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00章 为谁风露立中宵

第200章 为谁风露立中宵

    李乘风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中一开始是刘芷汐在芷汐楼上弹奏着古琴,他在楼下的人群中如痴如醉,远远的旁观着。

    可很快,他发现刘芷汐一曲奏罢,起身盈盈翩跹起舞,她舞姿优美,旋转眨眼间,再转身时,便已经变成了貌若天仙的奴飞月。

    奴飞月宜嗔宜喜的在他跟前轻轻起舞,水袖流云,彩带芳菲。

    大堂中有乐姬在演奏着乐曲,奴飞月在那乐声中徐徐地舞着,那乐声游离飘荡,那舞姿优柔美丽,那石素裙下*的双足白皙洁致,如仙子的凌波微步。

    李乘风痴痴地看着那白皙的双足,只觉得这不似一双该踏步于这红尘之上的仙足,但长着这一双足的女子,也只有在这红尘的荆棘中趑趄而行。

    忽然间,奴飞月一记大旋身,手中的水袖如流水一般泼洒开来将全身笼罩在红艳的流苏之中。

    在这个时候,李乘风却看见在那流光溢彩的灿烂之后,那舞动的女子明眸皓齿地冲他一笑,其笑嫣嫣,其意陶陶,可这张面孔,此时已经变成了苏月涵。

    那一瞬间,李乘风宛如置身于空旷黑暗的天地之间,看见那灵犀闪动的光亮。仿佛在灵魂深处一根从未触动从未撩拨过的一根细弦,在那不经意间被轻轻拨响,被柔柔地拨动,发出那温暖而沁人心田的灵声。

    那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如春风细雨一般悄无声息的在他眼前晃过。

    他们在悬崖峭壁的生死边沿,开始了恩怨纠缠。

    “为什么要冒死来救我?你不知道你有可能会死的么?”

    “你救我娘一命,我当然也要救你一命!别自作多情了!告诉你,喜欢少爷我的姑娘多着呢!手牵手站起来呀,能围绕这成安城……哎,哎,别动别动,这棵树随时都会断,哎,你别动啊,等我娘他们来救我们!”

    “臭婆娘,要死自己麻溜儿的去死啊!”

    ……

    “少爷,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放你的屁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

    “奴婢……来为少爷侍寝。”

    ……

    “够了!从现在起,你不许再说话!”

    “哦……”

    “哦也不许哦!”

    “行了行了,你想说啥?”“让你说,你就说!”“说,必须得说!”

    “奴婢……想解手。”“这有什么好笑的!”

    ……

    “你不种,难道让少爷我来种田么?”

    “不种不种!”

    “不种就把你送回去!”

    “送回去就送回去,奴婢才不要种田!”

    ……

    “你淋雨淋傻了?笑什么?”

    “奴婢笑的是……奴婢活这么久……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

    “少爷,此情此景,做首诗吧!”

    “这无门无窗无盖瓦,破屋破房破篱笆。你让我哪来的心情作诗?”

    “少爷,这便是好诗呀!无门无窗无盖瓦,破屋破房破篱笆。头顶日月星辰海,吾心安处既为家。少爷,我接的棒不棒?”

    ……

    “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但我告诉你,只要我在,绝对不许你再伤害他一分!”

    ……

    这一幕一幕的情景,让李乘风即便是在睡梦中都不禁嘴角微微扬起,直到他忽然梦到梦中的这个身影来到了他的床边,轻轻一吻后,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一去不返。

    李乘风便猛的一下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他几乎是立刻四处搜寻梦中的那个身影,可他看了一圈后,心便立刻沉了下来。

    李乘风心中怦怦乱跳,如同觉得天塌了似的,心中沉甸甸,狂跳如雷,他猛的跳下床来,顾不上赤着脚,没穿外衣便狂冲出门。

    刚冲出门,李乘风便看见雪地中一串脚印沿路而去,李乘风又惊又喜,惊的是这梦境竟然是真的,苏月涵离他而去了!喜的却是,她并未走远,这雪地中的脚步清晰宛然。

    李乘风撒腿狂奔,追出去两三里路后,终于在山路中追上了那个熟悉的娇柔的身影。

    “苏月涵!!”李乘风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嘶喊了起来。

    苏月涵身子一颤,她站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身。

    李乘风跑得身子发软,他喘着粗气,嘶声道:“你要去哪里!”

    苏月涵微微回头,她的面孔李乘风依旧熟悉,可神情和声音却让他觉得咫尺天涯,无比陌生:“李家少爷,我去哪里,与你有何相干?”

    李乘风大怒:“你是我丫鬟,你去哪里,怎么与我无关!”

    苏月涵冷笑道:“那只是以前,从今日起,我便不再是你丫鬟了,也不再是李家的下人!我是苏月涵!”

    李乘风愣住了,苏月涵的语气让他恐惧,让他心慌!

    李乘风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危险情况,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眼前这种情况,他一时语塞,喉咙中仿佛哽塞了什么,说不出话来。

    苏月涵见他哑然,讥笑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继续向前。

    李乘风刚要追,便见苏月涵微微回首,道:“李家少爷,你再追,我便立刻消失在你的眼前!你此生都不会再见到我!你……就不能让我最后走的时候,更像一个普通人吗?”

    李乘风立刻止住了脚步,他神情无比痛苦,心中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似的,又闷又疼,他含着眼泪,大声嘶喊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可我知道,你是苏月涵,是水思云清小凤仙,月涵花态语如弦的苏月涵!你是我的月涵!!”

    苏月涵仰着头,努力让自己的泪水不要流下,她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让它听起来冷冰冰的:“我不是谁的月涵,更不是你的月涵。”

    李乘风大声道:“你不想做丫鬟就不做,可你不要离开我呀!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走了,我怎么办?我又岂能安心修行,我若是不能安心修行,将来又如何保护我的家人,你难道忍心看着我们到头来被灭满门吗!”

    苏月涵沉默了一会,她淡淡的说道:“那我呢?谁来保护我?你知道我是什么来头吗?你知道我为什么在你身边呆着吗?你知道我有多少仇家吗?你知道我手上有过多少条人命,多少鲜血吗?你知道我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吗?”

    李乘风激动道:“我不知道,这些我统统都不知道,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苏月涵猛的回头,厉声道:“怎么不重要!!区区一个战家四公子就已经将你逼进了死角,我的仇家若是找上门来,你怎么办?你不怕连累你的家人么?而且,我告诉你,我是妖,是天下人人喊打的千面妖!是包庇隐藏诛杀无赦的千面妖!!你要与大齐做对吗,你要与天下人做对吗!!”

    李乘风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激愤的苏月涵,一时间哑口无言。

    苏月涵看见李乘风这模样,她笑了一下,笑容凄然悲愤,她转过身去,缓缓继续前行。

    她走出去几米远,忽然听见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喂!月涵!!”

    李乘风目光无比坚定,声音铿锵如铁:“我保护你呀!!”

    苏月涵刹那间红了眼眶,但她转过脸来,满脸讥讽嘲笑的说道:“就凭你?你保护好你自己吧!”

    苏月涵嗤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李乘风看着这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他高声喊道:“月涵!你说的那些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呆在我的身边,我也不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但我知道,你的心,它是热的!我不仅看到了,也摸到了!它是热的!!”

    苏月涵的身影终究是离去了,她逐渐消失在李乘风的视线之中,李乘风渴盼着她最后能回头看他一眼,然后乳燕投林一般扑向他的怀中。

    可李乘风终究是失望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苏月涵离开了他的视线,他终于按耐不住,冲了出去,可他冲过了山脚拐弯处后,却再也没有看到苏月涵的脚印和身影,正如同她之前所说的那样:只要他再追上来,她便消失在他的眼前,再也不相见。

    李乘风刹那间泪水滚滚而下,他忍不住高声大喊道:“月涵,我在这里等你!!你不回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李乘风的声音阵阵远远的送了出去,在这莽莽大山之中回荡着,他不知道这些话,她能不能听见,正如同他不知道,此时苏月涵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后,她泪流满面,哭得梨花带雨。

    苏月涵使劲咬着自己的手,她无声的哭泣着,那滚滚而出的泪水是她刹那间翻滚而起的无数痛苦回忆,是刹那间走马灯式掠过的无数快乐的回忆。

    在这白雪封山的皑皑山路上,一只黑鹊停在了树杈上,它好奇而不解的看着这两个人隔着几棵树,各自哭泣着,他们的热泪滚滚而下,滴在白雪地中,地上陷下去一个个的小坑,也不知道是热的泪融化了凉的雪,还是凉的雪冰冷了热的泪。

    正是,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雪立中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