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38章 陋室旖旎掩香闺

第238章 陋室旖旎掩香闺

    李乘风一路飞奔,回到住处,进屋便高声大喊:“月涵,月涵,小宝!”

    李乘风瞧见屋内一个人也没有,里屋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李乘风焦急之下往里面冲去,却听见苏月涵一声低低的惊呼:“别进来!”

    这句话说完却已经晚了,李乘风撩开两屋之间薄薄的一道布帘便已经进来了半边身子,李乘风往屋内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眼珠便挪不开了。

    此时的苏月涵上半身一丝不挂,她惊慌的拿起旁边的衣服遮掩着,此时的她衣衫不整,露出两边圆润的香肩,肩头圆滑如同世上最好的工匠打磨出来的圆形玉石,皮肤细腻得几乎不见毛孔,她白皙雪白的背脊宛如一整块完美无瑕的白玉。

    只是,现在这块白玉上面多出了一道刺眼的疤痕,这道疤痕呈现出暗红色,两边的皮肤焦黄往外翻着,里面的肌肉一片模糊,甚至透出滋滋作响的声音,仿佛伤口依旧灼烧着火焰。

    苏月涵瞧见李乘风进来,她立刻用身前的衣服捂住胸口,背对着李乘风,唯恐女孩儿家的隐秘处被人瞧见了去,可她背过去没多久,又觉得不妥,见李乘风盯着她背脊上的伤口处看着,她又更是大慌。

    比起女孩儿家的隐秘处被人瞧了去,她更害怕自己背脊上那个难看恐怖的伤口被李乘风看了去。

    对于坠入爱河的女子,总是希望自己在心爱男子跟前展现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你,你快出去!”苏月涵又不得不惊慌的转过身来,侧对着李乘风,让他再看不见那道可怕的伤疤,但这样李乘风却瞧见她胸口一侧被双手遮掩测漏出来的乳肉,那是一抹遮掩不住的凝脂白玉,配上女孩儿秀美的容颜,显得楚楚可怜。

    李乘风心中大痛,瞧见香艳情形的欲望与猎奇之心都不翼而飞,他不仅没有推出去,反而上前一步朝着苏月涵走去。

    苏月涵如同一个被逼到死角的小动物,完全没有了曾经叱咤风云的威风,她惶恐颤声的说道:“你做什么?少,少爷,你快出去。”

    李乘风按着苏月涵的双肩,沉声道:“让我看看!”

    苏月涵双颊赤红,鼻窦噏张,她颤声道:“少爷……李乘风,不行的,你还没筑基,这时候不行的!”

    李乘风哑然失笑,用手指在苏月涵脑袋上敲了一下:“我说让我看看你背上的伤!你想哪里去了,当我是色中饿鬼么?在你受伤的时候也不放过你?”

    苏月涵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她脸颊更红,宛如着火一般,背脊上的剧痛都仿佛忘记了,她低下了头,低声道:“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李乘风伸出手,爱怜的轻抚着苏月涵的脸颊,道:“咱们私下里就别少爷奴婢的了,你知道我没把你当奴婢的,就像小宝一样。”

    苏月涵与李乘风对视了一眼,她瞧见李乘风那明亮的双眼,当真是两眼灼灼如炬,双眸灿灿若星,那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眸让人多看一眼便拔不出来,深坠其中。

    苏月涵红着脸,轻声道:“那喊你什么?”

    李乘风轻柔的将苏月涵的双肩掰过来,让她背对着自己,道:“嗯……喊我乘风哥哥吧!”

    苏月涵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真是不要脸!让我喊你哥哥?也不怕折了阳寿去!”

    李乘风笑道:“是么?可跟你这个小妖精在一起,就是最折阳寿的事情呀。”

    苏月涵顿时脸色一变,她猛的转过脸来,原本火红的俏脸,血色一下退得干干净净,变得一片煞白:“你……真是这样想的?”

    李乘风知道自己说错话,他不动声色的圆着场子:“是呀,你知道你多勾人么?我好歹是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啊。来,别动,我看看,这伤口……真是……大师姐真是恶毒!这一鞭子再打深一点,骨头都要打断了!”

    苏月涵听到李乘风的解释,这才脸色好看一些,她觉得自己背脊上的伤口被李乘风观看,周围的肌肤被李乘风轻抚着,她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伤口也越发的疼痛了起来。

    李乘风拿起旁边的金创药,轻轻的涂抹在苏月涵伤口处的周围,苏月涵又羞涩又尴尬,她还从来没有被一个男子这样看过自己的身子,更不用说被他触摸过自己的身子。

    苏月涵心中慌乱如麻,心跳如鼓,下意识的找话题道:“对了,你不是跟那个大师姐去学修行的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李乘风顿时大怒:“别提这个恶毒女人!真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苏月涵想到了什么,掩嘴偷笑道:“乘风弟弟,看来你被大师姐收拾得很惨呀!”

    李乘风怒道:“谁被收拾了!这个恶毒女人,居然趁此机会阴我!幸好老子足智多谋,要不然就要被这个恶女人得逞了!”

    苏月涵好奇的打听着:“都怎么了?”

    李乘风将事情前后经过说了一遍,苏月涵听得一阵悚然,她知道自己竟是差一点就死在大师姐的手中。

    苏月涵紧张道:“那大师姐现在怎的没来?”

    李乘风愣了一下,他沉吟了一会,道:“其中定有变故!要不然,我现在已经看不见你了!”

    苏月涵一阵后怕,她轻轻伏在李乘风胸前,低声道:“答应我,永远不要不辞而别,也不要言而无信。”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来,我给你把药上好,把伤口包扎一下。”

    苏月涵抓着李乘风的手,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有时间上药?赶紧想办法啊!”

    李乘风笑了笑,道:“大师姐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了,等她再看到我的时候,她就会明白的。她最好灭口的机会就是方才趁我摔下去,先来灭你们的口。但她此时没来,那就说明她有不得不去处理的急事!哼,机会一纵即逝,我再也不会给大师姐这样的机会了。”

    苏月涵担忧道:“可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啊!老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大师姐还会找到机会的!”

    李乘风苦笑道:“那还能怎么样,难道我去主动揭发大师姐不成?”

    苏月涵道:“你有没有想过,大师姐……她到底是谁,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放走上古魔物,为什么要挑起灵山派的内乱?”

    李乘风陷入了沉吟之中,他道:“你的意思是……”

    苏月涵盯着李乘风的眼睛,这一刹那,那个纵横百年的千面妖风采再现:“找出她的真实身份,揭穿她,一击必杀,一劳永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