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28章 离人心者终离人

第228章 离人心者终离人

    “造反?”李乘风怒笑了起来“你自己看看!”

    李乘风一指身后,偌大的广场上空荡荡的只有寥寥几人,他怒道:“我造什么反?造这个反干什么?当草台班子的班头吗?你看看,藏剑阁现在还剩几个人!!能凑齐一个法阵吗?”

    李乘风从刚进藏剑阁开始就一直觉得很憋屈,尤其是被误会是内奸,他虽然豁达开朗,可心中终归是有些抑郁的,现在韩天行出现后,他的遭遇让李乘风内心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非常不认可大师兄的应对办法!

    “就这么几个人,若是再把人往外赶,你凉的就不仅仅是所有人的心,而是将来天底下所有想要投靠藏剑阁的人的心!”李乘风愤怒道。

    大师兄也愤怒的喝道:“眼下就已经快要活不下去!活过眼下,才有将来!!”

    李乘风立刻怒道:“眼下活不活得过去,跟韩天行就一定有关系吗?”

    大师兄怒不可遏道:“这个韩天行到底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定要救他!”

    李乘风怒道:“因为我不想再看到有人被抛弃!”

    李乘风这一声暴喝震动广场,所有人都目光复杂的看向他,尤其是大师兄和秦灭亲、欧阳南三人。

    李乘风怒道:“是,藏剑阁最重要,我能理解!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可是,今天遇到了威胁,我们舍弃掉张三,明天遇到困难,我们再舍弃掉李四,后天呢?嗯?”

    李乘风走到苏由面前,一指他,喝道:“后天他遇到了危险,为了藏剑阁的安危,我们是不是还要舍弃他?”

    苏由张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却觉得喉咙中堵得慌,哽咽难言。

    李乘风又一指天俊,道:“大后天,我们又遇到了险境,这时候是不是该舍弃他了?还有,他,他,他?”

    李乘风一个一个的指过来,最后指到自己的时候,他冷笑道:“我?哦,抱歉,这个人已经被舍弃过一次了!只是他命大,没死掉!所以,我们都是可以被舍弃掉的,唯独你例外是吗?因为你代表着藏剑阁?大师兄?”

    最后一句话,李乘风一字一顿,字字诛心!

    大师兄脸色极为难看,他紧握双拳,身子微微发抖。

    秦灭亲忍不住说道:“李乘风,你胡言乱语什么?”

    “我胡言乱语?”李乘风哂笑道“是,我是胡言乱语!但我就是想让你们知道,今天你们舍弃一个,明天舍弃一个,到头来,舍弃的就是所有人!大师兄,你有想过没有,为什么那天皇甫松一来,孙永才登高一呼,便一呼百应?为什么!!”

    这个疑问回旋在半空之中,震荡在众人心头。

    李乘风怒道:“不错,是因为我们藏剑阁没落了!但,更大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藏剑阁不保护我们吗!”

    这一句话,重重的劈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就连秦灭亲张了张口想要反驳,也都哑口无言。

    “难道这么多人,都不明白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道理吗?难道他们都不明白,去藏锦阁当奴仆是根本没有任何前途的吗?”

    “不,他们当然明白!!能成为修行人的,有哪个是想不通事理的蠢货!可他们为什么都走了?是因为他们知道,留在这里,既没有前途,也随时有可能会被舍弃掉!而且,有些人还自以为是的会将这种舍弃称之为:牺牲!!”

    “够了!!”大师兄骤然爆喝,他额头青筋乱跳,眼睛血红“你懂什么!你知道我们为了藏剑阁牺牲了多少吗!!”

    “牺牲?!”李乘风也爆喝道“我告诉你!像你们以前凌天十三剑那样,为了你的同门而付出,为了你身边的战友而心甘情愿的战死!这叫牺牲!你问过那些被放弃的人吗?你问他们的意愿吗?他们不愿意,这就不叫牺牲!这就叫放弃,叫背叛!!”

    李乘风的怒喝如同破天雷霆,重重的劈在每一个人的心上,他们几乎都感同身受!

    的确!

    牺牲,这是大师兄强调最多的词语!

    为了藏剑阁而牺牲!

    这是他们一直以来坚定的一个信念!

    可是,为什么就一定要为藏剑阁牺牲呢?这是几乎每一个新进弟子心中的疑问,它究竟有什么值得他们这样牺牲?

    是因为这就是他们修行地的最终归属么?是因为藏剑阁吃准了他们无法再投入到其他门派中去,有恃无恐?

    堂堂藏剑阁,连自己的弟子都无法保护,却还随时有可能会被舍弃,这样的地方,谁又会愿意为之牺牲呢?

    除了大师兄,几乎其他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的眼神中出现了明显的转变。

    甚至大师兄,他也呆在原地,神色动摇:难道,自己以往……真的错了?

    李乘风道:“眼下正是藏剑阁风雨飘摇的时候,收留韩天行固然有风险!可是危机一说,顾名思义,有危险就有机会!在我看来,这正是千金市骨的好时候!因为我们可以让那些曾经离开藏剑阁又暗中后悔的人看到,我们藏剑阁是会保护每一个来投奔他的人的,他们是不会被随便舍弃牺牲掉的!”

    李乘风目光环视,他缓缓说道:“同意我说的,举手赞同。”

    他话音刚落,傻大个立刻高高举手,站在队尾最不起眼的赵一白、瞿同秋两人也立刻举起了手,很快,苏由、天俊也都目光复杂的看着大师兄,缓缓的举起了手。

    又过了一会,安童和裘楚囚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但很快又微微释然一笑,可这笑容刚出现,两人又觉得不对,立刻收敛了笑容,紧绷着脸,低着头,不敢直视大师兄的眼睛。

    又过了一会,欧阳南也想要举手,可手刚动,便被秦灭亲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欧阳南一愣,随即脾气起来,他瞪着秦灭亲,目光威胁。

    但秦灭亲也同样目光冰冷凌厉的瞪着欧阳南,寸步不让,眼神凶狠。

    欧阳南与秦灭亲对视了一会,他终究还是没有再将手举起来,可即便这样,场中李乘风也已经占到了明显大多数,而且欧阳南的举动也被大师兄看在眼中。

    大师兄心知肚明,甚至有可能秦灭亲也是赞同李乘风所说,只是碍于维护他的权威脸面没有举手赞同罢了。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大师兄眼中充满了痛苦和疑惑。

    但这个念头仅仅只是一瞬,他很快便目光坚定的看向李乘风,又看向场中所有的人,他这一刻仿佛一下老了十岁,虽然眼神依旧倔强坚定,可是他的气色却明显看着衰败了下来。

    大师兄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李乘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这一刻,场中所有人都知道,原本就势单力薄的藏剑阁再一次因为理念问题而出现了严重分.裂!

    经历过灵山大会之后,原本应该团结一心的新老同门们,他们之间出现了一道看不见,却无比深邃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