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01章 忘怀恩怨心复生

第201章 忘怀恩怨心复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乘风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苏月涵这个丫鬟,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将她视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他更加不知道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变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是在谷底的斗嘴?

    是平日里的嬉笑怒骂?

    是她娇俏可喜的容颜?是她古灵精怪的性格?

    是她奋不顾身的救护?是她不离不弃的陪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这个问题,以前李乘风从来不曾思考过,直到今天,他才猛然明白:如果没有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一个人又怎么会知道另外一个人对自己有多么的重要呢?

    正如同现在李乘风觉得自己失去了苏月涵后,心痛得仿佛要炸裂开来,别说修行,他觉得世间都失去了颜色。

    严格的来说,这才算是李乘风在这个世界的初恋。

    从孩童成长为成人,上一个世界的记忆他已经几乎快忘光了,而且在那个世界,他也只是一个混不吝的屌丝大学生,又哪里有什么女神能垂青于他。

    来到了这个世界,李乘风一开始将情丝倾注于刘芷汐的身上,可悄然间,这个人便已经变成了苏月涵。

    天底下再憧憬仰望的情愫也比不上耳鬓厮磨的陪伴。

    日日夜夜的陪伴,点点滴滴的相处,生生死死的患难,这些如同一缕缕的情丝,悄然的将他们的命运缝织在一起,不知不觉便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融。

    这种感情与赵小宝的兄弟之情不同,赵小宝为救自己险些身死,李乘风觉得痛若断了一臂,从此以后生命便仿佛是个残疾,不完整。

    可苏月涵若是消失了,他却有一种灵魂都随之消亡殆尽的感觉,自己如同变成了行尸走肉,毫无活力生气。

    可是,现在她还会再回来么?

    李乘风痴痴的站在雪地中等待着,他光着脚,穿着单衣,虽然天空没有飘雪,可这极寒却也让他一点点的嘴唇发白发青,身子一点点的开始颤栗颤抖起来。

    躲在不远处树后的苏月涵悄悄的注视着这一幕,她又心痛又难过,以她的阅历和她的心智,她是能够看到将来自己若是留在李乘风身边的话,他将会面对如何可怕的后果。

    她想要咬牙离去,可她却想扎了根一样,身子一动不动。

    “他坚持不了多久的,他身子刚好,体虚气弱,说不定一会坚持不下去了,便回去了。”

    苏月涵心中想着。

    可过了半天,天空又开始洋洋洒洒的飘落起飞雪来,这些飞雪一开始还只有零星点点,但没过多久便变成了鹅毛大雪,又过了一会,就变成了洋洋洒洒的漫天大雪,只一会儿,李乘风就几乎变成了一个雪人。

    虽然说之前他在求大师姐救人的时候,李乘风也这般跪守在风雪山门前,可那时候李乘风身体健壮,并无伤势在身,最关键的是他身上穿着防寒衣服,脚下也有厚厚保暖的皮靴,后来苏月涵还拿来了极为保暖的皮草大氅。

    可现在,李乘风伤势初愈,好的只是他的肉身鼎炉,可亏损的气血却是一时半会补不回来的。

    此时这般雪地中赤脚而立,身上又是一身单衣,他只坚持了半天,便开始浑身哆嗦,手脚发抖,嘴唇发青起来。

    他坚持不下去的,他不可能坚持下去的!

    苏月涵咬着嘴唇,眼睛定定的看着李乘风开始在风雪中打着摆子,她心中痛若刀绞,仿佛感同身受。

    这样又等了几个时辰,天色已经一片黑沉,李乘风整个人几乎都变成了一个雪人,他摇摇晃晃的在原地晃动了一下后,他一个趔趄摔倒在了雪地之中。

    苏月涵陡然直起身子来,下意识便想冲出去,可她身形刚动,便又忍住了,她咬着牙,心中暗道:他那么机灵,这一定就是他引你过去的!

    对,定是这样!

    苏月涵又咬牙忍耐了下来,直到大雪覆盖了李乘风的身子,让他看起来几乎与山路融为了一体,此时苏月涵才终于按耐不住,准备冲出来将李乘风从雪地中拉出。

    可她身形刚动,便见远处走过来两个人影,正是背着行囊的赵一白和瞿同秋,两人沿着山路一路走着,风雪天他们也不敢开口说话,唯恐一开口被灌了一嘴的风雪。

    苏月涵眼见两人走到李乘风跟前处,毫无察觉的走了过去,她这才疑心尽去,等这两人离开消失后,才飞快扑了出去,手脚并用的将李乘风从雪地中挖了出来。

    此时的李乘风全身冰冷,脸色青紫,嘴唇更是发乌。

    苏月涵看着心中悲苦,仿佛想起了自己曾经按照承诺苦等不至,最终惨死的那一幕,这一幕虽然她刻意的忘得差不多了。可这种疼痛却始终储存在她的脑海中。

    眼前的李乘风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下了幽冥九狱的话,他会责怪我么?洗月李家又该怎么办?

    苏月涵调动真元,使劲为李乘风搓着身上的肌肤,为他提升热量。

    过了一会儿,李乘风哼了一声,苏醒了过来,他一眼瞧见苏月涵后,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我怕不是做梦吧?”

    苏月涵忍着泪,道:“少爷,奴婢回来了。”

    李乘风虚弱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苏月涵道:“少爷,你怎么知道的?”

    李乘风笑着说道:“你忘记了一样东西在我这儿,所以,你走不远的,你一定会回来的。”

    苏月涵将李乘风搀扶起来,两人往回走着,她道:“什么东西啊?”

    李乘风虚点了点苏月涵的心窝,笑了笑,道:“你的心留我那儿了!”

    苏月涵破颜一笑,随后嗔道:“呸,好不要脸!奴婢才没有呢!”

    李乘风笑了笑,道:“我的心,也留你那儿了,你若是带着它跑了,我可就活不了了。”

    苏月涵又忍不住眼泪簌簌滴落,她抹了抹眼角,强笑道:“少爷,你是从什么时候发觉,奴婢的心丢你那儿了?”

    李乘风坏笑着说道:“你猜猜?”

    苏月涵嗔道:“少爷,快说!”

    李乘风嘿嘿笑道:“回去把你少爷我伺候好了,我便告诉你。”

    苏月涵扮了个鬼脸:“你休想!不说就不说!”

    她与李乘风笑着,说着,两人一路返回,虽然是半夜,两人又冷又累又饿,可此时两人却觉得身上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心里面也暖洋洋的。

    尤其是苏月涵,她觉得胸膛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有节奏的跳动着,她悄悄的对自己说着:再爱一次,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那样!

    苏月涵想到这里,她笑颜如花的对李乘风指着天边一片忽然间开始泛红,在这黑夜中也无比显眼的云层,笑道:“少爷,快看,那是什么?”

    李乘风看了看,笑道:“估计是老天爷受不了我们两个,羞脸都红了。”

    “呸,少爷,你手往哪里摸呢,真是不要脸!在外面怎可如此孟浪!”

    “那你的意思是,回去便可以使劲浪了?”

    “呸!臭不要脸!”

    两人指着这天边忽然发生的异象说着玩笑话,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在遥远万里的西北战家,正发生着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