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40章 藏剑同门思去留

第240章 藏剑同门思去留

    由于苏月涵在屋内上药,需要避嫌的赵小宝带着韩天行去到了旁边,听到苏由呼喊的声音时,两人这才近前。

    韩天行听到苏由所说,他神情痛苦,一咬牙,上前对李乘风叩首道:“都是师弟不好,让师兄为难了!本来就是师弟惹起的祸端,又岂能转嫁师兄!一人做事一人当,就让师弟一人前去领死,一了这段恩怨便是!”

    这话说得诚恳真切,李乘风暗自动容,他将韩天行搀扶起来,道:“我既然收容于你,便不会再将你推入火坑,否则,我岂不是将变成令人耻笑的无信无义之辈!你且放心,这任务虽然蛮不讲理,但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

    韩天行含着热泪,他哽咽的对李乘风道:“乘风师兄!”

    李乘风拍了拍韩天行的肩膀,道:“既入藏剑阁,便是生死兄弟!”

    韩天行重重的点头,使劲抹着眼泪:“嗯!!”

    苏由看着他们两人,苦笑道:“他就算想回去顶包,现在也已经晚了。文书既下,金玉难回!这个任务,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李乘风反而笑了起来:“所以,木已成舟,就不要再多想了。”说着,他对苏由道:“苏师兄,这任务我自己一个人去便是,必不连累诸位师兄。”

    苏由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韩天行此时立刻道:“师兄,我与你一同去!”

    李乘风嗤笑道:“你去做什么,作死么?”

    韩天行激动道:“师兄替我赴难,师弟怎可作壁上观!”

    李乘风笑了笑,道:“多你一个,不过是多一个送死的人罢了,只有我一人,还便宜行事,就算要跑,也方便许多!”

    韩天行还要再说,李乘风伸出手拦住他,道:“别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便启程!”

    韩天行哽咽道:“师兄!”

    李乘风不再搭理韩天行,他扭过头去对苏由道:“苏由师兄,你带着天俊和傻大个继续演练法阵吧,等我过些日子回来,就能和你们一起合演上阵了!”

    苏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呆呆的看着李乘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个简陋得有些可笑的小破屋,心中却沉甸甸的,无比复杂。

    李乘风这样的选择,固然是大家心中所愿,就他们而言,其实是不愿意因为收留韩天行而接上这么可怕的任务的。

    毕竟,他们跟韩天行无亲无故,谁会愿意顶这个雷呢?

    趋利避害,这是人的本能。

    李乘风之前说的固然触动他们心思,可是当激动热血的情绪过去以后,人总是会回归理性的。

    凭什么他们要为了韩天行而涉险赴死?就为了一句口号?就为了证明藏剑阁能保护他们的弟子?

    那谁来保护他们?

    他们本来就是需要保护的年轻弟子!

    这个念头只要冒起来,便会像魔鬼一样始终缭绕在苏由等人的心头,尤其是当他知道有这样一个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的任务交到他们藏剑阁时,他便心中又恐惧又慌张,又不忿又羞愧。

    但……这位乘风师弟到底不是寻常人物,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根本没有把难题往别人身上推,而是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揽。

    这是一个天生的领袖!

    虽然他才进藏剑阁没多久,又是辈份最小的师弟,但苏由已经服气了,无论是从修行潜力,还是人品但当,苏由都愿意奉李乘风为马首。

    可是……接了这么一个任务,这一次,他真的能活着回来么?

    苏由心中沉甸甸的,胸口堵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脑海中思绪万千,连自己怎么回的住处都已经不记得了。

    苏由瞧见天俊正在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自己的佩剑,他一愣,道:“你这是做什么?”

    天俊斜了苏由一眼,道:“你真的打算让乘风师弟一个人去?”

    苏由不由得道:“难道,你还想与他一同去?”

    天俊笑了笑,说道:“我才不想去呢!”

    苏由松了一口气,但又暗自有些不忿生气:怎么可以想去的念头都没有呢!

    可随后,天俊说道:“苏师兄,我只问你一句话……”

    “什么话?”苏由不解的问道。

    天俊停下了擦拭剑身的动作,他盯着苏由,严肃的说道:“你觉得,如果乘风师弟在这个任务上折了,人没回来……咱们藏剑阁……还有希望么?”

    这一句话如同雷霆闪电,劈得苏由身子猛的一晃!

    是啊,李乘风若是死了,他们藏剑阁,还有希望么?

    在李乘风来之前,苏由是对藏剑阁完全死心,他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虽说大师兄成功点燃三天阁之间的战火,但这对于他们而言,又有何益呢?藏剑阁真的能活下来么?就算能苟延残喘,那个能带领他们走出困境的人,会是谁?

    是大师兄?

    想到大师兄,苏由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苏由沉思了一会,他对天俊道:“你就这么看好他?”

    天俊笑了笑,道:“不是我看好他,而是我别无选择!李乘风来之前,藏剑阁就如同一潭死水,可他来了以后,屡屡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不知道他究竟能做到哪一步,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将藏剑阁带出绝境。但我知道的是,你不行,我不行,傻大个不行,秦师兄不行,大师兄……他也不行!”

    “只有这个年龄最小,辈份最小,修为看起来也最为低最为古怪的乘风师兄……让人觉得,他似乎有无限的可能!看着他,我觉得,有盼头!”

    天俊认真的说着:“所以,我要与他一同去,保驾护航也好,一同送死也好,我都要去。若是成了,我就死保着他将来上位,以后唯乘风师弟马首是瞻!”

    苏由道:“若是不成呢?”

    天俊苦笑了一下,道:“那就一了百了,省的在这个暗无天日,毫无希望的鬼地方苦熬了!”

    苏由沉默了良久,一动不动,宛如石像。

    此时的灵山,屋外的积雪在阳光下一点点的融化,雪水滴答滴答的流淌在屋檐下专制打造的通水沟槽之中,然后一路往下,流淌到一个不停点头抬头的水斗之中。

    这水斗是竹子做成的,每装满了水,便会低下头去,将里面的水都倾泻出来,然后又抬起头来,发出铿铿的声响。

    也不知道这铿铿的声音响了多少生,苏由神色无比的挣扎,眼中满是血丝,他声音有些发涩,道:“傻大个呢?他去不去?”

    天俊笑了起来:“你这不是废话么?他连被堵死的矿井都想下去救人,这事他会不去?”

    苏由深吸了一口气,他长叹道:“你说得对啊……我们……没得选择!乘风师弟在,咱们就还有一线希望,有个盼头。若是他也死了……那藏剑阁就真的一丁点希望都没有了!”

    天俊笑道:“你想通了?”

    苏由握紧了自己的佩剑,他猛的一下抽出宝剑,室内顿时剑光四射,光华盈室!

    苏由轻轻一弹长剑,道:“去吧,都一同去!”说着,他看向天俊,这两位师兄弟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其笑洒然!

    =============================

    烧退了,感谢书友们关心,但咳嗽还是很厉害,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两天昏昏沉沉,实在是写不出太多来,大家容我稍微好点,我就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