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15章 打情骂俏小冤家

第215章 打情骂俏小冤家

    李乘风扭过头,一脸认真的对苏月涵低声道:“在我眼里,她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苏月涵假模假样的哼了一声,她扬着小脸,一副傲娇的模样,眼珠滴溜溜一转,小声道:“那你说说,她哪里比不上我了?现在立刻马上!说不出来你就是敷衍糊弄不负责任!”

    李乘风手悄悄的握住了苏月涵,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她的胸……没你小!”

    苏月涵大怒,伸出手便朝着李乘风的腰使劲掐去,李乘风赶紧小心的伸手去捉,可苏月涵手臂一扭,居然绕过了李乘风的小擒拿手,精准的揪住了李乘风腰腹处的软肉,用力一拧。

    李乘风痛得脸上的肉都抽动了起来,他咬牙低声道:“喂,差不多可以了啊!跟你开个玩笑,你也当真?”

    苏月涵瞪着李乘风:“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当真的!”

    李乘风道:“我的姑奶奶,这怎么可能是当真的!你的我是摸过,你觉得她的我能摸到吗?我敢摸到吗?”

    苏月涵嗔怒道:“所以她让你摸,你便要去摸了是不是?你们这些男人,统统都是一样的德行!”

    李乘风又好气又好笑,他还要再说什么,忽然间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李乘风面容一滞,扭头看去,却见大师姐正目光冷冷的盯着他,那目光让李乘风浑身发凉,如针芒在背!

    莫非,方才她都听到了?

    想到这里,李乘风便觉得毛骨悚然:如果真听到了,只怕自己一会都走不出去这座石室吧?

    他正惊疑不定,却见大师姐收回了目光,他身上的压力顿时一轻。

    可那边压力一轻,这边疼痛便一重,苏月涵恼怒道:“还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你是在看她的胸是不是真的比我的大么?”

    李乘风也恼怒道:“喂,你够了啊!三天不打,你这是要上房揭瓦啊?没大没小起来了!方才大师姐好像听到我们说话了!”

    苏月涵吓了一跳:“啊?不会吧?那……那你会不会有事啊?”她话说完,顿时觉得弱了气势,立刻又道:“呸,最好让她把你这双眼睛给挖了去,省得他贼兮兮的乱看!”

    李乘风一声长叹:“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真是诚不我欺啊!”

    苏月涵嗔怒道:“怎么了,后悔了么?”

    李乘风凑到苏月涵耳边,低声道:“嗯,后悔了!”

    苏月涵顿时身子一颤,眼眶发红,她颤声道:“后悔了你现在快逃还,还……还……还来得及……”

    李乘风忍着笑,低声道:“我后悔上次没好好摸个清楚,所以才这般草率的做出决定。等回去再好好摸摸,兴许我上次我弄错了……”

    苏月涵刹那间霞飞双颊,她咬着牙,红着脸,用力揪着李乘风,低声怒道:“你要死呀!让人听见了怎么办?”

    李乘风抓着苏月涵的手,低声求饶道:“别揪了,再揪肉就掉了!你真想疼死我呀?”

    苏月涵瞪了李乘风一眼,手却是软了下来,她红着脸低声道:“你又骗我,你这人,毛深皮厚,才不会那么夸张。”

    李乘风低声佯怒道:“那你摸摸,看看那儿是不是終了?”

    苏月涵摸了一下,果然觉得那儿肿起来一块,她顿时又心疼又愧疚的轻轻揉了揉,低声道:“奴婢……奴婢知错了,奴婢没想到会肿这么利害。”

    李乘风抓着苏月涵的手,低声笑道:“少爷我还有一个地方也肿得厉害,等回去,你可要好好帮我揉揉。”

    苏月涵愣了一下,随即她面红耳赤,羞怒道:“你作死呀!”说着又要去揪。

    李乘风赶紧扭腰躲开,捉着她的手臂,赔笑道:“说笑,说笑而已。”

    不远处的大师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见他们两人不知天高地厚,不分场合地点的打情骂俏,他微微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

    秦灭亲和欧阳南也留意到了,欧阳南咧嘴低声道:“到底年轻啊!”

    此时场中孔云真道:“既然三天阁都没有异议,那石武山之事便暂时这般处理,具体真相调查交由幽行者来处理,其他天阁不得插手干扰,违者以叛教罪论处!”

    众人一凛,纷纷恭敬服从。

    此时,众人纷纷散去,大师兄首先进入传送阵之中,传送往藏剑阁。

    一道光芒闪过后,大师兄沉着脸走出传送阵,随后欧阳南、秦灭亲也跟着走了出来。

    欧阳南愤愤道:“就问了三天阁,却没有一句话问过我们藏剑阁!”

    秦灭亲冷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在他们眼里,我们已经是一群死人了!死人当然是不用在乎的!”

    大师兄则背着手,来回踱步,他双眉紧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秦灭亲问道:“大师兄,你在想什么?”

    大师兄道:“我在想……大师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秦灭亲也沉默了下来,道:“大师姐所为前后矛盾,让人捉摸不透。”

    欧阳南笑道:“哎,你们说,大师姐是不是看上乘风师弟那个小白脸了?”

    大师兄沉着脸呵斥道:“荒诞!”

    欧阳南悻悻道:“我就这么一猜嘛!”

    秦灭亲嗤笑道:“论相貌,论修为,论家世,千山雪哪里不如这个李乘风?大师姐是眼瞎了么?选李乘风不选千山雪?”

    欧阳南一拍大腿,道:“吊丧眉我告诉你,要是我是大师姐呀,我就还真选李乘风这小子了!千山雪那个阴阳怪气的混球,我看到他就浑身不舒服!在他眼里,我们都不是人,就他一个人是人!”

    大师兄沉声道:“这件事情绝对没有结束,大师姐举止古怪,一定要多留神!”

    秦灭亲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是我们挑起,千山雪发难,李乘风搅局,大师姐压下……想不到大师姐修为了得,这口才也是这般了得。只怕,咱们一番功夫,要白费了!”

    ……

    “白费功夫了?”

    李乘风与苏月涵排队等着准备进传送阵离开时,他低声对苏月涵笑着说道:“绝对不会是白费功夫!”

    苏月涵跟李乘风两人低声咬着耳朵,她道:“照你说的,大师姐想要挑起灵山派内乱,那她最后为何又要出这么一个主意,将石武山的争斗压下去?”

    李乘风嘿的一笑,他低声道:“这才是一招妙棋!如果她一味挑拨离间,怕是傻子也知道她有问题了。可她最后这一圆,不仅洗清了嫌疑。而且将石武山与考核评定挂在一起,你想想,难道这不还是变相的变成了三天阁为了石武山要大打出手么?”

    苏月涵道:“可是,考核评级与都发仇杀,还是有区别吧?”

    李乘风笑了笑,道:“真打起来,有时候就说不定了!对了,咱们得赶紧走,免得一会大师姐找上我来杀……”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一个冷清的声音响了起来:“李乘风,你跟我来!”

    此时议事堂中尚未来得及离开的众人纷纷看去,便见一头火红长发的大师姐站在李乘风跟前,正直视着他。

    这些人无不目瞪口呆:我们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吧!大师姐居然要私底下见他?这两人果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李乘风也瞠目结舌:我听错了吧?我一定是听错了吧?大师姐居然众目睽睽之下就要约我?这是约我私下单见,好方便杀人灭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