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27章 内战未起先决裂

第227章 内战未起先决裂

    屋内四人,各怀心思,直到深夜才各自沉沉睡去。

    到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忽然赵小宝在隔壁屋惊呼了起来:“少爷,少爷!”

    李乘风猛的一下跳了起来:“怎么了?”

    赵小宝有些畏惧的看着李乘风,站在门口处道:“那个……韩天行,他走了……”说着,他拿出一张银票,有些难堪的说道:“你让我塞的银票,他发现了,又悄悄的塞了回来。”

    李乘风沉默了一会,他一声喟然长叹:“书生虽无缚鸡力,胸中却有傲骨寒啊!算了,人各有志,希望……他将来能顺利吧。”

    苏月涵虽然也为韩天行的经历而动容,可是她活的岁月时间太久了,见惯了人世间的各种不平事,早就炼就出了铁石心肠来,她不希望李乘风沉浸于这种颓废的心态之中,便赶紧岔开话题,道:“少爷,你不是与大师姐还有约么?”

    李乘风一个激灵,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韩天行的事情虽然让他激奋不已,可更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弱小。

    若是足够强大,又岂能如此憋屈的看着不平之事在眼前发生,可自己却无能为力?

    想到这里,李乘风只觉得胸中燃烧着一团火焰,恨不得立刻就去找大师姐,然后修炼成大修行人,可以随心所欲,不受束缚。

    唯大修行人能自在无碍!

    这是李乘风翻看《炼气通法》时,开篇第一页总纲上的第一句话,这一句话便能激励得每一个翻阅者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李乘风定了定神,很快洗漱完毕,与苏月涵、赵小宝便往藏秀阁而去,可刚走出去不多久,一行人快要到传送台时,忽然间瞧见远处山门下挂着一个人,这个人在半空中随风摇晃着,形单影只……

    李乘风看见这一幕,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他与赵小宝和苏月涵飞快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赵小宝低声道:“不会是……”

    李乘风忽然撒腿向前狂奔,他奔到近前,果然瞧见吊在山门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韩天行!

    只见这藏剑阁的山门下吊着一个落魄的书生,他身材单薄,衣衫破碎,在这寒风瑟瑟的山门下脖颈吊在绳索之中,身子随着寒风微微摆动着,说不出的悲惨凄凉。

    李乘风顿时热血上涌,他扭头对赵小宝喝道:“快救人!”

    赵小宝身形一蹿,手中拔出随身携带的子母剑,一剑将绳索斩断,李乘风在下方双手接住,苏月涵上前伸手一摸对方脉搏,她看了李乘风一眼,低声道:“再晚一点,就没救了!要救么?”

    李乘风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啊!”

    苏月涵用力掐了掐韩天行的人中,又在韩天行的胸口处用力一按,这样按了十几下后,韩天行忽然一声咳嗽,醒转过来。

    韩天行此时唇白如纸,面色蜡黄,形容十分吓人,他一眼看见李乘风,顿时两行热泪便滚了下来,他道:“乘风师兄,你为何又要救我?”

    李乘风胸口如压一块巨石,他强忍着悲愤,道:“你为什么要自己寻死?你若是死了,我是不会带消息给你老娘的!要说,你自己亲口去说!”

    韩天行捂脸哭道:“我离家时曾对老娘许下诺言,若不及第便要修行,此时及第修行两头皆空,我有何面目去见我娘!她为了供养我读书,为了支持我修行,她起早贪黑,累得已经不成人形……我,我现如今一事无成,又哪里有脸面去见她!”

    说着,韩天行捂着脸,喉咙里面发出嗬嗬的声音,听得李乘风眼眶发酸。

    李乘风对韩天行道:“你不要自寻短见,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门槛!你在这里等着,等我消息!一会躲着藏清阁的人,不要让他们看见你!”

    说着,他扭头朝着鹫峰山的戒律堂奔去。

    这个时候正是戒律堂出早课的时候,李乘风奔到戒律堂,果然看见秦灭亲、欧阳南、苏由等人正在戒律堂前的广场中等待着,大师兄也同样站在广场的正首处。

    大师兄瞧见李乘风,喝道:“李乘风,你迟到了!罚背诵戒律五十遍!”

    李乘风径直上前,他直视大师兄,目光中充满了倔强与愤怒,他朝着大师兄一礼,大声道:“大师兄,责罚的事情一会再说。现在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大师兄首肯!”

    大师兄脸色一沉,他沉声道:“你想说什么!若是要替那个藏清阁的叛徒求情,就大可不必开口了!”

    李乘风梗着脖子,怒道:“不,我一定要说!”

    大师兄大怒:“李乘风,你放肆!”

    李乘风也毫不示弱,他大声道:“是,我今天就放肆一回了!”

    秦灭亲眉头紧皱,他道:“乘风师弟,大师兄也是为了咱们藏剑阁好,你大可不必如此倔强。这个藏清阁的人来历不明,目的不明,而且,他出现的时机,你不觉得太巧了一点么?为何刚好灵山大会结束他便出现了?”

    李乘风冷笑道:“所以,这就是大师兄的心结忌惮所在么?”

    大师兄面现怒容:“我做事,不需要你一个新人来指手画脚!”

    李乘风道:“好,那我们就把事情说清楚!你们担心他是内奸,那好!我问你们,灵山大会召开的时候,我们的敌人是不是认为自己稳操胜券了?”

    这一句话问得大师兄面色发黑,秦灭亲脸色难看,两人都哼了一声,不肯接话,欧阳南只得尴尬的说道:“他们只怕便是这样想的。”

    李乘风点头道:“那好!那我要再问,他们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我们居然能够翻盘,所以,他们早早的就准备好了韩天行这个人,在几天前便将他毒打一顿,等到大会结束的时候,再将他作为内奸打到我们这里来?”

    苏由等人听得满头雾水,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听了一阵,这才隐隐约约明白了一点。

    大师兄冷笑着反问李乘风,道:“你了解藏清阁么?你知道藏清阁像韩天行这样的人有多少么?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任何准备!他们只需要一个承诺,就可以让他们豁出命去做一切事情!这就是藏清阁,一个需要拿命去搏任何机会的地方!为了一个更好的修行机会,你以为他不会出卖我们么?”

    李乘风也冷笑道:“好,算你说的有理!那我请教大师兄,当初你们是不是也这样看我的?”

    这一句话问得大师兄等人神色更加难看,站在一旁的安童和裘楚囚更是神色极其尴尬的悄悄对视了一眼,两人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秦灭亲此时出来救场,他道:“你出现的时机、身份,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怀疑!”

    李乘风道:“我能理解!可最终我是不是证明了自己不是内奸?”

    大师兄冷笑道:“你能证明自己,他如何证明?再轰塌一个石武山,再召开一次灵山大会?”

    李乘风激愤道:“给他机会,给他时间,他若是内奸,自然会被发现,若不是内奸,自然也会证明自己!我当初不就是这样的么!”

    大师兄怒道:“眼下,藏剑阁再也经受不起任何的打击!我不能冒这个险!他若真是内奸,造成的损失,谁来负责!我们藏剑阁将万劫不复!”

    李乘风双手握拳,他上前一步,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他几乎咆哮着吼道:“不!!藏剑阁若是把他赶走,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这一声怒吼,震得所有人顿时深色一变,看着李乘风的目光都变了。

    几十年中,在藏剑阁这一亩三分地上,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对大师兄咆哮过,即便是藏剑阁中威信仅次于大师兄的秦灭亲也从来未曾有过。

    可今天,却出现了一个入门还不到一个月的新人,他像一头愤怒的幼狮,张牙舞爪的朝着领地上的年长雄狮发出了一声震动心灵的咆哮,仿佛新贵向旧主发起的第一次挑战!

    大师兄脸色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他声音说不出的可怕:“好啊,我看出来了!你是想要造反了!是么,李乘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