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87章 血盆巨掌吞恶棍

第287章 血盆巨掌吞恶棍

    “副门主!”

    周家的一片火海废墟之中,一名身着青绿色修士服的玄生门弟子冲到这名副门主跟前。

    他一礼道:“都检查过了!公孙护法和姬护法……他们都……战死了!”

    这名副门主又矮又瘦,皮肤仿佛枯树皮,脸上满是麻子,正是玄生门掌门之子秦寿升。

    秦寿升眼睛细长,他声音也又尖又细,他厉声道:“灵山派欺人太甚!”

    另外一名玄生门弟子扑到近前,道:“报!刚刚发现,一处地方有多个脚印,而且有结阵迹象!”

    秦寿升立刻道:“带路!”

    他们一行人很快朝着李乘风等人之前结阵的地方而去,一路上有熊熊燃烧的火焰,秦寿升手猛的一挥,一阵狂风扑来,瞬间将这火场分成两半,中间让出一条通道来,然后他一马当先,面不改色的走了进去。

    其他的弟子也毫不犹豫,一个接一个的钻了进去。

    玄生门的门人在江湖中斗法是出了名的难缠,可是愿意选择在玄生门门下修炼的,却少之又少。

    就是因为玄生门的修炼方法过于变态,能忍受的人堪称凤毛麟角。

    首先一项就是要能承受得住各种各样的疼痛和打击,并且慢慢习惯这种痛觉,无论是刀砍剑劈,斧剁锤砸,那对于他们都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

    油烫火烧,万蚁噬啃,这也都是正常科目,至于一些常人想都无法想象,光听一听便觉得牙齿发酸,骨头发颤的恐怖酷刑,他们更是要一一尝遍,并且反复循环的体验,直到他们的痛觉无法再对他们的意志力和判断力造成任何的波及,直到他们的肉体记住这种疼痛,习惯这种疼痛,将来在遇到这种打击的时候,他们的肌肉记忆会瞬间做出反应,将这种伤害对肉身的创伤最小化。

    秦寿升一路从火场中行来,他浑身包裹着一层幽幽的绿光,保护着他不受火焰的灼伤,而其他的弟子们则一个个从火场中走出,有的虽然身上没着火,但是两旁火墙的恐怖热浪已经严重灼伤了他们脸上的肌肉,有的甚至脸上的皮肉都灼烤得耷拉在了下巴上。

    但这修士只是随手一摸,便摸下一块皮来,他也不在乎,往嘴巴里面一扔,张口便嚼了起来,然后几口便咽了下去,而他脸上很快又生长起一片血肉和皮肤,只几息功夫便完好无损,光滑如初。

    这一些对于他们而言,那简直是家常便饭,旁人也都若无其事,视若无睹。

    秦寿升来到一个四周满是碎石,地上到处都是熊熊火焰的地方,他在平整的无火地方仔细看了一眼,道:“是离火阵!一共七个人!”然后他又看了看四周的脚印,捏了一把泥土,然后在手心中婆娑了一下。

    这时候一只青绿色的小蛇从他的袖管中爬了出来,在这把泥土上闻了闻,然后它很快扭头看向一个方向。

    秦寿升狰狞的冷笑了起来:“追!杀光这些灵山派!”

    玄生门一行人飞快扑上,他们很快冲到外面无比沸腾的街道,迎面便撞上两名抢得盆满钵满的流氓,他们一瞧见玄生门等人,顿时一愣,恐惧的后退,想要逃离。

    秦寿升盯着他们,目光阴冷,手一抬,他胳膊瞬间暴涨,手掌在扑出去的时候便变得越来越大,手掌心更是裂开一道口子,变成了一张满是锋利牙齿的血盆大口!

    这个手掌扑到这两名流氓处,它此刻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魔兽,它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爪子,但唯独有的,是一张巨大得能够瞬间吞下两个健壮男子的巨嘴!

    这个巨嘴在吞掉这两个男子后,瞬间手掌变得无比臃肿,但是它在剧烈的蠕动着,像是在用它如同锯齿一样的牙齿用力咀嚼着,又像是在用强大的肌肉在蠕动着,拼命消化这两个男子。

    这血盆大口的手掌一出现,周围玄生门的弟子无比色变,神色恐惧的看着秦寿升!

    因为秦寿升是修行界中极为罕见的做到以肉身与魔物向融合的修士,而且,与他融合的,还是顶级的魔物,而他自己居然没有被魔物吞噬,反而驾驭了魔物,让魔物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千年难遇的大机缘,大造化,让秦寿升瞬间成为了能够超越玄生门掌门的存在。

    因为他体内的魔物是玄生门天生的克星!

    不管玄生门修士的恢复能力如何强大,他们只要被这巨掌吞噬,就绝无幸存之理!

    甚至可以说,秦寿升一个人就可以吊打所有玄生门的修士,他同样也成为了玄生门敢于同灵山派叫板的最大底牌!

    这同样也是周家老爷在去过一次玄生门以后,就拼了命的想把自己的宝贝千金塞给这个矮矬子当小妾的缘由所在!

    周广财是个商人,商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眼光精准,他不太懂修行,但他下了最大的赌注在玄生门的秦寿升身上,赌他将来能成为天底下数得着的大修行人!

    但是,他赌输了,并不是他压的赌注输了,而是有人提前掀台子!

    赌徒,永远上不了台面!

    真正决定胜负的,是台面后面的人!

    秦寿升的巨手在剧烈蠕动了十息左右的时间后,它忽然张口一吐,将这两名流氓身上原来穿的衣裳和鞋子都吐了出来,但是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烂得不成样子。

    这个手掌打了一个嗝,声音之响,震动地面,然后它逐渐缩小,恢复原状。

    秦寿升盯着地上的那两团血肉模糊的衣裳,冷冷的说道:“追!”

    一行人立刻飞快向前,此时街道附近早有人目睹了这一幕,他们一个个吓得瘫软在地,眼见秦寿升等人冲过来,哪里还有人敢阻拦,哪怕是之前嚣张至极的兵油子,都浑身发抖的躲在两旁,连看也不敢去看他们,只等他们离开后,这才敢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去看一眼他们的背影。

    好在,秦寿升等人一去不返,这些已经癫狂的兵油子们很快又壮起胆子来,他们冲向那些平日里不敢沾染的大户人家,开始了疯狂的烧杀抢掠。

    而一些胆子小一点的,则冲向那些民宅,扑向那些因为恐惧躲在家中不敢外逃的居民们。

    其中两名乱兵在一脚踢开一户民宅后,扭头一眼看见这户人家的女人居然长得白白净净,相貌颇为不错。

    他们顿时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面露淫笑,拎着刀便朝着这妇人走去,屋内一名老妇人哭着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腿,哀求道:“军爷,军爷!不要啊,小女她,她今日不方便,别污了军爷的身子,军爷,要不让老婆子来伺候军爷吧!”

    这名兵痞低头一看,顿时大怒,一脚将她踢开:“他妈的,老成这样!快滚!”

    老妇人吃了这一脚,脑袋顿时撞在墙边,瞬间头破血流,软软的倒了下去,眼看就没了气。

    这美貌女子大声哭道:“娘!”她刚想扑过去,却被这兵痞抓住了手脚,压在了身下,一手松裤,一手抓乳。

    这兵痞满脸淫笑,急不可耐的说道:“好个俊俏的可人儿,来来来,帮你军爷泄泄火,伺候好了,军爷有赏!”

    女人哪里肯就范,她拼命挣扎着,大声哭喊,这兵痞半天入不得巷,顿时恼怒的扭头对另外一名同伴道:“快,快过来帮忙!”

    这同伴笑嘻嘻的过来帮忙抓住这女人的双手,这兵痞顶开女人双腿,吐了一口唾沫在下面一掏,正要入巷,却忽然间听见里屋嗡的一声炸响,震得两人几乎都跳了起来。

    这女人立刻反应过来,她哭喊着,尖叫着将兵痞推开,连滚带爬的爬进了里屋之中。

    这兵痞大怒,拎着裤子便追了进去,他和同伴刚冲进里屋,便见屋内漂浮立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美若天仙,眼角处一颗小小的泪痣,她长发在空中狂舞,双目紧闭,周身散发着极为刺眼的金光,一把长剑在她的周围拱卫飞舞着,一如守卫!

    正是赵飞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