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13章 千古才子恶满盈

第313章 千古才子恶满盈

    大师姐盯着季春华,隐隐有些不悦:“说!”

    季春华道:“师妹听说千山雪师兄正在府邸中排演全新的词牌曲儿,目的是……为了讨好当今大齐的公主殿下……赵飞月。”

    大师姐眉头微蹙,道:“跟我有甚么关系?”

    季春华故作讶异道:“这灵山派上下谁人不知千山雪师兄一直在追求大师姐,现在……他移情别恋,那可是把大师姐不放在眼里呀!”

    大师姐目光越发的冰冷:“你找我,便是来嚼这个舌根子?”

    季春华脸色一变,连忙低头快速的说道:“师妹不敢!师妹只是替大师姐抱屈。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等忘恩负义的男子!亏他前几日还邀请大师姐去看他新研发的法术来着!这脸活变就变,这是对大师姐的羞辱,也是对我们藏秀阁的羞辱!”

    大师姐听到一半,身子微微一震,眼睛里面陡然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她目光如刀的盯着季春华:“你说……几日前,他请我……去看过他新研发的法术?”

    季春华不解的抬头看了大师姐一眼,道:“是啊,师妹……当时便在旁边,大师姐不记得了么?”

    大师姐目光闪动,道:“几日前?”

    季春华想了想,道:“三日前。”

    大师姐盯着季春华,道:“你为何会在那里。”

    季春华不假思索道:“那日,大师姐前往天书台……师妹在那里当值……”

    大师姐声音发寒,目光越发锐利:“我……还去过天书台?”

    季春华刚要说话,忽然间她脸色一变,噗通一声跪下,惶恐颤抖的说道:“师妹知错了,那日师姐从来未曾在天书台见过大师姐,许是师妹记错了!大师姐,师妹知错了!”

    大师姐死死的盯着季春华,她藏在袖子中的五指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她眼神如刀,目光恐怖!

    季春华心中懊悔得要死,她此时才猛然间想起在天书台时“大师姐”对自己的交代:从来未曾在天书台看见过“大师姐”!

    结果自己还耍小聪明!

    现在好了,之前所有的人情,只怕都要打水漂了!

    季春华越发的悔恨,痛恨自己的小聪明,痛恨自己一时嘴快,更害怕大师姐会如何炮制自己。

    季春华抬手用力抽着自己的耳光:“都怪我多嘴,都怪我多嘴!师妹从未在天书台看见过大师姐!大师姐请放心,师妹一定守口如瓶!”

    她打了几巴掌,却见大师姐没了动静,此时才大着胆子抬起头来看去,却见大师姐已经杳无踪迹,季春华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

    与此同时,在灵山派的天孤峰,千山雪宫邸。

    大堂之中,鼓乐齐鸣,琴瑟合奏,舞女们穿着名明黄色的长裙,她们长袖飘飘,舞姿优美,众星拱月一般的围着一个头戴金冠,浓妆重彩的女子。

    这女子容貌俊美身着火红的长裙,肩披雪白的薄纱,她轻轻舞动着,一双雪白的倩足宛若精灵一般在地上旋转跳跃。

    右边一侧的几名琴师弹奏乐曲,音乐缠绵悱恻,这女子轻声吟哦起来,却是一首《减字木兰花》,她唱道:“彩幡金胜,一笑酬春盼君子。呆女痴儿,半挽梅花半柳枝;追欢何计,幸对绿尊环皂髻。欲舞还羞,美盼娇回碧水秋。”

    这女子声音动听至极,婉转千回,令人心神迷醉。

    这一场景,是千山雪所新创的《塞江南》舞曲中的一个选段,讲述的是将军大胜归来后与自己心爱的女子在江边相会,首先表达的是女子期盼着心上人凯旋归来的相思之情。

    这一段无论是编舞、服装、饰品、还是音乐的编排,都达到了一个极尽华美的程度,千山雪的才情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但……仅仅是这样,千山雪觉得这并不能够向赵飞月展现出自己的绝世才华。

    这个女子唱完后,在舞乐声中翩翩起舞,长裙飞舞,逐渐飞起,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其中,入眼满是波浪一般的鲜红,待她旋转到*处,舞乐声骤然而至,她的身形也骤然而至,飘舞的白纱飞起,将她的身形全部笼罩其中。

    此时,旁边的鼓师敲动小鼓,发出密集的鼓点声和敲击小鼓侧面的脆响声,营造出海浪拍岸一般的气势,场中舞女潮水一般退下,上来的是身披金甲的武士。

    缠绵的琴瑟此时变成了激昂荡气的钟鼓,展现出大将军得胜归朝的场景。

    而神奇的是,当场中那飘舞的白纱落下后,那个妖娆婉转的女子,竟然身形一转,变成了英武俊朗的男子,他身披战甲,头戴金冠,面如美玉,正是千山雪!

    此时退下场的舞女们,都目光迷离的看着场中开始英姿飒爽舞蹈的千山雪,心中暗自感叹:天底下为何会有如此复杂之人?

    他有着倾世卓绝的才华,和无以伦比的艺术想象力,但同时他又冷血歹毒,所作所为,堪称丧心病狂,恶贯满盈。

    同安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灵山,千山雪对此不仅不避讳,反而得意洋洋的宣扬自己新创之法术。

    天底下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丧尽天良,哪怕是他跟前的侍女舞女们,她们都觉得千山雪所为简直如同杀人魔王,恶魔下凡。

    可当千山雪带着她们排练这一出舞乐时,她们又无不为千山雪表现出的盖世才华所震惊,所倾倒。

    他开创了连幕的舞乐叙事,他开创了各种乐器联排演奏的全新合奏模式,他甚至还在民间的小鼓基础上,改造出了更加善于配合弦乐的梅花鼓,这种鼓有着鼓乐节奏感强烈,鼓声却不像其他鼓那样粗犷,反而透出细密感,哪怕在表现强烈节奏感时,也不会抢走琴瑟等弦乐的风头,反而能够在一旁完美的融合应和。

    这些,自然是她们这些从小就学习舞乐的女子所能察觉,所能欣赏的。

    而此时,千山雪竟然又开创了男子反串女装,以女声吟唱开始,以男声吟唱结束,将两场戏连成一场戏,并且迅速从女装转换成男装,以达成音乐、舞蹈以及叙事的完美流畅度。

    这样的想象力和能力,简直让她们目瞪口呆!

    哪怕是京城最富盛名的舞姬名妓见了,也要拜倒在千山雪的这份惊世才情之下。

    但……可惜的是,这样一份才情,却装在了一个恶魔的体内。

    千山雪此时吟唱着,同样是一首《减字木兰花》:“世间无碍,人不到死心不改。古有斯人,千载谁能继红尘?春风入袖,乐事自应前处有。与众熙怡,何似幽居独乐时。”

    这首词前半阙讲述的大将军的豪情壮志,后半阙却讲的是大将军并不稀罕这人世间众人的追捧,而独独向往与佳人的私下幽会,独乐之事。

    千山雪也借自己创作的这首词曲来表达自己对赵飞月的爱慕之情。

    而等他刚刚唱完,忽然间正在弹奏的一名琴师,怀中的琵琶弦猛然断裂,导致乐曲骤然发出极不和谐的声音。

    千山雪顿时大怒,他身形一闪,出现在这名女乐师的跟前,他一挥手,一巴掌扇过去,这名女乐师顿时被打得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便没了动静。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恐惧颤抖的看着这一幕。

    千山雪怒不可遏的咆哮着:“排了整整一天,还出错!废物,废物!!给我抬下去!”

    下人们恐惧的低头上前,飞快的将这名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的女乐师抬了下去。

    千山雪一指旁边一名侍女道:“你,接替她!”

    这名侍女吓得浑身发抖,眼泪都快要掉下来,她颤抖着上前,抱起了这把断弦的琵琶,手指颤抖着将断弦换好,可她因为太过于害怕,几次都没有将弦穿进去。

    千山雪越来越不耐烦,双目如刀的盯着这侍女,只吓得她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旁边周围的舞女,乐师都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看着,一个个胆战心惊。

    等了好一会,这名侍女才将琴弦穿好,然后拧动旋柄,调着音准,过了一会,她才低低的颤声道:“少主,好了。”

    千山雪怒目道:“重来,从第二幕第一段开始!”

    说罢,众人赶紧再次鼓乐齐鸣,可没多久,千山雪还没有开口,他便又大怒的冲向之前的那名侍女,咆哮道:“你家死人啦!为什么弹奏的这么没有感情!感情,我要听见你们弹奏的感情,听见了吗!!”

    这名侍女吓得抖如筛糠,颤声道:“听,听见了!”

    可是,她吓成这个样子,又如何能演奏出大将军得胜归朝的壮志豪情感?

    这侍女面色惨白,几乎看到了下一刻自己惨死当场的情形。

    千山雪也对其他人怒吼道:“再失误,仔细你们的皮!!”

    场上一片死寂,众人面如死灰,仿佛被判死刑。

    就在此时,堂外扑进来一名黑衣人,他沉声道:“报!”

    千山雪大怒道:“滚!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

    这黑衣人吓了一跳,连忙扭头便逃,可刚逃到门口,便又听到千山雪怒道:“给我滚回来!”

    这黑衣人立刻老老实实的回身,单膝跪下。

    千山雪怒道:“说,什么事!”

    这黑衣人道:“刚刚发现……藏剑阁的……李乘风,他……没有死!”

    千山雪这两日将几乎所有的人手都投了出去四处打听赵飞月的下落,自己也闭关创作,没日没夜的排舞编曲,可他正要排练完毕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让他觉得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千山雪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说什么?”

    黑衣人胆战心惊的咽了口唾沫:“李乘风……他们没有死!”

    千山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