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75章 夜香沐浴探虚实

第275章 夜香沐浴探虚实

    周家老爷自然是不可能一开始就一直陪同在李乘风身边的,李乘风在安排好之后,自己被一名极美貌的女子请到了后厢房之中等待着,随同的,还有旁边侍立的几名婢女。

    这名女子的美貌让李乘风看了都为之一愣,尤其是对方相貌楚楚可怜,让人一看便心生疼爱之心,不忍伤害。

    李乘风看着她们,道:“你们来做什么?”

    美貌女子微微一顿,一个礼节后,轻声柔气的说道:“奴家来伺候灵山派的老爷沐浴。”

    这时她身后的三名婢女微微一礼,道:“奴婢伺候老爷沐浴更衣。”

    李乘风可不是看见美女走不动路,开不了口的家伙,他虽然生于落魄世家,但是谢氏对他的教育却是极好的,世家教育从未丢下,哪怕再穷再揭不开锅,也一定要为自己、为老爷、为李乘风准备着一仆一婢,哪怕李乘风在外面整日跟混混打架厮混,也不能掉了身价:爷可是有人伺候的人!

    李乘风自己虽然是转世重生,一开始满脑子现代人思维,可十九年下来,他早就被这个时代所同化,行为举止跟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区别。

    李乘风笑了笑:“周家不是只有两个老爷么?周广发和周广财,我算什么老爷?”

    美貌女子低眉浅笑道:“修士老爷,那也是老爷。”说着,她大着胆子看了李乘风一眼,只见跟前这个男子面沾鲜血,吓了她一跳,让她柔荑微微紧握,立刻低下了头,有些惊慌道:“老爷,奴家伺候老爷沐浴,一会便是夜宴,老爷若是穿着这一身出席,怕是要坏了老爷的脸面。”

    李乘风见这女子抬头的那一刹那,他心中微微一颤:好一朵惹人怜爱的丁香花。

    李乘风张开双手,不再说话,那些婢女立刻会意,低眉顺眼的上前,为李乘风卸下他沾满了鲜血的修士长袍。

    美貌女子此时盈盈上前,三寸金莲挪着碎步来到李乘风跟前,伸出纤纤素手帮李乘风卸下他身上绑着的法宝袋和装备。

    李乘风伸手捉住她的手,沉声道:“我来!”

    美貌女子被李乘风这一捉,顿时一惊,下意识抬起头来,这一看,顿时有点发呆。

    李乘风虽然面染鲜血,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他眼睛大而有神,眉毛浓而刚劲,鼻梁高而坚挺,他唇角微翘,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她,目光中带着一点点的侵略性,只看得她心如小鹿乱撞,下意识便迅速低下头来。

    李乘风自然是不会将法宝武器这些东西交给她们,他卸下后,自己手拿着,依旧双手平抬,任由三名婢女为自己去除身上的衣服。

    虽然是大冬天,但是周家的厢房中四角都生着火盆,这间厢房被屏风隔开,里面冒着蒸腾的热气,李乘风虽然被脱得赤条条的,但却依旧感受不到冷。

    而且作为一个从小这样被婢女伺候的少爷,他也并没有丝毫的不妥和难堪,在被脱光了最后一件衣物时,他一丝不挂的便往里面走去,手中却依旧拿着他装法宝的袋子和装在袋子里面的短刺骨矛。

    三名婢女脸蛋红红的,她们一直伺候的是年迈的老爷,像李乘风这样正是接近双十年华,血气方刚,身材高大,肌肉健壮,那话儿大到屌儿啷当的精壮少年,她们却是第一次见!

    都是思春年纪,花样少女,哪个在深闺后院中不幻想着有朝一日有这样一个俊俏英朗,健壮高大的美男子来到自己身边?

    现在……这个梦想竟然实现了!

    这些婢女们待李乘风跨入澡盆,为他洗去了脸上的血污后,心中的胆怯恐惧也渐渐消去,与那些在外面见识到李乘风举着姬无生血腥人头场面的下人们不一样,她们一直都在深闺大院之中,只是道听途说的听到有修士老爷在周家斗法,然后她们就被派来伺候这位大胜的灵山派修士老爷。

    她们不懂那些大人物的争权夺利,她们也不懂这个英俊少年可怕在哪里,她们更不懂周家的未来要走向何处。

    她们只知道,整个周家大院也没有李乘风这样俊美的美男子,也没有李乘风这样高大健壮的伟男子。

    她们用着瓜瓤轻轻为李乘风的身子擦拭的时候,自己却一个个面红耳赤,鼻窦翕动,一副情动不已的模样。

    不仅仅是她们,连那个美貌女子都时不时的会愣一下,她拿着丝巾,轻轻帮李乘风擦拭着水下的身子,身上也沾染了一片湿迹,显出身上玲珑剔透的妙处来。

    李乘风却是一直眯着眼睛,在这热气蒸腾的房间中,也不知道他的视线究竟盯着哪里。

    这样气氛暧昧的洗了一刻钟,李乘风手指头都没动弹一下,三个婢女却洗得自己浑身发软,面目潮红,夹着两腿,身子扭扭捏捏。

    倒是这美貌的女子倒还撑得住,她帮站起来的李乘风小心翼翼的用柔顺吸水的干巾将水擦干着。

    李乘风低头看着她,忽然问道:“你叫什么?”

    这美貌女子眼波忽然一动,她抬头看了李乘风一眼,红着脸,低声道:“奴家……叫宝帘。”

    李乘风道:“哪两个字?”

    宝帘道:“宝物的宝,珠帘的帘。”

    李乘风张开双手,又接受着宝帘为她穿着准备好的崭新衣物,他缓缓吟诵道:“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好名字!”

    宝帘眼睛一亮,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李乘风一眼,浅浅一笑,这一笑,竟然让李乘风有一种如饮美酒的感觉,酒不醉人人自醉!

    宝帘道:“老爷好才情。”

    李乘风道:“我看起来这么老么?”

    宝帘脸颊一红,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小郎君……”

    李乘风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我很……小么?”

    宝帘脸颊红得更加厉害,声音更低的说道:“公子……好才情。一听到奴家名字,便知道出处。”

    李乘风又道:“你姓什么?”

    宝帘手上的动作一停,她眼神一黯,随即一边为李乘风穿着衣物,一边低声道:“奴家……早就已经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奴家打小就被卖到周家,生活在这方寸之间的院子里面,后来老爷见奴家生得漂亮,上个月便将奴家娶进门,填了房。奴家……没有姓氏,如果有的话,那也只能是姓周。”

    李乘风听了一阵默然,他等对方为自己披上一件锦袍后,自己随手将法宝袋绑在了身上,然后张手继续让宝帘伺候系着腰带。

    过了一会,李乘风穿戴完毕,从一个满脸血污,杀气腾腾的莽男子,变成了一个一尘不染,玉树临风的美少年,宝帘看得发呆,两眼都有些发痴。

    李乘风深深的看了宝帘一眼,然后走出了门去。

    刚一出门,他脸上挂着的淡淡笑容便顿时消失:这周家老爷真下血本,居然派了新娶小妾来伺候自己!这眼下局面底定,周家想要干什么?只是纯粹为了讨好自己?

    这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就在李乘风出去后不多久,周广财轻轻推门进屋,这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进来后,瞬间摧毁了屋内几名思春少女的美妙遐想,她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站好,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周广财盯着宝帘,沉声道:“他看了你几眼?”

    宝帘想了想,说道:“许是有六七眼的。”

    周广财追问道:“那你觉得他喜不喜欢你?”

    宝帘耳垂都有些发红,低声道:“许是有点点喜欢的。”

    周广财一只手捏住宝帘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抬了起来,他啧啧道:“瞧瞧,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这么美妙的身子,我见犹怜,何况少年?”

    周广财冷笑着在宝帘耳边低声耳语着,一开始宝帘还面色如常,可听到后面,却面色惨白,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