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95章 天孤峰上千山雪

第195章 天孤峰上千山雪

    就在李乘风和苏月涵逃出生天时,灵山派此时已经暗流涌动。

    灵山,藏锦阁,天孤峰。

    藏剑阁有五山十六峰,藏锦阁则有七山二十八峰,其中十九峰是分给每一任藏锦阁健在的大修行人的“封地”,只有修为达到了一定境界以后,才有资格开山占峰,甚至拥有给山峰取名的权力,相当于诏告世人:此处为他的修行府邸。

    或者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这就是他的地盘!

    而藏锦阁年轻一代弟子中,有资格独自开山占峰的,便只有一个人,藏锦阁的大师兄:千山雪。

    千山雪在锦绣山河也有自己的阁楼住处,可平日里很少前往,更多的时候,他是自己一个人独住在这天孤峰之上。

    这天孤峰位于藏锦阁的群峰之中,不甚起眼,但是特立独行,别树一帜。

    寻常山峰,往往有开凿好的山路,方便人攀爬而上,可天孤峰却没有,又或者说,自从千山雪入主天孤峰后,他不仅将原来的东元峰,改名为天孤峰,更将所有上山的道路全部摧毁,甚至他操起法宝,斩去了天孤峰的所有“枝叶”,让它变成了一座孤零零如同刀削斧砍的孤峰。

    左右山峰皆有起伏山脉,皆有起承转合的丛林河流,可唯独天孤峰左右平平一片,仿佛一片平地中陡然拔起一道笔直笔挺的山峰,这座山峰直如戒尺,山峰上除了山顶处有一棵巍然蓬松的青松,其他地方几乎全是黄褐色的山石,显得卓傲孤孑,一副不与人同流而居的架势。

    由于去了山路,这使得寻常人根本无法通过攀爬上山,只能通过定向的传送点,从山下传送到山上,而这种传送点,没有特殊的通行许可,根本无法发动。

    此时在天孤峰的峰顶飞云阁中,千山雪正在轻拢慢捻抹复挑的弹奏着名曲《战九狱》,在他身后是十名华服貌美女子,她们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左右,有的抱着琵琶,有的抱着古笙,有的弹奏着扬琴,有的吹奏着八孔箫,有的敲击着大鼓,有的敲击着编钟。

    在前堂中,还有八名梳着云鬓飞仙髻的彩衣霓裳舞女在跟随着乐曲翩翩起舞。

    此时弹奏的正是《战九狱》的最后一个篇章,讲述的是灵山派跟随先皇征战九狱,大胜而归的场景。

    这一首乐曲乃是一代琵琶大家孙万年所创,但原本是一曲琵琶曲,后来被千山雪改编后,从一首独奏变成了一首传遍天下的合奏舞曲。

    千山雪不仅做出了其他乐曲的配曲,甚至还亲自编排了惊艳绝伦的《战九狱》四幕舞。

    千山雪也因此向世人证明了他的惊世才华:他绝不仅仅是一个天赋惊人的修行天才,同时他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文武双全的才子。

    此时堂中下首处坐着正在眯着眼睛,喝着茶的大师姐,她依旧是一身朴素的修士服,只有袖口处的三道紫边提醒着所有注意到它的人:这是一个修为达到了顶级金身境界的大修行人,再往上一步,她就可以触碰天劫,达到雷劫的境界。

    大师姐抿着丰艳的红唇,微微啜了一口茶,她立刻品出这是上好的雨前云雾茶,是由豆蔻年华的处子采摘下来放在胸前,以处子体香渗入茶叶之中,蕴育出一股别样的芳香。

    而且,这是云雾母坑的母株采摘的前三捧茶叶,只有这样的茶叶才有这般的仙灵之气,令人迷醉。

    而这等的茶叶,那是千金难求,有钱也等闲看不见它长什么模样。

    大师姐旁边则坐着一名貌美女子,正是阿绣,她此时正一脸痴迷的看着堂上弹奏着的千山雪。

    作为藏锦阁的大师兄,千山雪几乎是所有藏秀阁女弟子的梦中情人,他英俊高大,才华横溢,不仅家世过人,富可敌国,而且修为也和大师姐一样,同样达到了不朽金身的境界,堪称天下数得着的年轻大修行人。

    几乎灵山派所有人都认为,千山雪与大师姐是天作之合的绝配。

    千山雪一曲奏罢,阿绣立刻激烈的鼓起掌来,她满面红光,一脸兴奋,大师姐则是不紧不慢,悠悠的拍了两下手掌,她显然对这些舞乐并不甚感兴趣。

    千山雪长着一张修长的面孔,他眼睛细长,脸颊消瘦,对热情鼓掌的阿绣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看似温和的面孔却透出一股孤傲不易亲近的味道,可当他看向大师姐的时候,眼中便流露出一丝爱慕之色。

    千山雪手指一拨琴弦,刚要说话,却忽然间听见堂外传来一阵哭号,声音极为刺耳,一下将这堂中优雅清高的气氛冲得荡然无存。

    千山雪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他的指尖轻轻婆娑着琴弦,只有最熟悉他的贴身婢女才知道,这是千山雪发怒前的征兆。

    靠近他的婢女们留意到了这个细节,都悄悄的离的远了一些。

    千山雪面容不变,微微抬眼看向大门口,只见大堂中扑进来一个人,正是鼻青脸肿的薛蛮,他哭嚎着喊道:“主人,主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千山雪似笑非笑的说道:“哦?发生什么了?”说着,他挥了挥手,堂中的舞女则纷纷退下,千娇百媚的她们纷纷从薛蛮身旁经过,然后投去一瞥轻蔑的目光,翩翩离去。

    薛蛮哭喊道:“主人,有人根本不把主人放在眼里,他将小人从石武山赶了出来,还,还痛打了小人一顿。小人挨打事小,可丢了主人脸面,让小人自觉羞愤难当……”

    千山雪额头青筋一跳,他向来便不是一个有肚量之人,在灵山派以睚眦必报而闻名,但在大师姐面前,他努力维持着风度,笑吟吟的打断了薛蛮的话,他说道:“既然羞愤难当,那为何不当场自我了断了呀?”

    薛蛮的哭声顿时戛然而止,他恐惧的看着千山雪,满肚子煽风点火的话一下都说不出来。

    千山雪瞧见薛蛮这副模样,忽的哈哈笑了出来,他对一旁的大师姐笑道:“你瞧瞧他这模样,吓得跟鹌鹑一样。”

    大师姐不置可否,面无表情,一旁的阿绣则咯咯笑了起来:“果真是的。”

    千山雪对薛蛮笑道:“跟你开个玩笑,怕什么。”

    薛蛮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勉强陪笑着。

    千山雪淡淡的问道:“是谁这么大胆子啊?知道你是我的奴仆,也敢这么放肆?”

    薛蛮抹着眼泪,道:“小人打听清楚了,是藏剑阁的李乘风和秦灭亲!”

    千山雪一脸淡然,但大师姐却眼波微微一动,正端着茶盏的手都微微一颤,旁人不太看得出来,但大师姐内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什么?那个家伙居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