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26章 天地虽大何所往

第226章 天地虽大何所往

    “帮?”李乘风两条剑眉飞挑入鬓,像两把愤怒的利剑拔剑出鞘“怎么帮?你真把我当成是天下无敌的大高手吗?我一个人可以单挑藏清阁吗?大师兄只顾明哲保身,不肯站出来但当出头,我能怎么办?拿剑逼着他出头吗?”

    在李乘风的想法中,他是有把握和成算说服大师兄出头的,而且,他认为自己已经证明了自己不是内奸,想必会极大的松动大师兄的警惕心防,让他接纳这个韩天行。

    但李乘风错了,错的很离谱。

    “我看,他刚才,是在针对我!”李乘风发泄了一通,稍微冷静了一点。

    苏月涵顺着李乘风的话说道:“他为什么针对你,你不是才帮了他们么?”

    李乘风冷笑道:“灵山大会我大出风头,大师兄是在忌惮我,怕我抢走他的位置!而且,他手中的破天剑是假的,他心知肚明!”

    苏月涵轻声劝说道:“少爷,你有点过激了。大师兄可不知道你拿到了……真的破天剑。”说到后面的时候,苏月涵压低了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只有李乘风看了她说话的嘴型才能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李乘风心中怒气未消,道:“是,就算是你说的这样。他瞻前顾后,怕这怕那,这能成什么事!难道,我们不收留这个韩天行,藏清阁就不会对付我们么?天真!!”

    “收留韩天行?”

    在另外一边,大师兄与秦灭亲在返回自己住处的路上,大师兄斜睨着秦灭亲,嗤之以鼻的说着:“为什么要收留他,收留他,对藏剑阁有什么好处?”

    秦灭亲以一副很低的姿态低声对大师兄道:“大师兄,其实……乘风师弟所说的,多少也有些道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收不收留藏清阁的叛阁弟子,藏清阁都会帮着藏锦阁来对付……”

    大师兄打断道:“是!收不收他,他们都是敌人。可是,眼看就是三天阁内战在即,我们绝对不能因为收留一个藏清阁的叛阁弟子使得我们的计划被打乱!”

    大师兄咬牙切齿道:“为了我们的计划,我们丢了藏剑阁赖以为生的石武山!你知道石武山对于藏剑阁意味着什么吗?”

    秦灭亲神色黯然,他轻叹了一声:“知道……”

    大师兄紧紧握着拳头:“这是我们藏剑阁最后的希望!我们藏剑阁付出了这么巨大的牺牲,我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来破坏他!!”说着,他斜眼看了秦灭亲一眼,目光凌厉道:“哪怕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秦灭亲神情一凛:“唯大师兄马首是瞻!”

    虽然说从修士服上来看,两人的修为差距几乎没有,都是绿边修士服,都是筑基境界,但秦灭亲知道,大师兄隐瞒了实力,他的实力远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这样弱。

    而这一切的隐忍就是为了将来的崛起!

    可是他们真的能等到这一天吗?

    经历了灵山大会的秦灭亲知道,这一次,他们赢的是如此侥幸!如果不是李乘风横空杀出,如果不是大师姐暗中助力,只怕……他们的计划早就沦为了一个笑柄!

    千山雪就像看着螳螂捕蝉的黄雀一样,早早就盯上了他们!

    如果证明了自己的李乘风再跟他们离心离德……那三天阁就算陷入内乱,没有人,他们藏剑阁又将靠什么来崛起呢?

    这些话秦灭亲藏在了心中,没有再跟大师兄争辩。

    可是,另外一边,李乘风却不得不面对这个让他愤怒的局面。

    这已经不仅仅是侠义的问题了,这是未来藏剑阁何去何从的发展方向问题。

    等李乘风怒气渐消,回到住处时,韩天行眼神希冀的看向李乘风,两眼中带着最后的期盼。

    李乘风下意识躲开了这一双眼睛,韩天行看见李乘风目光躲闪,他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惨笑了起来,挣扎着便要往外走去。

    赵小宝连忙一把拉住他,道:“你去哪?”

    韩天行用力而坚定的将赵小宝拉着自己衣袖的手拉了下来,他勉强笑了笑,说道:“是在下孟浪唐突,本就不应该来藏剑阁给诸位师兄师姐增添麻烦。一人做事一人当,在下决不让师兄为难便是,还希望师兄将来一定要去照看一下我娘!别让……她老人家惦记。”

    说着,韩天行声音哽咽,险些落泪。

    李乘风见他磕了个头便往外走,他忍不住道:“你到哪里去?等下!”

    李乘风沉着脸,说道:“ 你想回藏清阁?”

    韩天行绝望道:“自然是去藏清阁领死!”

    “不行!!”李乘风立刻断然道“你赶紧跑吧!逃,逃得越远越好!”

    韩天行一脸茫然:“可是,天地虽大,我又能往哪里逃?逃到哪里呢?我韩天行科举不第,修行不行,天底下,又哪里还有我可以容身的地方呢?”

    李乘风道:“你可以从军啊!投笔从戎,未必不是一条出路!”

    韩天行惨笑道:“乘风师兄,我不像你,是武学世家出身,我打小就习文,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若是从军,只能沦为炮灰,那与自杀也并无区别。”

    李乘风哑然,他沉默了良久,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交给了韩天行,道:“这点银子你拿着,赶回去带你娘去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点小生意吧,银子不多,但总归你们娘俩能活了。”

    韩天行深深的看了一眼李乘风,他将银票推了回去,道:“乘风师兄,好意心领了。若是要带着老娘潜逃,在下有手有脚,可以养活家人。”

    李乘风竖起大拇指,道:“好志气!好男儿未必要修行,说不定离了灵山派,你还有一番其他际遇!”

    韩天行点了点头,准备出去,李乘风拦住他,道:“快要天黑了,这时候灵山可不适合赶路,你明早一大清早再走吧。”

    韩天行沉默了一会,他微微点了点头,李乘风让赵小宝带他去了自己平日里住的地方,他则在苏月涵的屋内打了个地铺躺下。

    到了夜晚,李乘风在屋内睡下后,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韩天行的悲惨经历让他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如果他不是叛仙转世,如果他没有这些奇遇,那是不是这个被逼上绝路的人,就是他李乘风呢?

    更让李乘风愤怒不甘的是,他竟然只能在一旁看着!

    平日里自诩行侠仗义的他,这个时候,他只能袖手旁观!

    这简直就是耻辱!

    苏月涵担忧的躺在旁边看着李乘风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一样,躁怒的在原地翻转难眠,可她却没有劝说,因为她知道,这是每一个心中燃烧着火焰,胸中流淌着热血的修行人必须要过的一关。

    他们必须要舍弃掉一些以前曾经坚持的东西,不管那些东西是正义,还是尊严,又或者说是自由……

    总而言之,在漫漫的修行路上,有些东西不舍弃掉,他们是无法成长的!

    闯三关的经历也充分的说明,修行的路上,并不仅仅是肉体真元的打造与修炼,同样也有精神与灵魂的锻炼与磨砺。

    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会给李乘风造成怎样的改变,会让他怎样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