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06章 剑冢追忆思过往

第306章 剑冢追忆思过往

    灵山派,藏剑阁,万剑山,万剑谷。

    当同安城一片恐怖景象时,灵山派却是一片的安详宁静。

    天刚蒙蒙亮,万剑山中鸟鸣幽深,巨大而平滑的峡谷通道中迎来了一个孤独的人影,他站在山崖下,就如同一只小虫子站在巍峨的山体前,仰望着这沉寂威严的险峻雄关。

    除了出任务,大师兄每天都会来到万剑山前,然后形影相吊的走进万剑谷之中。

    来到万剑谷,大师兄瞥了一眼山谷中缓缓游走的万剑游龙,然后走到了游龙下方的剑冢墓地之处。

    大师兄把拢着的手从袖子中拿出来,他手中捏着一朵小白花,轻轻的放在凌天十三剑的十二座坟堆中子母闪电剑的周凌波坟前。

    大师兄默默的坐在坟堆旁边,呆呆的看着这密密麻麻的坟堆,从怀中取出一个酒瓶和酒杯,他轻轻倒了一杯,然后洒在了地上。

    这酒有一部分流淌到了坟堆前的一处石槽凹陷处,形成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酒槽,洒下去的部分酒水便流淌在里面。过不多一会,石堆之中爬出来一只小小的甲壳虫。

    这只甲壳虫很是熟门熟路的爬到了这小小的酒槽旁边,脑袋上的触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后,低头开始喝着里面的酒来。

    大师兄笑了笑,轻轻的说道:“喝吧,喝吧!你以前最喜欢喝酒……最喜欢喝这种很淡的果酒。这种酒很配你,就像我第一次见你,像一颗樱桃。”

    “那时候……你把我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弟弟,和大师兄一起照顾我,对我无微不至的好。我那时候,的确是什么也不懂。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大师兄悲然一笑,他轻声道:“师叔师伯们都对我很好……他们对你……也很好。”

    大师兄仰着头,目光迷离像是回想起了昔日的峥嵘岁月。

    那个画面中,在灵山派的祖庭万剑山的山巅处,有一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女子回头对他微微笑着:“呆子,愣着干什么?快来啊!”

    青葱岁月的大师兄傻愣愣的上前,与他的师叔伯和师姐们并排立在一起,当时朝霞满天,凌天十三剑之首的小师伯与众人一同注视着远方升起的太阳,沉声道:“阁主失踪,师伯们也接连消失。我们不能放弃!我相信阁主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藏剑阁倒下过,但都再次站了起来!这次,我们也会再爬起来的!”

    凌天十三剑并排而立,大师兄站在最末尾处,他激动得重重点头:“嗯!”

    小师伯沉声道:“听我号令!”

    其他人纷纷侧首,目视小师伯,却见小师伯道:“背诵戒律!”

    众人高声大声道:“入我剑阁者,皆我亲兄弟。晨饮灵山水,夜餐鹫峰霁。门规十二律,条条无情义。日日堂前颂,朝朝心头记:”

    “欺师灭祖者,杀!”

    “不忠不孝者,杀!”

    “见利忘义者,杀!”

    “叛离师门者,杀!”

    “犯上作乱者,杀!”

    “出卖兄弟者,杀!”

    “欺侮弱小者,杀!”

    “*妇女者,杀!”

    “畏战不前者,杀!”

    “临阵脱逃者,杀!”

    “贪功渎职者,杀!”

    “见死不救者,杀!”

    虽然只有十三个人,但他们的声音清澈震天,震散了朝霞,惊起了晨鸟,小师伯高声道:“藏剑阁弟子,拔剑!”

    凌天十三剑骤然拔剑,万剑山的山巅处剑光涌动,气冲牛斗!

    “轰隆隆!”

    一道闪电猛然划过,大师兄脑海中回忆的场景骤然间转变,他刹那间回想起了最后的那一个夜晚。

    那一夜,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他疯狂的飞奔着,仅仅是他离开的这一天,他的师叔伯,还有师姐便遭到了偷袭。

    没有人知道偷袭人是谁!

    凌天十三剑少了一个人,无法组成强大的法阵自保,他们迫不得已,只能各自为战,最终……惨败战死!

    当大师兄飞扑到惨案现场时,入眼的是一地的尸体,虽然到处都是惨烈的打斗景象,到处都是鲜血,可是那些被他们杀死的人的尸体全部都被带走了,剩下的是小师伯他们倒在血泊中的身子。

    “师姐,师姐!!”大师兄悲痛欲绝的将那个爱笑的师姐搂在怀中,他放声大哭,可无论他如何哭喊,那张笑脸再也不会对他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绽放,她安静的躺在他的怀中,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身子冰冷,一如这狂乱的夜雨,一如他悲凉的心灵。

    就在此时,大师兄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动静,他连忙一抹眼泪扑过去,这才发现小师伯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小师伯!”大师兄连忙手忙脚乱的摸着身上的药瓶,想要给他灌药,却被小师伯按住了手。

    小师伯死死的抓着大师兄的手,挣扎着将自己手指上代表着藏剑阁阁主身份的藏剑环塞在他的手中,又将自己的佩剑塞到大师兄的手中,他不停的吐着血,挣扎着捏着大师兄的手,说道:“不,不要报仇,答应,答应我,不,不不要报仇!”

    大师兄哽咽的紧紧捏着小师伯的佩剑和藏剑阁的藏剑环,他手背手心中满是沾染上的鲜血,他用力点了点头,道:“都怪我,我不该走的!”

    小师伯摇了摇头:“你在也没用。他们在这里设下了禁制,不仅禁魔,而且阳神也不能出窍!我们……我们输的不冤……他们……他们很了解我们!你,你……以后藏剑阁……就剩你一个人了。”

    小师伯此时回光返照,他用力的抓着大师兄的手,挣扎着一边咳血,一边说道:“藏剑阁……交给你了!”

    大师兄泣不成声,呜呜点头。

    小师伯的双手死死的抓着大师兄的手,他颤声道:“你,你再背一遍戒律给我……听……”

    大师兄一边哭,一遍哽咽道:“入我剑阁者,皆我亲兄弟。晨饮灵山水,夜餐鹫峰霁。门规十二律,条条无情义。日日堂前颂,朝朝心头记:”

    小师伯听着这每天都要听到的戒律,他仿佛回到了朝天阙依旧带领他们时,藏剑阁最辉煌的时期,上千名弟子在戒律堂前大声念诵着戒律,声震云霄。

    而他那个时候,就如同大师兄一样,站在队伍的末尾,用景仰的目光看着那个站在戒律堂前威风凛凛的朝天阙。

    可后来,那个人变成了他,藏剑阁的人数也随之锐减。

    “欺师灭祖者,杀!”

    “不忠不……”

    大师兄泣不成声的背诵着,还没背完,小师伯的手便跌落了下去,他的脸上挂着微笑,像是想起了以往的美好回忆。

    夜雨中,一个年轻的男子抱着同门的尸体,在一片血海中仰头嘶声痛哭。

    ……

    大师兄默默的坐在坟前,逐渐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他神色痛苦,缓缓的说道:“小师伯……我知道,害死你们的……一定是灵山派的人。他们知道我们的行踪,一定有人出卖了我们!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就没有查到,究竟是谁……伏击了你们!”

    “而且,我……也对不住你们。藏剑阁……恐怕是要不行了!我……我已经快撑不住了,现在藏剑阁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根本看不到一线生机。”

    大师兄眼圈微微发红,他神情低落,完全没有在众人跟前强势的模样。

    就在这时,万剑谷外面传来了呼喊声:“大师兄,你在里面吗?”

    大师兄立刻抹了抹眼角,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坚强与镇定,他沉声道:“什么事!”

    裘楚囚很快走了进来,他一脸压抑不住的喜色,道:“大师兄,他们回来了!”

    大师兄一愣:“谁?”

    裘楚囚道:“李乘风他们啊!他们回来了!”

    大师兄一愣,随即道:“回来了几个?”

    裘楚囚道:“都回来了,一个不少!”

    他话音刚落,大师兄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