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03章 心起疑心向灵山

第303章 心起疑心向灵山

    而此时,在同安城的深夜中,那些死去的居民百姓和混混兵痞们,他们大多都被堆在了一起,在周家扫出来的一些烧焦的尸体和残肢断臂,都被一起堆成了小山,这时候的他们,再也没有了高低贵贱之分,再也没有了地位身份之别。

    死去以后,他们都一样被堆放在一起,等待着火化,以免造成大规模的瘟疫。

    虽然已经入夜,但依旧时不时的有人将城中的尸体拖来,往尸山中抛扔。同样,在这尸山的周围是密密麻麻的香台烛火,以及供奉的各种贡品。

    此时依旧时不时的有人在上着香,摆放着贡品,低低的发出抽泣声,到处弥漫着一股悲戚哀凉之气。

    此时远处一辆马车拉着一车的尸首过来,走到一个默默伫立的女子旁边,为首的一名差役小心翼翼的上前,他大着胆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只见眼前的这个女子锦衣绫罗上沾满了鲜血,洁白无瑕的面孔上更是沾染着已经结块的血垢,但这依旧无损于她那倾城倾国的容颜,反增几分哀婉与可怜,让人心生怜惜之情。

    但是,他也同样清楚,眼前的这个女子,她身上穿的华贵衣服彰显着她身份,她手中的长剑也表明着她的地位,她的绝世容颜与高贵气质更是让他心生自惭形秽之感。

    最关键的是……她是平息整个同安动乱的人,是她在同安最危难的时候,以一己之力强行剿杀了整个同安城暴走的“恶魔”们,让那些善良的百姓们得以幸存。

    也正是她,在整个同安城一片哭号,不知所措时,她登高一呼:“我乃大齐公主赵飞月,还活着的跟我来!”这时候同安城才算重新又有了主心骨。

    那些不愿意同流合污,不愿意化身为兽的兵丁差役都聚拢在赵飞月的身旁,开始为整座城打理后事。

    为首的一名差役犹豫了一下后,用极为轻微的声音说道:“殿下,这是最后一车了。”

    他声音是如此之轻,仿佛稍微大一点声音,便会惊扰到这尊宛若玉像的美人。

    赵飞月微微偏首,她看了一眼,之前的震惊、恐惧、骇然,此时都变成了麻木与淡然,她微微点头:“都送进去吧。”

    在这一车尸首的后面,跟着的是幸存的家人们,他们哭哭啼啼的上前,有一名老妇嚎啕大哭的哭倒在地,扒着尸首不肯让差役们将尸首卸下。

    大齐人重土,将就土葬为安,可是,赵飞月一声令下,要将这些尸首全部烧掉,然后再填坑掩埋,这让他们这些幸存的家人亲友又如何能够接受。

    但赵飞月强大的实力和威望强行压下了这一切,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同安城是有明白人的,他们帮着赵飞月说服了那些痛苦的百姓们。

    可事到临头终究是情难自己,生死离别,难以割舍。

    这名为首的差役赶紧上前,一把拉住这老妇人,低声喝道:“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惊扰到公主殿下,你不想活了吗?”

    这老妇人大声哭嚎道:“我是不想活了,你们把我也杀了吧,我儿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这差役扭头朝旁边早已经麻木不会动情的差役瞪眼道:“愣着干什么,帮忙弄走啊!”

    这些差役赶紧上前,有的捂着这老妇人的嘴,有的抓手,有的抓脚,手忙脚乱的将她抬了下去。

    赵飞月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她想要阻止,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劝慰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妇人。

    此时在她旁边,缓缓走过来一个人,身披黑色长袍,戴着兜帽,兜帽中是遮掩不住的火红长发。

    赵飞月仿佛脑后像长了眼睛似的,她道:“在宫里面,永远不会看到这些景象。”

    来人自然便是大师姐,她淡淡的说道:“习惯就好了。”

    赵飞月扭头看向大师姐,流露出狐疑之色:“你……为什么会习惯?”

    大师姐眼波一闪,她瞬间像是回想起了什么,随后道:“修行人的世界远比这个更加残酷,你在宫里面长大,所有人都围着你,捧着你,天底下所有的功法任你挑选……你自然不会懂的。”

    赵飞月也不生气,她收回目光,看着差役们将剩下的尸首抛向尸山,然后对差役头领道:“这里怨气冲天,血流成河,极易形成强大的妖类。赶紧烧了。”

    说完,她扭头离去。

    这些差役和残存的百姓们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忽然纷纷跪拜在地,磕头道:“多谢公主殿下救命之恩!”

    赵飞月停在了原地,她脑海中浮现起那些她没有救下的人,她轻启朱唇,却最终欲言又止,留下一个身影,缓缓离去。

    赵飞月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最终发现自己又走回了当初与大师姐斗法的酒楼,她呆呆的看着这个已经烧成一片白地的废墟,目光复杂。

    大师姐来到她身边,道:“我要回去了。你还是要往凤梧阁去么?”

    赵飞月盯着这片断壁颓垣,道:“我要去灵山派。”

    这一句话惊得大师姐心中猛的一跳,但她脸上不动声色,道:“哦?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赵飞月目视前方,道:“怎么,不欢迎?”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我们灵山派蓬荜生辉,当然欢迎!”

    赵飞月嘴角微微一翘,似乎像是在冷笑,她忽然扭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大师姐,道:“你撒谎!”

    大师姐水波不兴的说道:“人人都撒谎,但方才没有。”

    赵飞月冷笑道:“同安动乱时,我做了一场梦,我又梦到了那个转世叛仙!而且,这一次特别的清晰,就仿佛我以前经历过一样,我能感觉得到,我做这一场梦的时候,他就在同安城!”

    这一刹那,大师姐心脏狂跳!

    但她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理波动,只是淡淡的看着赵飞月,道:“那你知道是谁么?”

    赵飞月冷冷的说道:“不,但我知道,他要么跟玄生门有关,要么……跟你们灵山派有关!而玄生门在我来同安城的时候,我已经顺路去过了,他们没有问题,只有你们灵山派,我还没有去过!而你……你之前告诉我说你们灵山派没有异状!我相信了你,结果……你辜负了这份信任!”

    大师姐淡淡的一笑,笑容同样很冰冷:“久居兰室而不闻其香,兴许……咱们的感觉不太一样。当然,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但是……我可以提前告诉你答案:你不会有收获的。因为,我没有骗你。”

    赵飞月盯着大师姐的眼睛,缓缓说道:“我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的!”说完,她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原地,同时大师姐此时也化作一道青光,朝着灵山派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