?”

    赵小宝张口结舌:“我的天……少爷,如果是真的,少爷……你这仙法……也太厉害了吧?”

    李乘风也不禁心潮澎湃,这样说的话,那到第九重天……岂不是范围无限大?

    想一想,便觉得值得期待!

    两人说说笑笑的往外走这,走到木屋住处,刚进门,便看见皇甫松双手捧着一个锦盒,悠然的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苏月涵则警惕的站在门口,她侧着身,让开了门口,却同时保持着随时可以阻挡对方进门,以及自己随时可以逃亡的姿态。

    皇甫松自然看得出苏月涵这个姿态的用心,但是在他看来,哪里会将一个小丫鬟的警惕放在心上。

    他悠然的看着远远的问天山,那淙淙而下的山水,以及那若隐若现的彩虹,眼神中心生向往。

    听到李乘风那边传来的动静,皇甫松这才收回目光,微笑着看向李乘风,那份礼仪和风度,真是让李乘风都挑不出毛病来。

    这是世家公子几代的传承与积淀,绝非暴发户可以东施效颦的学来。

    可也正是这样的天然优越感,造就了他们的孤傲与不屑,虽然他们脸上是礼貌的笑容,可心里面却充满了轻鄙。

    李乘风也警惕的盯着皇甫松,道:“皇甫师兄前来,有何贵干?”

    皇甫松微微一笑,道:“千山雪师兄有一份厚礼要送给乘风师弟,因此派我来送达。”

    李乘风微笑着说道:“什么厚礼,如此隆重?竟然还劳烦皇甫师兄大驾?师弟实在是承受不起!”

    皇甫松微笑道:“师弟同安一行,大放异彩,重创玄生门高手,我们这些当师兄的,可都是听说了!尤其是能从千山雪师兄的法术下生还回来,更是令人刮目相看!假以时日,乘风师弟必定前途无量!”

    李乘风听到他说起同安,顿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他眼中逐渐浮现起浓重的愤怒。

    皇甫松淡淡的说道:“乘风师弟?”他双手一抬,示意让李乘风上前来领这个锦盒。

    赵小宝抢前一步,道:“少爷,让我来领吧。”

    李乘风还没来得及说话,皇甫松便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是什么人?也配从我的手中接过这千山雪师兄所赠送的礼物?”

    赵小宝顿时面色涨红,满是羞怒。

    皇甫松傲然的看着李乘风,一言不发,李乘风强忍怒气,上前双手接过锦盒,刚入手,便觉得微微一沉。

    皇甫松等李乘风接过后,他这才微笑着后退了一步,对李乘风道:“师兄的礼物既然已经送达,那师兄我就不叨扰了,告辞!”

    说着,皇甫松漂亮的一甩袖子,扭头离去,走出去几米远,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又回头道:“对了,乘风师弟可曾用饭?”

    李乘风沉声道:“不曾。”

    皇甫松哈哈一笑:“那可就正好了!告辞!”说完,他扬长而去。

    李乘风盯着皇甫松的背影,一言不发,赵小宝和苏月涵好奇的凑上来,道:“这里面是什么?”

    苏月涵道:“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少爷,奴婢可不是说你是鸡……”

    李乘风恍若未闻,他一只手托着锦盒,另外一只手解开锦盒上面的绸布,打开后,发现里面包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檀木盒子,他刚要打开盖子,一旁的苏月涵却按住他的手,低声道:“少爷,小心机关……”

    李乘风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将盒子放在地上,三人退得远远的,然后操控着植物凝聚而成的手,掀开了盖子。

    然后三人近前一看,却见盒子里面居然放置着一个怒目圆睁的人头,这个人头须发斑白,留着长髯。

    正是同安主簿,楚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