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63章 狠且凶亡命一搏

第263章 狠且凶亡命一搏

    三才和翠儿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时候旁边居然扑出一个人来,这一刹那他们还以为自己的奸情被人发现了!

    这一瞬间他们肝胆俱裂,连大喊大叫也是不敢,生怕自己的事情被声张出去,上一对偷偷野合还搞大了肚子的仆从和丫鬟,一个被家中老爷打断了腿赶出了家门,另外一个直接被卖到了青楼为妓。

    这样可怕惨烈的教训在前,三才和翠儿不敢想象他们的下场和结果会是如何!

    翠儿反应极快,咕咚一声便跪了下来,磕头道:“饶命饶命,我与三才哥哥并未有苟且之实,还请老爷网开一面,饶过奴婢这……”

    就在她说话这时,韩天行此时已经飞扑了出去,一下撞进了三才的怀中。

    三才常年跟着老爷出去押货,也算是有见识的人,反应不像一个常年生活在深闺内院的弱女子那样不堪,他下意识的抓着韩天行身前刺过来的东西,然后整个人便被韩天行撞倒。

    韩天行在草丛里面一直蹲伏躲着,他体内的欲望逐渐压倒了恐惧,尤其是当翠儿看到李乘风的身影时的反应,更是如同一个火星,瞬间点燃了韩天行脑海中的那根弦。

    乘风师兄待我恩重如山,形同再造,他将如此重担交付于我,我若是让他失望,那我岂不是猪狗不如?我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又有什么面目立于天地之间?又有什么面目去面对师兄们?将来又有什么资格继续呆在藏剑阁!

    这一连串的念头和想法如同闪电一般接连劈过,韩天行眼中流露出极为可怕的目光,他紧紧捏着半当中苏由给他送过来的那把短刀,然后扑了出去。

    这把短刀被韩天行贴身藏着,早就捂得滚烫,这一刀原本是照着对方的心窝刺出,可是他由于过度紧张,而且缺乏实战,这一刀偏得十分厉害,奔着三才的小腹便捅了过去,而且这一刀还被三才用手抓住,歪得就更厉害。

    这刀扎进三才体内,三才身子一顿,他盯着眼前面目扭曲狰狞的韩天行,吃吃的说了一句话:“你,你不是周家的人!”

    韩天行腮帮子咬得紧紧的,作为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人,他此时已经陷入了一个癫狂的阶段,他脑海中忘却了恐惧,忘却了紧张,忘却了一切,仅仅只记得:要杀死他们!不能让他们出声,自己也不能出声!

    韩天行紧咬着嘴,生怕自己一张嘴便会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嚎,因此他在听见三才开口说话时,浑身的汗毛都要倒竖了起来:他开口说话了!里面的玄生门修士会不会听见,会不会暴露!我,我是不是任务失败了!

    不行,不行!我任务绝对不能失败!我不能让乘风师兄失望,我不能让他们瞧不起我!!我不能让我娘失望!!

    韩天行此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他猛的一下拔出短刀,这短刀极快,一下割断了三才几根手指,而三才也几乎感觉不到痛,他惊恐的看着韩天行举刀朝自己扎来,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他的手,但此时韩天行却整个人连人带刀一块压了过来,这股力量一下压得倒在地上的三才抵挡不住!

    常年在外跑货的三才完全想象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他一个错判,顿时这把短刀便被扎进了胸口!

    这一刀没扎中心脏,却是扎在了肺中,肺叶破损,血液迅速流入气管倒灌上来,这时候三才想喊,张了张口,喉咙中却是涌出鲜血,他喊叫不出声来,只能发出汩汩的声音。

    韩天行抽出短刀,又是一刀朝着三才的心窝扎去,这一刀毫无抵御,结结实实,准准的扎中了三才的心窝!

    三才胸口一震,他挣扎着抓住了韩天行握刀的手,不让他再次拔出,然后挣扎着扭过头去对跌坐在旁边,已经吓傻的翠儿说道:“快,快跑!”

    但三才此时喉咙嘴巴里面全部是鲜血,他根本无法发出一个完整的音来,只是含含糊糊的说着,可他的举动,眼前的情境,却已经完整的表达了他的意思,翠儿此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扭过头便想要跑。

    翠儿从未遇到过如此恐怖的情境,她的相好前一分钟还在跟她亲热,后一分钟便变成了刀下亡魂!

    作为一个尚未成年的弱女子,她张了张口想要大喊,却发现自己嗓子里面像是塞了东西,嗓音也极为沙哑,根本呼喊不出来。

    翠儿双脚发软,刚逃出去几步便跌倒在地上,她手足并用,像一个软体虫一样在地上蠕动着,挣扎着想要逃离这里,她脸上挂着泪水,喉咙里面发出嗬嗬的低嚎声。

    韩天行瞪着血红的眼睛,转身便要向翠儿扑去,但他想要拔出短刀,三才却死死的抓着短刀,他嘴里面流淌着鲜血,眼珠却直勾勾的盯着韩天行,那目光同样凶狠而坚定,他可以死,但宁死也要救下他的相好!

    韩天行此时反应极快,他松开抓着短刀的手,便朝着翠儿扑去,此时的翠儿张着嘴,嘴里面发着求救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大,眼看一声尖锐的呼喊就要从她的口中发出来时,

    韩天行扑到了她身后,他伸出手去捂住翠儿的嘴,将这到嘴边的话给捂了回去。

    翠儿此时也一个激灵,生物本能的求生欲望完全翻腾了起来,她张开嘴便去咬韩天行的手,只一下便咔嚓咬断了韩天行的小指。

    此时的韩天行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将翠儿扑倒在地,一只手抓着翠儿的头发,疯狂的将她往坚硬的石板地面上砸去,一边砸,他一边压低着嗓子嘶喊着:“不准喊!不准喊!!”

    翠儿被砸了一下,立刻便血流满面,但她还能挣扎着想要嘶喊,可是当她刚要喊出来,韩天行便拉扯着她往下又砸了下去,这第二下,翠儿便再也喊不出来了,她脑袋晕晕沉沉,整个身子几乎都软了下来,紧接着,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

    韩天行红着眼睛,疯狂的将翠儿的脑袋一下又一下的往地面砸着,直到将她的脑袋砸得血肉模糊,完全认不出了相貌,他才停了下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下意识的喃喃自语:“不准喊,不准喊……”

    这时候的韩天行手掌处鲜血汩汩,在他的不远处,三才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鲜血在他身下缓缓流淌,如同一个鲜红的恶魔,一点一点的向四周爬去。

    在韩天行的身旁,则是一个倒在血泊中的丫鬟,她匍匐在地上,看不清相貌,整个人被清冷的月光所埋葬覆盖,方才亲亲我我,花前月下的旖旎场景,转眼间变得血腥刺鼻,横尸两命!

    韩天行呆坐原地,他浑身发抖,微微仰着头,原本俊俏的书生面孔此时沾满了鲜血,其状恐怖,其貌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