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08章 曾经故人上堂来

第208章 曾经故人上堂来

    孔云真虽然也是藏锦阁出身,但比起千山雪来说,他是属于被排挤的那一类修士,尤其是他入门时家境尚可,但修行几十年后,由于长时间疏于照料家中,家道竟是已经衰落下来,从一个富贵修士,变成了一个藏锦阁中的寒门修士。

    他这样的“破落户”对于千山雪这种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人,自然是百般看不顺眼的。

    孔云真下意识便道:“哦?千山雪你有何凭证?为何说这是人祸,不是天灾?”

    千山雪昂身而立,他身材修长,为了显出自己的特立独行,他特意修改了灰色的修士长袍,在长袍的衣领、长袍底部边沿还有手肘下方都绣上了雪白的长边,让他看起来卓尔不凡,潇洒过人。

    藏秀阁的女修士们大多看得两眼放光,一个个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千山雪风度翩翩的对着众人微微一笑,道:“大家想想看,这场天灾来的是如此突然,灵山派多少年没有过天灾?为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孔云真冷哼一声,道:“你说的早不来,晚不来,又是何意?”

    千山雪意味深长的看向藏剑阁大师兄,道:“那就要问大师兄了!”

    这一句话,场上一阵耸动,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藏剑阁的大师兄。

    李乘风此时如同一道闪电飞快划过,瞬间照亮混沌黑暗的脑海!

    原来如此!

    难怪大师兄他们在看到我来藏剑阁时,千方百计想要赶我走!

    李乘风与苏月涵下意识的飞快对视了一眼,两人此时都瞬间想通了其中关节:这一场地震,正是大师兄所发动!

    可这是为了什么?他发动这一场地震,难道不知道会害死许多人么?甚至还会害死同门师兄弟?!

    李乘风强忍着心中愤怒,他与苏月涵打了个眼色,示意她静观其变,心中却在飞快的盘算着,大师兄究竟为何要这么做呢?

    大师兄此时微微上前一步,他抬起头来,沉声道:“千山雪,你这话是从何说起?这场走地龙,跟我有什么关系?”

    千山雪冷笑道:“哦?有什么关系,你自己难道不清楚么?”

    大师兄道:“不清楚,还请千山雪师弟明示!”

    千山雪哈的一笑,他一甩长袖,道:“那我便来给你明示明示!我问你,你们藏剑阁的欧阳南,在前几日,去何处了?”

    大师兄像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盘问,他道:“他有任务在身。”

    千山雪立刻追问:“什么任务!”

    大师兄道:“程家村向本门派求助,让我们派遣一名修士前往驱赶山中魔物。”

    千山雪似笑非笑:“哦?那何时出发?”

    大师兄道:“六日前。”

    千山雪立刻话赶话的追问:“何时归来?”

    大师兄道:“两日前!”

    千山雪道:“也就是说,前后总共四日?可对?”

    大师兄道:“没错!”

    千山雪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小扇子,啪的一下打开玉骨折扇,笑盈盈的扇着:“那好,等的便是你这句话!”说着,他转头对孔云真道:“孔师伯,还请允许我唤一个证人上来。”

    孔云真见千山雪三言两语便拿走了灵山大会的主导权,他心中极是不快,但眼下所有人都被千山雪牵引了注意力,他也无法反对,只得说道:“可以。”

    千山雪从袖口中取出一个小铃铛,轻轻摇了摇,这铃声清脆,传出去老远,过了一会儿,石室中的传送点中两道白光一闪,千山雪的一名黑衣仆从带着一名老农模样的老者出现在场中,黑衣仆从将老者带到后,又走回传送阵,瞬间消失。

    这名老者看见这一幕,顿时吓得两腿哆嗦,下意识便跪了下来,朝着满堂的修士四面八方磕头:“参见各位修士老爷,给各位修士老爷见礼了!”

    这些修士有的笑嘻嘻的看着这位老村长,有的一脸轻鄙,有的风轻云淡,仿佛当此人根本不存在。

    唯独李乘风瞧见这老者愣了一下,因为这正是他曾经在程家村招摇撞骗时遇到的那名老村长。

    虽说,他知道这老村长自己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眼见他此时可怜巴巴的朝满堂的修士使劲磕头,不禁有些唏嘘难受。

    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当初自己老娘给孙博仁磕头时的情景。

    千山雪身形一动,刹那间从自己的位置上消失,出现在这名老者跟前,他微笑着弯腰将他搀扶了起来,他声音轻柔,满脸是笑的对程家村村长道:“老人家,别怕,我问什么,你便说什么就是。”

    大师兄瞧见这程家村的村长,他顿时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又散开,他眼帘低垂,没人看得出他此时心中想些什么。

    但欧阳南却微微有些不安,他飞快看了一眼旁边的秦灭亲。

    秦灭亲也飞快给他打了个眼色,示意让他镇定。

    场中藏秀阁的欧阳绣则一脸花痴的看着千山雪,她低声喃喃道:“千山雪师兄真是太谦恭了,对一名庄稼汉也这般礼让。”

    旁边立刻有女修士连忙点头应和:“正是正是,要是我呀,立马把他轰了出去,别脏了我们灵山的地方!”

    她们悄悄说着话,藏锦阁最底层的黄霓裳却是一直盯着李乘风看着,她蒙着面纱,显然是遮着脸上的伤疤,眼神里面充满了仇恨。

    在场中,这名程家村村长受宠若惊的对千山雪道:“是是,修士老爷让老夫说什么,老夫便说什么!”

    大师兄眉毛一挑,刚要说话,千山雪立刻便抢着说道:“不不不,是我问什么,你便答什么,事实是什么样,你便怎样说,明白了么?切记不可胡编乱造,否则,你今天怕是会走不出这大堂了。”

    程家村村长吓得一个激灵,刚要跪下来磕头,却被大师兄手一托,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托着他跪不下去,他连忙恐惧道:“是是,老夫一定实话实说,如有谎言,天打五雷轰!”

    千山雪手中扇子啪的打在手心上,他道:“好!”

    他松开程家村村长的胳膊,道:“那我问你,这里面这位欧阳修士,你可曾见过?”千山雪来到藏剑阁不远处,一指欧阳南。

    程家村村长仔细看去,李乘风做贼心虚,连忙微微低头,好在程家村村长牙根就没认出李乘风,他目光越过李乘风,落在欧阳南身上,欧阳南瞪着眼睛,道:“老头,你可想清楚了,别老眼昏花,把老子给忘了啊!”

    秦灭亲无语的瞥了他一眼,声音极低的说道:“老眼昏花跟忘了你有什么关系?”

    欧阳南大怒,扭头怒目瞪着秦灭亲,低声怒道:“这个时候了,你还要与我做对?”

    秦灭亲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此时程家村村长仔细辨认了一番,道:“确实见过!”

    千山雪微微笑道:“那他何日到的程家村?”

    程家村村长道:“六日前。”

    千山雪道:“那何时离开的程家村?”

    程家村村长道:“五日前。”

    千山雪微笑道:“哦?那就是说,这位欧阳修士在程家村只有一天?那么……请问大师兄……”

    千山雪的笑容中刹那间露出峥嵘与锋利的锐气:“你说欧阳师兄在外四日,而据我所查,他在程家村只有一日,这多出来的三日,他在何处?”

    场中一片沉默,众人纷纷看向满头大汗的欧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