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59章 嘴炮神功显神威

第259章 嘴炮神功显神威

    李乘风再次展开他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九天九地旷古烁今威震天下老少咸宜男女通吃的忽悠死人不赔命摇头怕怕嘴炮大了个法神功,他沉着脸,冷笑着说道:“你们周家想要左右逢源,借玄生门的力量来打压我们灵山派,自以为可以趁机抬高身价,降低供奉。可是……”

    李乘风眼中流露出讥讽的神色:“你们却拿商人思维来度量修行人的世界,以为可以货比三家,趁机压价?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了维护天下第三门派的尊严,灵山派会咽下这样的恶果吗?”

    李乘风在周凌身边踱着步,沉声道:“在你们看来,这是钱的问题!在我们灵山派看来,这是一个伟大门派的尊严问题!金钱有价,尊严无价!你们没了钱,可以再赚,我们灵山派丢了面子和尊严,那就只能是用血来洗刷!我们的血,还有……你们同安六大家族所有人的血!”

    周凌不是傻子,只是因为阶层的不同和环境的不同,她以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她从小便耳濡目染,听到最多的就是灵山派如何盘剥他们同安城的各大家族,虽说这笔钱他们可以看做是保护费,看做是将来拿取金帖的晋升阶梯。

    可是……十五年来,没听说过有哪一家拿到了金帖,可是钱他们每一年却从来不落!

    作为一个商人,作为优秀的商人,这种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事情,他们如何能忍?

    一开始他们还能忍,可是当玄生门出现以后,他们的心思便活动开了,尤其是当灵山派的师叔伯们集体出征参战,灵山派空前衰弱后,他们的反抗之心就如燎原烈火,熊熊燃烧起来。

    在他们看来,反正都是交保护费,交谁不是交?而且,现在两家哄抢,自然他们可以坐地压价!

    这就是典型的商人思维。

    周凌不是商人,但她周围的人都是商人,她自然不可能会有真正的上位者思维,如今李乘风一点出来,她立刻毛骨悚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可作为周家人,周凌还是下意识的反驳道:“你们若是对我们下手,那让天下人怎么看你们灵山派?你们还能自诩为名门正派吗?”

    李乘风呵呵低笑:“比起名门正派这块招牌,显然门派尊严和地位更加重要!你们今天开了这个口子,那其他家是不是也会趁机压价,甚至脱离灵山派?其他的修行门派会怎么看我们灵山派?他们会不会趁机围攻?要知道,当初的九鼎门,就是这样显出弱势疲态,被各大门派一拥而上给瓜分灭门了的!”

    “所以,在你们看来,这不过是供奉的钱多钱少的问题,可在灵山派看来这是可以上升到生死存亡的问题!你说说,命都要没有了,还要脸做什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李乘风这一番话连蒙带吓,有的合情合理,有的纯属恐吓,有的是自己推理而来,有的是他瞎说乱讲。

    但对于周凌听来,这就完全不一样了,她觉得李乘风说的在情在理,若是她换位思考,只怕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此时周波忽然冷笑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为何会只派你们几个前来?恕小妹直言,就凭你们几个,并不是玄生门的对手。而且,玄生门离同安只有不到百里,而且玄生门在同安城有几处秘密传送点,若是有事,他们眨眼便至!”

    周凌被这么一说,立刻又摇摆起来,她狐疑的打量着李乘风,道:“对啊,按照你所说,你们怎么不派更厉害的来?”

    李乘风嗤笑道:“因为我们毕竟是名门正派,教训玄生门一顿,警告你们,这才是我们的目的,而不是一上来就血腥灭门,与玄生门开战!”

    李乘风说得在情在理,周凌再次动摇了,这一次连周波也说不出话来,李乘风看着周凌动摇的神色,知道只差最后一把火,他道:“今天夜里就算没有你帮忙,我也照样逃得出来!不故意被玄生门抓住,又如何能麻痹他们,把他们一网打尽?”

    周凌震惊的看着李乘风:“这……这是你计划好的?”

    李乘风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既然敢来同安,怎能没有准备?”

    周凌犹豫了一会,低声道:“那……你要我怎么做?到时候,你们会不会放过我们周家?”

    李乘风微笑道:“我们的目的是打击玄生门,威慑同安城,所以并不想赶尽杀绝,只要你们不与我们对着干。”

    周凌道:“那我要怎么做?”

    李乘风嘴角一翘,流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告诉我玄生门的人都安顿在哪里,有没有什么机关布置,当值的人都在哪里巡逻。”

    周凌低声惊道:“你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李乘风瞥了瞥身后的牢房,他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们既然这么热情的招待我们,还建了这么几座牢房,我们自然不能让他们这一番心血白白浪费!”

    周凌暗自松了一口气,在她看来,只要李乘风不闹出人命就好,这样周家夹在两个霸主之间,也有周旋的余地。

    周凌想了想,低声道:“那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

    说着,她对周波打了个眼色,这一对不像姐妹的姐妹花悄悄的朝外面走去。

    欧阳南等人见李乘风三言两语便说得周凌“弃暗投明”,甚至主动带路,一个个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赵小宝低声道:“少爷,一会我们是要去抓玄生门的人么?”

    “抓?”李乘风冷笑道“不,是杀!”

    赵小宝一惊,道:“可是,你不是说……”

    李乘风嗤笑道:“我们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还想着信义名声?而且,周家这种商人,敢把玄生门安排到自己家中来,说明他们已经与玄生门有了很深的利益捆绑。我这一套说辞,能说得动处世未深的周凌,却绝说不动周家家主这样的老狐狸!所以,要想让周家乖乖掏钱,就必须下狠手,逼他们站队!”

    欧阳南狞笑了起来:“好啊,玄生门那帮狗崽子们,老子我要好好的拧断他们的脖子!”

    苏由盯着李乘风,忽然道:“乘风师弟,最后一个问题,这一切……真的都是你算计好了的吗?”

    所有人都盯着李乘风,却见李乘风神秘一笑:“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