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65章 厢房降宝反遇袭

第265章 厢房降宝反遇袭

    李乘风从突袭到扭断这名修士的脖子,只不过是不到十息的时间,作为练家子,李乘风非常清楚脖子被几百斤的力量扼住以后,一旦大动脉和气管被压迫,脑部缺血,肺部缺氧,人会迅速陷入休克,一旦陷入休克这意味着人就会丧失抵抗能力,脖子就会被轻易的拧断。

    等李乘风在外面喘了几口气,欧阳南此时也按耐不住来到了外面,他对李乘风打了个手势,目光关切,仿佛在询问:如何?

    李乘风翻身爬了起来,朝欧阳南点了点头,转身准备朝另外一个厢房摸去,欧阳南却忽然拉住李乘风,将他拉到厢房之中,打了个手势,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包袱,示意李乘风打开。

    李乘风会意,打开了这个已经被翻动过的包袱,发现里面除了一堆衣服,几张银票以外,居然还有他的“家传法宝”——红中和发財!

    李乘风一行人被抓以后,当然是身上被搜了一遍,李乘风除了贴身藏在衣服里面的一些用于逃生和盗窃的小道具没有被搜走,其他东西全部都被搜走。

    李乘风也想第一时间找回自己的法宝和武器,毕竟,这是他目前全部的战力,无论是法宝牌还是他的骨刺短矛,这两件装备对于李乘风来说,都是极为稀缺的即战力装备,有它们和没它们,李乘风的战斗力完全是两回事。

    李乘风连忙上去将自己的两张法宝牌给贴身收好,他才低声道:“看来我们方才解决的两个家伙,级别不低!”

    欧阳南低声道:“这应该是你收拾的那个家伙的行囊,看来他们把咱们的法宝给瓜分了。他奶奶的!”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正好,轮到咱们搜刮他们了!”

    欧阳南嗤笑了一声,他道:“这帮兔崽子,穷得很!难怪要跟咱们抢这个同安城!”

    李乘风和欧阳南将房间里面搜刮了一顿,李乘风又搜出一把可以绳索的绳索,却不知道有何用处,只得交给欧阳南询问,欧阳南低声道:“这是索命绳,你拿着吧,这是很好用的法宝。”

    李乘风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现在用不了这个,欧阳师兄你修为高,你拿着。”

    欧阳南也不客气,接过来自己咬破手指,将鲜血涂满右手,然后运气用右手握住索命绳,这根银白色的绳索便像蛇一样扭动了起来,它拼命挣扎着,绳索一下将欧阳南紧紧捆住。

    李乘风刚要动手帮忙,欧阳南却对他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动手。

    这是每个修行人想要降服一件敌对法宝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双方实力越接近,法宝的反抗便越激烈。若是修行人实力不如敌对法宝,那别说降服,很有可能会被法宝反杀。

    若是实力差距过大,修行人实力远在法宝之上,甚至不需要血脉,仅凭法力便能够在一个瞬间降服这件法宝。

    欧阳南的实力与索命绳的差距显然没有那么大,因此他用上了自己的指尖血,这也叫心窝血,正所谓十指连心,此处鲜血的头十滴阳气极足,最适合破邪破魔!

    而驯服一个敌对法宝,最关键是要独自完成,若是有外力协助,这个法宝哪怕被降服了,也未必能发挥出十成的功效,正所谓驯法宝如同驯野马。

    欧阳南浑身被绳索紧紧缠绕,越勒越紧,他整个人面孔都涨得紫红,李乘风在一旁看得既担忧,又有些感叹,方才他才这样勒死了一个玄生门的修士,现在自己的师兄居然被对方的法宝勒得快要断气,自己却插不上手。

    但就在这个时候,欧阳南的一只手抵在自己的脖子处,另外一只手则抵在自己的胸前,用自己的力气和法力真元抵挡索命绳的收紧,这样僵持了约莫茶盏功夫,欧阳南的皮肤都开始变成了紫色,但这时候李乘风却放下心来,因为他明显能够看到欧阳南的手开始一点一点的往外撑去,这根索命绳的力量到达了极限。

    这根索命绳的作用本来就是纠缠与束缚,除非力量相差太远,否则想要勒死人,那是颇不容易的。

    欧阳南的双手一点一点的往外推,硬生生的将绳索越挣越开,过了一会,他忽然低低的喷出一口气,这股气息如利箭,肉眼可见的喷在对面墙壁上,发出闷闷的一声低响,这根索命绳便全部被欧阳南挣开,像一条软蛇一样,软趴趴的掉在地上,不再动弹。

    欧阳南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气息,他转头对李乘风笑着点了点头,无声的说道:“成了!”

    欧阳南手一招,这根绳索便乖乖的自己蹿了起来,缠绕在了他的手臂上,然后欧阳南往身后一挂,对李乘风打了个眼色,两人转身出门,向另外一个厢房摸去。

    李乘风这一次学乖了,从门缝中向里面窥视着,却见里面黑漆漆一片,不见任何动静,他这才照例伸出铁丝去挑起门栓,等他刚刚挑动门栓,想要推开门,忽然间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朝着李乘风扑来。

    一旁的欧阳南立刻喝道:“小心!”整个人如同脱弦利箭一样朝李乘风扑去,一下将李乘风推开,他自己则被这股力量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上,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横飞出去几十米远,重重的撞在墙壁上,轰隆一声将墙壁撞塌!

    不好,暴露了!

    李乘风猛的一惊,他被欧阳南推开后,自己一个翻身跳起,扭头一看,却见姬无生一脸愤怒狰狞的盯着他,咬牙切齿道:“灵山派的小贼,竟然敢偷袭老子!找死!!”

    姬无生仰头一声高喝:“玄生门弟子听令,绞杀灵山派!”

    他一声高喝,声音远远的在夜色中扩散出去,很快整个周府都亮起了灯来,人们冲出宅院,惊慌四顾:“发生甚么事情了?”

    李乘风知道,是生是死,就在眼前,他不知道其他人现在都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欧阳南怎么样了,他只知道,眼下他只能依靠他自己,他毫无退路,只能挺身向前!

    擒贼先擒王!

    ===========================

    下午还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