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12章 随口一言马脚现

第312章 随口一言马脚现

    瞿同秋和赵一白此时才知道,李乘风压根就是在消遣两人,他们勉强一笑,赵一白陪着笑脸,说道:“乘风师弟……真会说笑。”

    李乘风脸色一板,道:“你觉得我是在说笑么?”

    瞿同秋强笑道:“师弟若是手头宽裕,可以借我们一点,日后必当奉还!”

    李乘风道:“你们要借多少?”

    瞿同秋大喜,连忙道:“不多不多,一千两!”

    李乘风怒笑了起来:“一千两还不多?借了你们钱,你们好投奔到藏锦阁去么?”

    瞿同秋脸色一变,使劲摆手:“不是不是!”

    李乘风怒道:“那借你们一千两,你们拿什么还?是拦路抢劫,还是碰瓷讹诈?”

    瞿同秋脸色一片灰白,他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他痛苦的看了李乘风和其他师兄弟一眼,见他们都是眼中充满了鄙夷与敌意,只得转身与赵一白一起垂头丧气而去。

    从同安回来后,李乘风等人对藏锦阁的恨意到达了一个巅峰,尤其是这种曾经死乞活赖想要让藏锦阁收留他们,甚至不惜出卖尊严的人,他们更是大为不齿。

    在他们的心中,甚至已经不把瞿同秋和赵一白当成他们藏剑阁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与逃兵叛徒无异!

    这种强烈的敌意与排斥,赵一白和瞿同秋当然感受得到,他们远去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孤寂。

    ……

    就在此时,在灵山派的藏秀阁山门处,两个身影一闪,出现在山门的不远处。

    这两个身影从天而降,立刻引出了山门附近潜藏的守卫。

    “站住,灵山派重地藏秀阁,休得乱……”这名藏秀阁的女弟子正是之前曾经在山门前苛刻过李乘风的那名刻薄师姐,她话没说完,便见来人其戴着帽兜之人抬起头来,其容冷艳无双,发红如火,正是大师姐!

    她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低头一礼,道:“大,大……大师姐!方才我没有看出来。”她赶紧转移话题,将目光看向她旁边的那个女子,却见她一身白衣胜雪,容貌之美,即便是她这样刁钻苛刻的女子看了一眼,也觉得美得窒息!

    天底下有资格站在大师姐旁边,与她并肩而立,并且如此国色天香的女修士,天底下只怕两只手就数得出来。

    而这一位……手持一把长剑,眼角一颗泪痣,这无不表明了她的身份:大齐公主赵飞月!

    这位刻薄师姐暗自叫苦:为什么每次自己当值的时候,总会触霉头?

    上次得罪了那个叫李乘风的家伙,却没想到,那竟然会是大师姐的姘头!

    这一次,结果……居然自己又拦下了大齐公主!

    如果仅仅只是公主,她根本不怕,皇室与修行界那是两条互不触碰的平行线,修行人不去抢那张王座,皇室也不敢妄图修行,企图长生不老。

    大齐的公主再厉害,也管不到她的头上来!

    一等的修士,可不是说着玩的!

    但是……大齐公主赵飞月不一样!

    她是九天真仙转世,从小就受到天下各门各派的法术洗礼,她天资卓绝,不仅法力高深,而且手握天河神剑,天底下敢得罪她的人,屈指可数!

    刻薄师姐连忙单膝下跪,恭敬道:“不知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赵飞月瞥了她一眼,道:“起来吧。”

    刻薄师姐瞥了大师姐一眼,目光透着询问,大师姐便道:“你继续当你的值吧,不用你管。”

    刻薄师姐松了一口气,缓缓后退,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赵飞月四周看着,与大师姐一同缓步拾阶而上。

    赵飞月不再说话,只是专注的看着四周,以前的记忆不断的翻滚上来,大师姐也没有再说话,两人一路默默而行,气氛沉闷得周围见到她们的女修士都纷纷退让躲避到一旁,即便隔得老远,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两人谁也没有说要去哪里,但都很有默契的走到了藏秀阁秀女峰的山巅处,赵飞月来到一棵一人环抱的梨花树跟前,仰着头,看着已经长得颇高的这棵树,她轻声叹道:“现在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啊?”

    大师姐沉默了一会,道:“有些东西,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总是会变的。”

    赵飞月扭头看向大师姐,微微笑了笑,道:“你倒是没变,和当年还是一样。”

    大师姐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些事情,亘古久远,海枯石烂,却永远也不会变。”

    赵飞月转身盯着大师姐,道:“那哪些会变,哪些……不会变呢?”

    大师姐目光看向天空的流云,道:“白云悠悠,大地迢迢,除了这天与地,亘古不变,其他的……一切都会变。”

    赵飞月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眼前浮现出落叶原的景象,那个面容模糊的男子轻轻抱着她,低声说着:太阳有落下的一天,月亮有隐去的时刻,秋叶有归根的时候,鲜花有凋零的瞬间,但是我们却永远也不会分开。

    赵飞月忽然间觉得一阵心悸,她忽然道:“那……情呢?天底下有不变的情么?”

    大师姐极淡的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丝不屑:“除了这天与地,亘古不变,其他的一切……都会变!”

    赵飞月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她道:“我乏了。”说完,转身离去。

    大师姐扭头看向旁边,阿绣忽然出现在一旁,大师姐打了个眼色,阿绣会意,立刻跟上,落后赵飞月一步,亦步亦趋的跟着,低声道:“殿下请随我来,阿绣带殿下去歇息。”

    赵飞月微微颔首,阿绣此时才上前到前面引路。

    大师姐自己独自下山,往自己的府邸而去,可刚从传送台出来,迎面变瞧见季春华与其他女修士低声笑谈着迎面走来。

    季春华瞧见大师姐,眼睛顿时一亮,她与其他的女修士站在一旁,待大师姐走过时,她们微微一礼:“大师姐。”

    大师姐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径直走过。

    季春华眼珠一转走出去几步后,与女修士低声说了几句,自己便朝着大师姐而去。

    “大师姐!”季春华呼喊着。

    大师姐停下脚步,转过身,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季春华。

    季春华当然是想套个近乎,好想方设法的暗示一下她当初在天书台帮过“大师姐”的“功劳”,可她又不能直说,便找了一个由头,满脸堆笑的说道:“大师姐……”

    大师姐冷冷道:“什么事?”

    季春华一脸神秘,眼神中带着得意道:“师妹有一事禀告。”

    ==========================

    最近我要梳理下思路,争取让后面的故事更好看一点,所以这几天更新得慢一些,还请大家谅解,等我梳理清楚了,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