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45章 一场闹剧一场戏

第245章 一场闹剧一场戏

    欧阳南顿时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他娘的,你耍我啊!有你们这样的孪生姐妹么!”

    欧阳南扭头冲台下大声道:“你们评评理,天底下有这样子的孪生姐妹吗?”

    众人见这擂台上的姐妹两,一个胖一个瘦,一个高如铁塔,一个娇小玲珑,一个貌似天仙,一个丑若无盐,别说是孪生姐妹,就算说是亲生的,那也没人相信吶!

    众人哈哈大笑,有好事的便鼓噪道:“有的有的!”

    “就是就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如何就不能有长得完全不像的孪生姐妹!”

    欧阳南大怒,还要再说,台上的周凌却喝道:“喂,你还要不要继续挑战,不挑战就滚下去!”

    欧阳南顿时有些坐蜡,被堵的在台上进退两难,继续打吧,打赢了……难道真要娶这么一个丑女人?

    欧阳南自己是丑,可是,丑男也梦想着娶美女啊!他毕竟是一个修行多年的修士啊!

    可如果退下去,这传出去的名声……未免也太不好听!这,这可怎么办?

    欧阳南急得满头大汗,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李乘风:这小子鬼点子最多,他一定有办法!

    李乘风此时正笑得打跌,见欧阳南瞅过来,他下意识就想挪开目光,可转念一想:人家跑来涉险帮我,我若是这时候“见死不救”,那未免有点太不仗义。

    李乘风强忍着笑,大声道:“上台前规矩又不说清楚,打赢了又来这等伎俩,分明是戏耍我们!”

    周凌看向李乘风,目光嗔怪,既有不悦,又有刁难:“你是他何人,要不,你上来替他比?”

    欧阳南如闻天籁,立刻大喜,连忙点头:“对对对!这是我师弟,他来打,挺好!”

    李乘风心里面顿时跟日了狗一样:卧槽,好人不能做啊!转眼就被卖了啊!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李乘风,周凌眼神中更是带着挑衅,李乘风头大如斗,同样跟欧阳南一样,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但李乘风毕竟不是一般人,他眼珠一转,说道:“那就这样,我上去打赢了,你们许配给我师兄,打输了!我把师兄许配给你们!”

    台下顿时哄然大笑。

    欧阳南哭笑不得,这师弟,真的是嘴上不饶人的主儿啊!自己怎么就想着要占他的便宜呢!

    周凌柳眉倒竖的啐道:“瞧你长得人模人样,想不到也是个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的坏种!”

    李乘风笑道:“哎,姑娘,我嘴里面吐的是什么,你怎么知道?”

    台下的登徒子们顿时发出下流的笑声,周凌面红耳赤,气得跺足,指着李乘风道:“来人,把他们给我赶下去!”

    李乘风连忙摆手:“不劳姑娘大驾,人家这已经在下面了呢!”

    李乘风这后半句话说得又贱又骚,意思上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怎么听怎么不对,尤其是被登徒子们哈哈大笑的一起哄,味道就更不对了。

    周凌气得脖子都粗了,抡胳膊挽袖子就想跳下去教训李乘风,却被身后铁塔一般的妹妹拉住,妹妹在姐姐耳边低声耳语了两句,姐姐扭头一看,却见擂台一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八名劲装仆从,四男四女,一名个头矮小的中年男子正阴沉着脸盯着她们。

    周凌脸色微变,硬着头皮看着这名男子从擂台一侧走来,她等这男子走到近前时,便抢着说道:“我是不会嫁给那个家伙的!”

    这男子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低声道:“给我滚回去!”

    周凌刚要开口,旁边冲上来四名劲装女仆,抓手抓脚,显然练过分进合击之术,一下便将周凌抓得举了起来,然后举得高高的便往台下送去。

    周凌经过自己妹妹跟前时,扭头向她求救:“喂,帮忙呀,帮忙呀!”

    周波刚要动弹,这男子走过来,狠狠的瞪着她,这一次的眼神中还透着厌恶,周波顿时缩手缩脚的往后退了一步,不仅看着周凌被抓走,在这男子的注视下,自己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后面一同离开。

    这男子回过身准备去处理欧阳南等人,却忽然发现李乘风、欧阳南等人居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愣了一下,稍微一沉吟,便对身旁最近的一名仆从点了点头,这名仆从凑过来,他才低声道:“去跟着那些人,打探一下身份。”

    这名仆从点了点头,悄无声息的离开。

    这男子这才转身对早就已经一片起哄声的台下拱了拱手,道:“诸位,在下周广财,方才小女玩闹,让诸位见笑了,请诸位多多包涵!”

    台下有好事的鼓噪道:“你们周家有钱就了不起么,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随意戏耍我们吗?言而无信,何以为商!”

    周广财瞥了这人一眼,他不急不慌的说道:“说的是,人无信不立,既为商贾,信义当为第一!可是,我们大齐婚娶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底下哪里有女儿比武招亲,父亲却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的道理?没有父母之言,她自己定下来的婚事,那叫私奔,是可以报官的!”

    台下这人高声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

    周广财团团一揖道:“诸位,我们周家何须用这等手段占人便宜?更何况……我女儿再差……也不会沦落到随随便便嫁一个比武招亲而来的阿猫阿狗!诸位信也好,不信也罢,言尽于此,告辞!”

    周广财一甩袖子,快步而去,剩下众人大感无趣,轰然而散。

    周广财处理完自己女儿的荒唐事,急匆匆赶回周府的内宅大堂之中,此时偌大的堂厅两旁坐满了六大家族的族长、元老,约有三四十人,他们正在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堂中有两名中年男子正在说话。

    其中一人是周广财的亲哥哥,周家的族长周广发。

    周广发头戴貂皮,身穿皮草,两只手上戴满了玉镯戒指,他嗅着兖州青北窑产的翠绿凝脂鼻烟壶,淡淡的说道:“这都已经第七天了,灵山派的人……还没来。文老弟,你这智多星看来也有失算的时候呀!”

    这叫文老弟的正是六大家族之一文家的二当家文皓,他手中把玩着一对铁球,慢条斯理的说道:“灵山派的都不急,我们急什么!反正记住了,他们比我们急!”

    周广财来到周广发旁边,低声耳语了两句,周广财抬眼道:“灵山派的人已经到了。”

    文皓手中把玩的铁球一停,他猛的起身,道:“好!来得好!让他们来,老夫保管让他们空手而来,空手而回!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