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61章 弱书生独挑大梁

第261章 弱书生独挑大梁

    李乘风拉着苏由和天俊道:“你们两个,一定要悄无声息,尽可能多的杀死玄生门的修士,一会如果被惊动了打起来,人越少,我们胜算越大,而且人越少,我们拖的时间越短,时间越短,我们就越能成功!”

    苏由和天俊重重点头,何柱迫不及待的说道:“我呢我呢?”

    他声音粗重低沉,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简直如鸣钟一般响亮刺耳,天俊连忙跳起来捂住他的嘴,低声瞪眼道:“你闭嘴,想吵醒他们啊!”

    李乘风拍了拍傻大个的背,低声道:“傻大个,你跟赵小宝一起走,你们从东侧动手,苏师兄和天俊师兄从西侧动手,我跟欧阳师兄从中间动手,谁发现了姬无生也千万别动手,先退出来,告诉我们位置!”

    韩天行迫不及待的问道:“乘风师兄,我,我呢?”

    李乘风拍了拍韩天行的肩膀,低声道:“天行,你不懂修行,也不懂拳脚,这一次,你不能去,否则你一旦失手,惊醒了玄生门的家伙,那我们可就麻烦了!这一次,你得在外面帮我们放风!若是有巡夜的家丁过来,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过来。”

    韩天行重重点头:“放心,交给我了!”

    李乘风对苏由和天俊道:“你们离大院门口最近,一会你们解决第一个屋子的人,先出来,给天行一把趁手的武器。”

    苏由狐疑的打量着韩天行:“给他?他行么?杀过鸡么?”

    韩天行犹豫了一下,闷着头没有说话。

    苏由低声道:“乘风师弟,要不,让天俊在外面放风吧,这差事很重要,一会进屋,我一个人便行!”

    天俊刚要开口,一旁的韩天行抢着说道:“乘风师兄,苏师兄,天俊师兄,我行的,一定没有问题!就算我死,我也不会让他们发出一丁点声音!”

    李乘风按着韩天行的肩膀,道:“你记住,我们所有人的命都在你手里,你若是心软手下留情,那我们都得死!”

    韩天行盯着李乘风,身子都激动得颤抖了起来,他眼中含泪,声音哽咽道:“乘风师兄,我,我一定不负所托!!”

    苏由大急,道:“可是……”

    李乘风扭头盯着苏由,道:“我相信天行能行!”

    苏由张了张口,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李乘风重重拍了拍天行的肩膀,道:“所有人都不看好你,你就应该证明你自己!”

    韩天行心中涌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激动与热血,他紧握着拳头,用力点头。

    李乘风对众人低声道:“现在,散开,大家多小心!”

    众人低声齐齐应诺,李乘风和欧阳南一马当先的朝着中间的院落飞奔而去,只剩下韩天行站在院落入口处,他左右看了看,躲到了一旁的角落草丛之中。

    欧阳南和李乘风悄无声息的向院落中央摸去,欧阳南以极低的声音对李乘风道:“你就这么相信那个娘们唧唧的家伙?这家伙我看他连一只鸡都没杀过!”

    李乘风低声道:“之前一路过来的时候,我留意过,这些巡夜的家丁是半个时辰一班。从我们方才进到这个院子开始,大约还有三刻左右的时间够我们来收拾这些玄生门的家伙。所以,在这三刻时间内,就算是一只猪守在那里,也是不会有事的。”

    欧阳南咧嘴笑了起来:“你们这些人,就是弯弯绕多!三刻?哼,老子一刻都用不到,就能把他们解决了!”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这事求稳不求快,宁慢不出差错!”

    欧阳南服气的说道:“听你的!你说怎么办,老子就怎么办!”

    李乘风道:“走,咱们先在门口处观察一下。”

    此时李乘风左右看了看,此时夜色中已经看不到苏由天俊和傻大个赵小宝等人,他猫着腰与欧阳南一路来到中间厢房院落处,李乘风在窗户缝隙处眯着眼往里面瞧了一眼,然后抽出一根贴身藏着的铁丝。

    李乘风将这根铁丝顺着门缝中间挑了上去,将里面的门栓挑开,然后在推开门的一瞬间,手在门的底部接住了掉落的门栓。

    这门栓此时离地面只有一寸不到,李乘风晚接住一分,这门栓便掉落在地上,发出声响,但李乘风动作熟练,挑栓推门接栓,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还贴身携带着这种开门用的工具!

    乖乖我的娘,咱们这个乘风师弟在上灵山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欧阳南看着李乘风的背影,目光有些古怪。

    李乘风和欧阳南悄悄进屋,李乘风回手将门关上,自己借着月光窥视着房内的情形。

    这个房间中左右睡着两名修士,中间隔着的距离有五六米远,并不是周家没有足够的厢房让每一个玄生门的修士都住进一个单个房间。

    这是在江湖中行走的惯例,两人必须一屋,以防落单被人逐个拿下。一旦其中一人遇袭发出动静,另外一个被惊醒的这人便会立刻发出警讯,以免被一网打尽。

    李乘风混迹江湖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早就在其他江湖混混处得知了这些江湖惯例,因此他针对性的安排了两人一组进屋,这样就可以同时对两人展开袭杀!

    李乘风与欧阳南对视了一眼,李乘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去解决左边这个,让欧阳南去解决右边那个。

    李乘风和欧阳南点了点头,李乘风刚要往左边去,却听见欧阳南发出极低的吱吱声,他扭头一看,却见欧阳南已经来到了右边床头,他悄无声息的在床头处摸出一把短匕,然后扔给了李乘风。

    李乘风抄手接过短匕,对欧阳南点了点头,他悄悄的摸到了左边的床头,然后与一侧的欧阳南对视了一眼,手中匕首悬停在半空,两人一人捂嘴挥拳,一人举匕挥刀!

    而与此同时,在院落外面的走廊中,韩天行在接过脸上沾着鲜血的苏由悄悄给他送过来的短刀,将它贴身藏在怀中后不久,忽然外面走过来一名巡夜的家丁,他伸头探脑,一点一点的向玄生门等修士安歇的院落靠近。

    躲在暗处的韩天行紧张得满手心都是汗,额头更是汗珠如黄豆大小,滚滚而落,他紧紧握着手中的拳头,两眼死死的盯着这个越来越近的家丁,心中心跳如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要冲出去,杀了他么!

    韩天行的身子剧烈颤抖着,这时候他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两腿发软,即便想动,却也动弹不得。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家丁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