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11章 打情骂俏天似晴

第311章 打情骂俏天似晴

    苏月涵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李乘风正在自己身旁睁着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

    苏月涵笑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李乘风笑了笑,道:“方才。”

    苏月涵挣扎着想要起来:“我去给你烧水,准备洗漱。”

    李乘风将苏月涵按了下去,笑道:“你照顾我一晚上,我来给你烧水洗漱。”

    苏月涵眨巴了下眼睛,笑道:“你会伺候人么?”

    李乘风笑道:“这有什么难的?迟早要会的嘛。”

    苏月涵心里面跟吃了蜜一样甜,她笑吟吟的看着李乘风下床,又听着在外面忙碌的声音,这一刹那她感觉到了幸福和满足。

    经历过漫长岁月和无数磨难的苏月涵反而会满足于一些极为微小的事情,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

    过了一会,李乘风端着一盆热水进来,拿着一块毛巾,准备给苏月涵洗练。

    苏月涵笑吟吟的仰着头,满脸娇憨,任由李乘风从脸盆中拿出毛巾,拧了拧水,然后朝着自己脸上盖来。

    苏月涵是典型的巴掌脸,脸小得真跟李乘风五指张开的巴掌差不多大,这一盖,整个脸都几乎盖住,李乘风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苏月涵一把将毛巾扯下,嗔怒道:“喂,你盖死人吶!”

    李乘风强忍着笑,连忙从苏月涵手中接过毛巾,然后那在手中为苏月涵擦拭着吹弹可破的脸蛋。

    苏月涵眼波流转,像是故意在找茬,她道:“太烫了!”

    李乘风心里面忍不住吐槽:那你方才不说?

    但李乘风很是耐心的在毛巾上吹了吹,又抖了两下,再拿在手里面,为苏月涵擦着脸,才擦了两下,她便又道:“毛巾太干了!”

    李乘风赶紧又在盆里面泡了下,拧了一把,刚为苏月涵擦两下,苏月涵又道:“太湿了!”

    李乘风瞥了苏月涵一眼,却见她绷着小脸,嘴巴抿得紧紧的,眼中却流露出狡黠的目光,他便知道,这个丫头在故意折腾自己。

    我忍!

    李乘风又拧了一把毛巾,刚要往苏月涵脸上擦,却听见苏月涵道:“太烫!”

    李乘风瞅了一把热气腾腾的毛巾,赶紧又抖楞两下,刚又碰到苏月涵的脸,苏月涵又道:“太凉!”

    李乘风顿时心态爆炸,大怒,毛巾一扔,一下扑了过去,去挠苏月涵的腰:“你找死呀你!”

    苏月涵一声尖叫,咯咯笑着,扭身便逃。

    可这床上能跑到哪里去,她只刚挣扎着爬了几下,便被李乘风给压在了身上,给挠得尖叫的笑了起来:“少爷,少爷,不敢了,不敢了!”

    李乘风挠着痒,咬牙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可把你能耐得啊?居然使唤折腾起你家少爷来了!”

    苏月涵扭动着身子挣扎着,笑得喘不过气来:“少爷,奴婢知错了,知错了,不敢了,不敢了!”

    说着,伸手使劲去推李乘风。

    李乘风双手捉住苏月涵的手,将她压在身下,瞪眼道:“还敢不敢?”

    苏月涵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敢了不敢了!少爷,你大发慈悲,饶了奴婢这一次嘛!”

    身下美人吹气如兰,媚眼如丝,又是大清早,李乘风很快便有了反应,他坏笑着捧着苏月涵的脸颊,道:“来,别动!”

    说着,便要朝苏月涵吻去,苏月涵一愣,脑袋一歪:“不要,没漱口呢!”

    李乘风忍着笑,认真的说道:“现在就是帮你漱口!”

    苏月涵不解道:“这怎么漱口?”

    李乘风捧着苏月涵的脸,猛的便吻了上去,舌头撬开她紧闭的牙齿,使劲往她嘴里面钻去,然后在她的嘴中扫荡着。

    苏月涵顿时眼睛睁大,她猛的推开李乘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面色涨红的笑骂道:“呸呸呸!好不要脸,天底下有你这般漱口的吗!呸呸,臭死了!这口越漱越臭,也不嫌脏!”

    李乘风笑嘻嘻的说道:“没事没事,我不嫌你脏!”

    苏月涵翻了个白眼:“是我嫌你脏!”

    李乘风佯怒道:“我一大清早便漱了口,你这个没漱口的居然嫌我脏?”

    苏月涵扮了个鬼脸:“对呀!臭男人,臭死了!”

    李乘风抡胳膊挽袖子,道:“看来方才教训得还是不够。”

    苏月涵赶紧跳下床,扭头便朝外冲去,刚冲到门口,便迎面撞上了站在门口的赵小宝,苏月涵顿时俏脸羞红,红得脖子根都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她怒目瞪了赵小宝一眼,啐道:“你跟你家少爷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还听墙角!”

    赵小宝一脸懵,茫然的看着苏月涵冲了出去,他挠了挠头发,道:“少爷,外面……大师兄来了。”

    “哦?”李乘风赶紧跳下床,整理了一下后,推门而出。

    大师兄便站在不远处十几米的地方,形影相吊的看着他。

    “大师兄!”

    虽然与大师兄闹过极为激烈的冲突,但李乘风的礼仪没有忘记,恭敬的一礼。

    大师兄盯着李乘风,道:“你还是藏剑阁的人吗?”

    李乘风一愣:“当然是!”

    大师兄目光严厉的盯着李乘风:“那为何不来出早课!”

    李乘风顿时哑口无言,这个他……还真的没想到,在他想来,自己刚刚出完任务回来,九死一生,却没想到第二天便依旧要早起出早课。

    李乘风没有多说,只是歉然道:“师弟初来没多久,不知道规矩,还请大师兄见谅。”

    大师兄冷冷的说道:“立刻!”

    说完,他身形一闪,飞速离去。

    李乘风苦笑着回头,对赵小宝道:“赶紧的,出早课了!”

    等李乘风带着赵小宝一路飞奔赶到戒律堂,堂前竟然连重伤的傻大个也站在戒律堂前包裹得跟粽子一样,等待着李乘风的到来。

    这一下李乘风更加过意不去,他向诸位同生共死的师兄投去了歉意的目光,很快站到了队尾,但欧阳南却对李乘风打了个眼色,示意让他站到了前面,与秦灭亲他们并排而立。

    李乘风被欧阳南推到前排后,承受着秦灭亲、裘楚囚、安南等人的目光,然后大声跟着众人一起背诵起灵山派的戒律起来。

    “入我剑阁者,皆我亲兄弟。晨饮灵山水,夜餐鹫峰霁。门规十二律,条条无情义。日日堂前颂,朝朝心头记:……”

    如此反复背诵三次,藏剑阁的弟子们拔剑出鞘,李乘风依旧显得无比尴尬:他手中无剑。

    但同样尴尬的还有在队尾的瞿同秋和赵一白两人,他们手足无措,面面相觑。

    等早课结束,瞿同秋和赵一白连忙满脸赔笑的跑到苏由和天俊两人跟前,陪着笑脸道:“苏师兄,天俊师兄……”

    李乘风最是瞧不上这两人,在一旁听了会,却是听到这两人想找苏由和天俊借钱,苏由和天俊对视了一眼,苦笑着说道:“我们两个穷得叮当响,哪里来的钱借你们?”

    瞿同秋连忙道:“师兄别开玩笑了,刚刚出完任务,怎么会没钱,不是都有补贴的么?”

    这一句话堵得苏由他们说不出话来,理论上的确是这样,出完任务的修士都有一笔不菲的补助。

    可这一次的任务是从千山雪那里下达的,这钱找谁去领?千山雪?他能给?别开玩笑了!就算给,他们也不会要!

    可这话能跟这两货说得清楚么?

    李乘风见状,立刻上前,哈哈笑着,热情的将瞿同秋和赵一白搂住,道:“你们没钱啦?穷啊?想借钱啊?”

    瞿同秋和赵一白大喜,赵一白感激涕零道:“乘风师弟大人不计小人过!借点钱给我们周转一下,他日必定奉还!”

    李乘风笑吟吟的说道:“诶,说什么还不还的话,多见外!”

    一旁的苏由和天俊也诧异的看着李乘风,不理解他什么时候跟这两个赖皮货关系这么好了。

    却见李乘风慷慨激昂的说道:“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又是同门师兄弟,本就应该互相扶持。若是手头紧,不妨跟我说一声嘛……”

    瞿同秋和赵一白感动得眼圈都红了,使劲点头。

    李乘风道:“……我可以跟你们讲讲没钱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都是这么穷过来的,我有着丰富的经验嘛!放心,我一定会不吝赐教,把这些心得体验,一字不落的全部传授给你们的!不用谢我,都是同门师兄弟,应该的!”

    苏由、天俊:“……”

    瞿同秋、赵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