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90章 神剑出鞘试霜刃

第190章 神剑出鞘试霜刃

    “想不到……这跟随朝天阙失踪了几十年的破天剑,竟然被你找到了!”苏月涵瞪大了眼睛,喟然感叹着。

    李乘风爱不释手的婆娑抚摸着手中的这把传奇神剑,他兴奋得满面红光,身上的伤势都仿佛好了许多。

    因为他在这破天剑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不仅仅是应付眼前危机的希望,更是重新振兴洗月李家的希望!

    “听说,这是天下五大神剑之首?”李乘风仔细把玩着破天剑,忽然问了一句。

    苏月涵正目光复杂的盯着这把破天剑,她虽然艳羡,但并没有什么贪婪之心,原因很简单:因为妖类无法使用这种神通法宝。

    妖类有妖类独特的修炼之路,他们并不太依赖于法器法宝甚至于法阵。

    听到李乘风这番话,苏月涵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回答道:“是,天下五大神剑原本只有四大神剑,分别是当今公主赵飞月从九重天带来的天河神剑;乾坤神教教主、当今大齐国师常远手中的斩龙剑;无想流掌门定江山手中的无想剑;凤梧阁阁主曲婉如手中的灵歌飞剑。”

    “直到朝天阙崛起时,破天剑在他的手中大放异彩,这才有了五大神剑之说,而且当初破天剑在朝天阙的手中百战百胜,未逢败绩,而其他四大神剑的胜迹最近一场也都要追溯到两百年前,它们只闻其名,未见其形,因故便排在了后面。”

    李乘风一边听着,一遍仔细打量着手中的破天剑,他留意到这把破天剑的剑柄出有一个鹅卵大小的凹槽,他愣了一下,摸了一下这个凹槽,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苏月涵看了一眼,道:“这是放灵晶的地方,这把破天剑的灵晶已经不见了,所以,它此时……并不算是一件威力通天彻地的法宝,只能算是一件神兵而已。”

    李乘风愣道:“那这些黑鼠为什么会如此害怕?”

    苏月涵飞快看了一眼李乘风,道:“因为破天剑虽然失去了法力,但它本身依旧是五大神剑之一,剑下亡魂无数,杀气极重,一般人可能感受不出,但那些较为敏感和弱小的生命,却是能够感觉的出来,并且畏之如虎。”

    李乘风也没有过问苏月涵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他甚至没有去问当他苏醒的时候,为什么会看到苏月涵会使用法术。

    苏月涵也同样没有去追问李乘风为什么不过问这些疑点,她此时心中乱糟糟的一片,闹心极了。

    她不知道李乘风究竟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是假的,也不知道李乘风究竟要拿自己怎么样。

    眼下的她空前虚弱,李乘风却拿到了破天剑,即便没有法力,可天下五大神剑之一的破天剑本身就具有极强的破甲避邪之威,若是让这剑划到一下,如同被龙焰加身,痛可以痛死苏月涵这个妖类。

    难道……自己在李家,在李乘风身边的日子,便要这样结束了?

    想到这里,苏月涵便觉得心中隐隐作痛,这是她许久未曾体会过的感觉,曾经的她从来没有这般的优柔寡断,没有这般的心慈手软,更从来没有这般的心痛如绞。

    在她的心窝处,那里有的是无尽的空虚。

    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人,此时彼此之间都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裂隙,他们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却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暂时的忽视,可是这道裂隙始终存在着,一旦他们出去,他们就将面对这道裂痕!

    李乘风终于放下手中的破天剑,他道:“月涵,你跟我四处搜寻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道路。”

    听到李乘风如常的唤着自己的名字,苏月涵心中微微一暖,她脸上不自觉的有了一点笑容:“少爷不歇息一下么?”

    李乘风此时才觉得浑身剧痛和疲惫如潮袭来,他咬着牙,强打精神,道:“先想办法出去再说,这个地方少爷我是一刻钟也不想再呆了!”

    苏月涵也咬了咬牙,她苦笑道:“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李乘风是收好了骨刺和破天剑后,他和苏月涵互相搀扶着,缓缓从矿井的石道中走出,重新回到了有水潭的石窟之中,两人四处搜寻了一圈,果然在水潭的附近发现了一处较为隐蔽的一个石洞。

    李乘风和苏月涵对视了一眼,李乘风笑道:“天无绝人之路!果然这石武山的矿井可以通往山后背。”

    可苏月涵的笑容却很是牵强,她心思不由自主的一下飞到了很远:若是出去了,自己要如何与他相处?

    还能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欢笑么?还能像以前那样可以毫无保留的信任么?

    还能像以前那样少爷和丫鬟一般的嬉笑打闹么?

    想到这里,苏月涵的心中一抽,她的如葱十指不自觉的绞紧,她飞快瞥了一眼李乘风,却见他虽然伤重疲劳,却依旧拖着身子往石洞中走去。

    苏月涵心中暗自凄苦的自嘲起来:看看你,贱不贱?这才几天,便自称起丫鬟来了?难道被男人骗的还不够惨?他心里面根本就没有你,那些都是在骗你的!

    想到这里,苏月涵的十指绞得越发用力,指尖发白,不见血色,一如她的俏脸。

    苏月涵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跟在李乘风身后,脑海中天人交战,一个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大肆嘲讽着,警示着,可是,她又忍不住回想起与李乘风相识以后的那一串点点滴滴。

    这是这一百多年来,她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它们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如同晶莹剔透的珍珠项链,那么的洁白,那么的醒目。

    苏月涵正想着,忽然间撞到了李乘风的背上,负伤的两人都痛得闷哼了一声,苏月涵如梦初醒,却见李乘风正肃容侧耳的静静听着。

    李乘风道:“听!你听到什么没有?”

    苏月涵侧耳听了听,道:“好像……有风声?”

    李乘风笑了起来,他道:“没错!”

    说着,他兴奋的加快了脚步,苏月涵却神色微微一黯,勉强跟上。

    两人走了一百多米远,果然呜呜的风声大了起来,李乘风也能感受到一阵阵的微风吹来。

    等再走了一百多米,李乘风借着石壁上的灵晶蓝光可以看到这个石道已经走到了尽头,尽头处是堵着巨石的死路,这块巨石露着一道手指宽的缝隙,石块上裂痕密布,从缝隙和裂痕中隐隐可以看见另外一边透过来的一丝丝蓝色光亮。

    苏月涵看见这是死路,她却不由得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嘴里面却说道:“少爷,好像是死路啊,怎么办?”

    李乘风笑着举起了手中的破天剑,道:“天无绝人之路!有这个,我可以开凿出一条路来!”

    苏月涵吓了一跳:“可以么?这破天剑现在可没什么法力!”

    李乘风笑道:“无妨,你不也说,它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神兵利器么!既然锋利,就可以劈断这块巨石!”

    说着,李乘风对苏月涵道:“你站远一点,别一会石头崩着你。”

    苏月涵往后退了几步,李乘风又道:“再远一点。”苏月涵又退出去几步远。

    李乘风此时深吸了一口气,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在恢复了一点体力后,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破天剑!

    此时他摆出洗月李家的“举火燎天”之式,这一招正是洗月李家剑法中的绝技,一招使出,不成功,便成仁!

    李乘风屏气凝神,脚下发劲,然后将这股力量从腰部传到臂膀,然后身子的重量也压了上去,两股力量叠加在一起后再挥出手中的长剑!

    这一剑几乎要斩破空气!

    破天剑这把几十年尘封未见的神剑此时骤然出鞘,它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古朴的剑身在灵晶蓝光的照映下闪烁着森森的寒光!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李乘风一声怒吼:“破!!”

    破天剑顷刻间便劈斩在了这块巨石上!

    铮的一声巨响,李乘风眼前崩起一段断成两截的剑身,它在空中翻滚飞舞着,嗖的一下插到了苏月涵一旁的石壁之中。

    李乘风:“……”

    苏月涵:“……”

    诶?

    好像有什么不对!

    等等!

    等等等等!!

    李乘风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断成两截的破天剑,他看了看半截钻进石壁中的剑身,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断剑,他破口大骂起来:“我操尼玛,老子说的是这石头给老子破开啊,不是这剑给老子破开啊!!”

    “这不对啊,这不是天下五大神剑之首的破天剑吗?”

    “这他妈的什么剧情啊!”

    “这,这是一把假的破天剑吧!!”

    “我去尼玛了个逼呀!!这一定不是破天剑,这上面肯定多刻了一个天字,它分明叫破剑!!”

    李乘风暴跳如雷,疯狂吐槽。

    苏月涵涨红了脸,刚才还心事沉沉,双眉紧锁的她,此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她瞧见李乘风恼羞成怒的瞪了过来,这不瞪还好,一瞪之下,她顿时按耐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