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14章 暂罢争议散会堂

第214章 暂罢争议散会堂

    灵山派原本威严肃穆的石室之中此时乱如集市,各自阵营中的弟子们此时抡胳膊挽袖子,那架势似乎只等有人带头,他们便要一拥而上。

    孔云真看见这一幕当真是浑身发抖,他仿佛又回到了那血腥残酷的内战年代,灵山派总共四次内战,其中因为石武山而引起的三天阁内战最为惨烈,孔云真那时候还属于年轻一代的修士,修为根本还不入流。

    那时候的他,甚至连上阵的资格都没有,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一个又一个的师兄、师叔、师伯踏上血腥的战场,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那时候的三天阁互相之间仇杀已然是杀红了眼,彼此之间结下了血海深仇,如果不是掌门仗着自己的威信硬生生将三方的仇杀压了下来,随后又抽调大量的师叔师伯跟随皇帝参加远征,那三天阁只怕早就已经杀得不见人了,灵山派肯定也就跌出了天下修行前十的行列。

    “难道,那血流成河的一幕,又要上演么?”孔云真喃喃自语,他忽然一声怒喝“闭嘴!!”

    这一声爆喝,孔云真带上了真元和怒火,硬生生压下场上一两千人的怒骂声。

    众人一时噤声,纷纷扭头看向孔云真。

    孔云真怒道:“你们还把这里当成灵山派吗?你们还是灵山派的弟子吗?你们还把老朽这个师伯放在眼里吗?”

    孔云真性格方直,虽然是藏锦阁,但由于家道中落,藏清阁中也有不少人对他颇有好感,此时藏锦阁和藏清阁一时间消停下来,藏秀阁自然也不再主动出头,三天阁偃旗息鼓,只是彼此之间都怒目而视,互不相让。

    孔云真看向大师姐,一脸失望的说道:“乐师侄,今天你太让我失望了!”

    大师姐低下头去,她眼帘低垂,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谁也看不到她的目光与神情,更没有人留意到她嘴角一闪即逝的笑容。

    孔云真又扭头看向千山雪,他怒道:“千山雪,你也是如此!你不仅是藏锦阁大师兄,同样也是灵山派众多弟子的师兄,怎么可以眼里只有藏锦阁,而没有灵山派!”

    千山雪闷哼了一声,他一肚子火,想要发作反驳,可瞧见孔云真凌厉的目光,他又咽了回去,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孔云真随后又看向藏清阁的李轩铭,道:“李轩铭,你也是,平日里那么低调,怎么今天突然来淌这趟浑水?”

    李轩铭微微垂下眼睛,一礼后说道:“孔师伯见谅,我身负这一千多名藏清阁弟子的前程,有时候,不得不争而已。”

    “争争争!”孔云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是,修行争的就是那一口气!”

    “但有时候争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又有什么用呢?”孔云真跌足叹息“一百多年前,三天阁因为石武山内斗不休,死伤无数!难道,你们今天又要历史重演,在这里杀个血流成河么?”

    孔云真越说越是生气,他顿着权杖,大声怒喝道:“掌门定下铁律,灵山派有胆敢擅自私斗的,一律逐出山门!你们是不是连掌门都不放在眼里了!”

    大师姐此时单膝跪下,接道:“孔师伯息怒,我们藏秀阁毫无此意。”

    千山雪此时也单膝跪下,道:“掌门教诲,我千山雪无有一日敢忘。”

    楚天阔也单膝跪倒:“我楚天阔是掌门亲手挑选进来的,他老人家对我有再造之恩,又岂敢无礼!”

    他们三个分别是藏秀阁、藏锦阁和藏清阁年轻一代的领袖,他们做出表率,其他人自然也都站不住了,纷纷单膝跪下,杂七杂八的道歉。

    孔云真微微颔首,怒气稍减,他看向藏剑阁的大师兄,道:“你呢?”

    大师兄苦笑着单膝跪下,他道:“孔师伯,我们藏剑阁如今已是案板上的鱼肉,只有待宰命,又哪里敢冒犯掌门和孔师伯师伯。”

    此时欧阳南和秦灭亲等人也跟着单膝跪下,李乘风和苏月涵对视了一眼,发现整个石室之中只有他们站着,这实在是太扎眼作死,连忙也跟着单膝跪下,表示顺从。

    孔云真道:“石武山的归属管辖,老朽暂时行使掌门之责表示:暂且搁置!”

    大师姐忽然抬起头来,道:“孔师伯,我有一个提议。”

    孔云真道:“什么提议!若是关于石武山的归属管辖,就别再开口了!”

    大师姐毫无惧色,她道:“马上就是十年一度的评定考核,这不仅关系到三天阁的排序,而且关系到每一个修士的评级。石武山若是迟迟不清理出来,怕是有不少修士要因此抱憾!修行人虽然寿命远比凡人更长,但寿命再长的修士又有几个十年可以等待呢?”

    孔云真大怒:“你将老朽的话当成耳边风么?”

    藏秀阁的女修士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理解大师姐为何这个时候冒天下之大不韪依旧不依不饶的说着这个敏感话题。

    大师姐不紧不慢,淡淡的说道:“我的意见是,三天阁各自出人,一同清理石武山,并各自派出相同的人手共管石武山。”

    孔云真脸色这才缓和许多,他捋了捋胡子,微微颔首:“可行!”

    大师姐接着说道:“石武山最终的真正归属,可以由一个月后的评定考核来断定。三天阁中获取第一的,则管辖石武山。再过十年后的考核评级,则可再次通过考核评选来裁定石武山的归属。”

    孔云真沉吟了起来,他觉得这一番话听起来极有道理,似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石武山的归属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事情,将它与考核评级进行挂钩,貌似也合情合理。毕竟修行是一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大争之事,没有好胜心,没有上进心的修行人是绝对走不长久的。

    孔云真看向千山雪和李轩铭,道:“你们两个,怎么看?”

    千山雪自负修为了得,自然无不可的说道:“藏锦阁向来为四天阁之首,大师姐这个提议,只怕是为她人做嫁衣啊!”

    李轩铭却暗自心想:藏锦阁固然高手了得,可人数上却大大的吃亏,如果是天阁与天阁之间的团体争斗,我们藏清阁却未必会输了。

    李轩铭也道:“我们藏清阁同意!”

    孔云真微微颔首:“那这一次便这么定了!至于十年后如何裁定,到时候由掌门人来决断!”

    李乘风见大师姐三言两语将事情挑起,又几句话将事情压下,翻云覆雨间展现出来的能力丝毫不弱于他这个“搅屎棍”。

    苏月涵见李乘风盯着大师姐看着,她暗地里掐了李乘风一把,低声嗔道:“看花了眼吧!大师姐可比我漂亮?”

    李乘风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觉得大师姐很不对劲。”

    苏月涵酸溜溜的嗔道:“是啊,她都能下场亲手保护你了,当然不对劲了!”

    李乘风苦笑连连,这天底下不管是人是妖,这女人吃起醋来,那劲头,那模样,那酸爽,那滋味,都是一样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