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52章 螳螂捕蝉雀在后

第252章 螳螂捕蝉雀在后

    赵飞月所说,正是大师姐心中所担心,但她早有准备,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好啊,正好缺个收尸的。”

    赵飞月微微蹙眉:“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

    大师姐悠悠的说道:“有些朋友,是朋友;有些……朋友,只是称呼。”

    赵飞月索然无味的说道:“那我就不去了,灵山派我也不想去了。”

    大师姐心中松了一口气,她道:“怎么就不去了?我们灵山派可是扫榻以待。”

    赵飞月淡淡道:“你既然不在,我去也没甚么意思。而且,你说叛仙不在灵山,那想来便不在,我信得过你,就不去叨扰了,没来的还欠个人情。我在这里再吃喝个两三天,便离开了。”

    大师姐道:“接下来去哪儿?”

    赵飞月想了想,说道:“可能去凤梧阁去会会那个曲悠扬……”说着,她手持长剑,朝大师姐微微扬手,道:“走了!”

    说完,赵飞月带着天河神剑悠悠下楼,此时万财街楼下的人哪里还能不知道,燃烧的酒楼上正有大修行人斗法,他们虽然没有看到详细的过程,但是光看之前进去的那个红发女子,再看着大楼之火陡然熄灭,最后又看到这白衣女子毫发无损,飘飘若仙的从楼上下来,便是傻子和瞎子也知道,这两人绝对不是寻常凡人!

    “这便是大修行人呀!啧啧,生得好生俊俏,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谁家的闺女。”

    “是啊,天底下居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子,也不知道天底下有什么样的男人配得上这样神仙一般的女子?”

    “方才这酒楼大火,便是她灭的么?看她这柔柔弱弱的样子,实在不像啊!看起来,老子一只胳膊就能拧折了她的腰。”

    “哎哟,你这熊黑子,你倒是去试试啊!别光说不练啊!要我看啊,你这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呸,好,好男不和女斗,你没听说过么!”

    周围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有的对赵飞月指指点点,评头论足,有的则纷纷猜测着赵飞月的身份来历。

    但赵飞月仿佛眼睛里面没有他们似的,作为大修行人,她也并没有高来高去,只是慢悠悠的走到人群当中,眼中无子,旁若无人的往前走着,她身上仿佛带着一股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高贵气度,走到哪里,哪里的议论声便骤然消失,在她不远处的人便自动让开一条路。

    他们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的目视着赵飞月离开,仿佛这个看起来柔弱弱弱的女子身上带着一种凛然威压,让他们不敢喘气。

    李乘风在酒楼中将这一切瞧得真切,他远远的看着这白衣女子出来,朝着远处盈盈而去,逐渐变成一道隐约难见的剪影,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眼熟,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

    他正疑惑时,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去而复返。

    姬无生盯着李乘风,似笑非笑的说到:“看起来,那并不是你的救兵!虚张声势,黔驴技穷!你还有什么花招,尽管耍出来吧!”

    李乘风面容古怪的说道:“倒也没有什么花招,只是你回头看一下便好。”

    姬无生哈哈大笑:“小小江湖伎俩就不要……”

    他话音未落,便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滚!”

    姬无生吓了一跳,身形一闪,刹那间出现在几米开外的地方,再回头定睛一看,却见自己方才所站的位置处站着一名红发女子,正是大师姐。

    姬无生一看到大师姐,便铁青着脸,沉声道:“原来是藏秀阁的大师姐!怎么,什么时候藏秀阁跟藏剑阁勾搭到一起了?”

    大师姐斜睨着姬无生,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问东问西?”

    姬无生脸色大变,他咬牙道:“烈焰冰山,我固然不是你的对手。可你想清楚了,你要在这里代表灵山派,与我们玄生门开战么?”

    大师姐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我再说一次,快滚!”

    姬无生脸色极其难看,周围还有他的下属,此时被大师姐呼来喝去,实在是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他刚要说两句场面话,便见大师姐脚下冰霜开始吱吱作响的扩散开来,如同一个匍匐在地上的白色魔鬼,迅速的向他扑来。

    姬无生一声怪叫,他身形往后一跳,跳出了酒楼之中,扔下一句话便消失不见:“你会后悔的!”

    眼前强敌虽去,可是却有一个更可怕的敌人站在自己眼前,李乘风根本来不及高兴和喘息,他打量着大师姐,说道:“你在酒楼中遇见的是谁?”

    大师姐也盯着李乘风不答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乘风心中暗自一跳,他又道:“那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挑起灵山内战?”

    大师姐目光如刀的盯着李乘风,道:“你可是十九年前的转世叛仙?”

    李乘风接着说道:“你以为我会再留下机会和破绽给你么?我死了,你必定脱不了干系;相反,我若是活着,对你百利无一害!”

    大师姐不置可否道:“你不说?我也有办法弄清楚的!”

    这两人看起来各说各话,却每一句话又似乎能回答对方,两人针锋相对,各自忌惮,又暗中试探,言辞交锋中暗流涌动。

    李乘风道:“若是你帮我解决眼前追账的问题,我可以考虑告诉你我真实的身份。”

    大师姐意味深长的看了李乘风一眼,她嘴角微微一翘,似乎充满了不屑,她忽然转身朝酒楼外走去,她高声道:“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们玄生门了!是杀是剐,与我们藏秀阁无甚关系!”

    靠!!

    李乘风目瞪口呆!

    这他娘的比小爷我还不按常理出牌啊!一言不合就翻脸啊!不合适吧!!

    李乘风暗中大骂,一拉没反应过来的赵小宝便往酒楼后面冲去,两人刚冲出酒楼的窗户,跳到酒楼后面的巷弄中,便见玄生门的修士已经将这里堵得严严实实,姬无生冷笑着在不远处盯着李乘风看着。

    姬无生嗤笑道:“这么快便又见面了?”

    李乘风一声长叹:“是啊,想不到啊,女人翻起脸来,真比翻书还快啊!”说着,他脸色一沉,道:“不过,就算藏秀阁的大师姐跟我闹脾气,你也不要以为稳操胜券!我们藏剑阁还有其他……”

    他话没说完,便见姬无生让开身后一条道,他身后的玄生门修士也纷纷让开,露出后面被五花大绑的苏由、欧阳南等人,竟是一个不少,一网打尽!

    靠啊!

    李乘风暗自叫苦,脸色无法控制的变得极其难看。

    姬无生嗤笑道:“你还有什么伎俩,都使出来!还有什么人,也尽管都喊出来!如果没有,那就乖乖跟我们走吧!”

    李乘风和赵小宝对视了一眼,赵小宝低声道:“少爷,怎么办?拼了么?”

    李乘风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有病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说着,他扭头看了一眼大师姐之前离去的方向,却正好看到大师姐冷冷的向他看来。

    虽然隔着老远,但李乘风依旧感受到对方目光中的不屑与居高临下,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是什么东西?也配与我讨价还价?

    这一刹那,李乘风似乎抓到了什么极其重要的关键线索,但这个念头只是一瞬而过,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像是隔了一层窗户纸,始终没有捅破。

    ===========================

    诸位,列位,各位,在齐位,大家情人节快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