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56章 牢房困龙图破壁

第256章 牢房困龙图破壁

    安州,同安城,周家大牢。

    “妈的,你们不想活啦!快把老子放出去,要不然等老子出去了,剥了你们的皮!谁给你们的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关我们灵山派的修士!”

    欧阳南站在牢房里面,破口大骂着,他满脸羞恼,面色涨红,似乎下一秒钟就要爆发,可是他却有些忌惮的看着跟前牢笼的铁质杆柱,离它们远远的。

    这些杆柱上面雕满了各色的符文图腾,甚至在一间一间的石室牢房中,地面石板上都刻印着无数符文。

    这是一间专门关押修行人的牢房,到处都是小型的禁魔法阵,别说欧阳南这样的修行人被关到这样的囚笼里面,就算是大师姐被关在这样的禁魔法阵之中,也无能为力!

    以周家的能力,自然是建造不出这样的囚笼的,这是在玄生门的帮助下,他们才能建造出四间这样的石室。

    站在囚笼外面的一名玄生门弟子斜睨着欧阳南,冷笑道:“别嚷了,别以为你们灵山派的就了不起,为了对付你们,我们玄生门可是已经准备了许久了。”

    欧阳南怒道:“小杂种,有种把你爷爷我放出去,咱们斗法,单挑!”

    这玄生门弟子朝欧阳南啐了一口,唾沫飞进牢笼,欧阳南躲闪不及,直接喷到了他的衣服上,欧阳南狂怒,朝着牢笼扑去,双手抓着围栏拼命摇晃,可他刚一用力,这牢笼围栏上的图腾和符文便迅速亮了起来,发出刺眼的白光,猛的一下将欧阳南震开,欧阳南身子被震到身后的牢房墙壁上,撞得吐出一口鲜血来,哇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旁边囚笼中的李乘风等人关切的问道:“欧阳师兄,你没事吧!”

    欧阳师兄还有一口血要吐出来,此时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随手抹掉嘴角鲜血,啐了一口,大咧咧的说道:“没事,就他们玄生门这破法阵,还不能把老子怎么样!”

    这玄生门弟子嗤笑道:“那你有本事就出来啊!”

    一旁的李乘风大怒:“你有种就进来!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拉得干净!”

    这玄生门弟子也是大怒,一挽袖子正准备往里面冲,可身形一动,旁边一个一直冷眼旁观的弟子一把拉住他,低声道:“你别上当!”

    这玄生门弟子恍然,他冷笑着看向李乘风,道:“想骗我进去?哼,你们啊,就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吧!好好享受最后的人生吧!”说罢,他扭头对另外一名玄生门弟子道:“走,喝酒去!”

    那名玄生门弟子犹豫道:“师兄命我们在这里看守……不好吧?”

    这玄生门弟子嗤笑道:“你觉得他们逃得出来么?走吧,喝酒去!”

    被关在四间牢房里面的藏剑阁七人:李乘风、赵小宝、欧阳南、苏由、天俊、傻大个、韩天行,他们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赵小宝小心翼翼的低声道:“少爷……他们不上当啊!”

    欧阳南啐了一口,将口中血沫吐出来,他道:“乘风师弟,现在该怎么办?你要是没办法,他娘的老子这次可就栽得太大了!”

    李乘风苦笑道:“我也没想到你们会被一网打尽……要是哪怕还剩一个,都可以去通风报信,向灵山派求助。这下可好……”

    苏由苦笑道:“谁知道会那么倒霉,我们在楼后面放火的时候,刚放完火,就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出现在我们跟前,然后我们便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李乘风想了想,说道:“是大师姐在火楼中去见的那个白衣女子么?”

    苏由苦涩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再醒来,便在这里了。”

    李乘风叹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得到大师姐会跟到这里来?谁又想得到会半路杀出一个白衣女子!”

    欧阳南想了想,说道:“大师姐能赶这么远来见这个女人,说明她肯定不简单,在修行人当中,能让大师姐另眼相看的女修行人,凤毛麟角!这个人,我猜是九天真仙,赵飞月!”

    “赵飞月?她来这里做什么?”苏由大奇,追问道。

    一旁的傻大个何柱瓮声瓮气的说道:“要俺说,她只要不是来救俺们的,就跟俺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咧!”

    李乘风听到九天真仙赵飞月这个名字时,他心中猛的一震,九天真仙赵飞月,那在大齐更是家喻户晓,当初跟随叛仙一同转世下凡,降生在皇宫之中,是大齐皇帝赵百忍的掌上明珠。

    这个人到这里来做什么?

    李乘风隐隐觉得这个人似乎跟自己有什么关联,但他藏住了心思没有说。

    这时候韩天行忍不住低声道:“诸位师兄,咱们现在不是应该想着怎么逃出去么?”

    欧阳南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废话,你他娘的有办法?没办法就闭嘴,别扯犊子!”

    韩天行知道师兄们对自己有怨气,如果不是他,他们就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韩天行低声道:“这个法阵既然禁魔,但不如让小弟我来试一试?我身上半点法力也没有。”

    欧阳南一愣,一拍巴掌道:“对呀,这真是灯下黑啊!”

    李乘风和赵小宝对视了一眼,李乘风低声道:“不行!”

    欧阳南不悦道:“乘风师弟,为什么不行!这法阵专克有法力的修行者,对于没有法力的修行人却并无太大干系,韩天行为什么试不得?”

    韩天行也满脸希冀的看着李乘风,道:“乘风师兄,让我试一试吧!整件事情因我而起,现在师兄们被我连累得困入囚笼,若是不让我试一试,师弟,师弟我无颜面对诸位师兄啊!”

    这话说得欧阳南等其他师兄有些面色不自然,但苏由也道:“是啊,乘风师弟,让天行师弟试一试吧,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李乘风对韩天行摇了摇头,目光扫了扫外面,使了个眼色,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却见之前出去的那两名玄生门弟子拎着酒坛和一包卤肉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之前性格冲动的玄生门弟子笑嘻嘻的看着他们,道:“哟,挺老实啊!还以为你们会尝试着逃一下呢。想不到,灵山派的人……原来最有嘴皮子硬,这胆子软得很呐!哈哈哈哈!”

    欧阳南受不得激,刚要怒骂,却见李乘风朝他打了个眼色,他这才将话吞了回去,转过身,扭过脸不去看他们,闷头生气。

    两名玄生门弟子则在囚笼外面,一边饮酒,一边吃着香肉,一边笑嘻嘻的数落着他们,李乘风在一旁斜睨着他们,道:“喂,别光顾着自己喝啊,给我们也来一碗,总不能让我们当一个渴死鬼和饿死鬼吧!”

    性格冲动的玄生门弟子正抓着一个猪大腿啃着,他走到李乘风跟前的牢房前,盯着李乘风,忽然解开裤子,朝着李乘风撒尿起来。

    赵小宝大怒,刚要冲上去,却被李乘风一把拉住,两人退到了一旁,只是冷眼看着这玄生门弟子将李乘风跟前的地面尿湿了一片,随即他却将手中的肉腿扔在了尿液之中,道:“想吃?好啊,有吃有喝!来来来,我们玄生门可够意思了!”

    说完,他仰头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可他却没看到,欧阳南等人愤怒得睚眦欲裂,李乘风却是悄悄的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