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86章 若遇死难情郎救

第186章 若遇死难情郎救

    在“海枯石烂”的小世界中,李乘风的肉体在以惊人的衰败着,而这些波纹也随着李乘风肉体的衰败而开始一点一点的向他的体内渗透而入。

    但当这股蓝色的波纹渗透到李乘风体内时,忽然间李乘风体内一股金光陡然间爆发出来,这股金光在“海枯石烂”的蓝纹中一开始如同金色游丝从李乘风体内游走出来,但这些游丝便如同蓄积着一股力量,它扭动弯曲着,拼命的往前,像是想要撕裂这个蓝色的圆球。

    这些金色的游丝微微颤动着,每一道极细的金丝开始缓缓的汇聚在一起,每当一根金丝汇聚在一起时,它向前延伸的速度便越快,它的反抗力量便越大。

    当这些金丝最终汇聚在一起时,这个蓝色光球中间的波纹此时几乎已经消失殆尽,整个光球之中金光大盛,李乘风的肉体开始出现迅速的回春,头发开始由白转黑,肌肤上的皱纹一条一条的消失,脸颊处垂落下来的肌肉也又重新恢复了青春与活力。

    而此时,蓝色光球猛然间炸裂开来,李乘风从几乎静止的状态陡然间变成了雷霆闪电,手中骨刺顷刻间刺入陈师伯的胸膛之中。

    陈师伯爆发出一阵极为惨烈的嚎叫声,他手中鹅卵大小的灵晶陡然间暴裂开来,里面储存的剩余法力真元陡然爆炸,李乘风瞬间被炸飞了出去。

    这股爆炸威力极其恐怖,石窟中间的巨树顷刻间被连根拔起,树枝树干全部自燃焚烧起来,一时间石窟之中火光冲天。

    苏月涵见李乘风被炸得身子朝她这边飞来,她连忙飞身上前,一下将李乘风半空接住,她只看了一眼,便心中莫名一痛。

    此时的李乘风身上血肉模糊,到处都在流血,但即便是这样了,李乘风在跌进苏月涵怀中那一刹那,他瞧见苏月涵身后一股极为猛烈的震荡波传来,他顿时一惊,不顾伤势的将苏月涵抱在怀中,身子一拧,用背脊为苏月涵挡住了这一股极强的震荡波。

    李乘风只觉得后背如同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中,他整个人剧烈震动了一下,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狂喷出来,一下将苏月涵喷得满头满脸都是鲜血。

    苏月涵整个人呆呆的看着李乘风此时伸出手来,在她脸上抹了一把,像是要为她擦去脸上的鲜血,他道:“别怕,我没事,你离远一点。”

    说着,李乘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同样摇摇欲坠的陈师伯而去。

    苏月涵眼前的李乘风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因为她的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她的胸口此时剧烈疼痛,这股疼痛令她折腰,令她窒息!

    苏月涵忍着这股剧痛,她弯着腰,可螓首却始终坚持抬着,她泪眼婆娑的看着李乘风一步一步的向前,步履蹒跚可行进坚定的挡在了她的跟前,将她与敌人阻隔开来。

    这一刹那,苏月涵甚至产生了一种幻觉:眼前的这个身影似乎和她记忆深处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身影陡然间重合了起来。

    李乘风艰难的走向陈师伯,他知道眼下他们两个人都受了极为惨重的伤势,此时谁给对方任意一下,只怕就可以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海枯石烂”是一个极其强横的法术,它需要极为强大的法力支持,同时它控制范围又极小,而且施法过程一旦被打断,法力反噬,将会给施法者造成极为可怕的伤害。

    这个法术是陈师伯留着作为杀手锏使用的,以他现在尚存的法力,是绝对不足以支持他使用这个法术的,因此他想了一个办法,利用这里灵晶众多的优势,在苦苦寻到了一枚最大的灵晶后,每日他便将自己的修炼出来的一丝灵气储存进去。

    日积月累,五十年下来,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这块灵晶中储存的法力真元已经非常强大,足够支撑陈师伯使用一次“海枯石烂”。

    可今日为了保命使用出来,这“海枯石烂”尚未结束便被强行摧毁,法力反噬导致灵晶炸裂,里面的真元造成的冲击不分敌我,瞬间重创李乘风和陈师伯。

    李乘风固然重伤,但陈师伯却是命在旦夕,他此时胸口被骨刺穿透,身上又到处被法力真元炸得皮开肉绽,整个人如同浴血,十分恐怖。

    陈师伯惨嚎着,他听到李乘风走近的脚步声便大声嘶喊了起来:“你绝对不是刚入门的弟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乘风死死的盯着陈师伯,杀气腾腾道:“替天行道之人!”

    陈师伯神色中闪过一抹惊恐,他大声道:“你不能杀老夫!老夫是藏剑阁的元老,你这是以下犯上!”

    李乘风咬牙冷笑道:“入我剑阁者,皆我亲兄弟。晨饮灵山水,夜餐鹫峰霁。门规十二律,条条无情义。日日堂前颂,朝朝心头记:“欺侮弱小者,杀!畏战不前者,杀!临阵脱逃者,杀!”

    李乘风捡起了陈师伯失手跌落在地上的石棍,拖着它朝陈师伯而去,一边挪动,一遍说着:“这灵山十二律,师伯你可还记得么?”

    陈师伯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他惊恐的神色忽然变成了无比的狰狞与仇恨:“好!是你逼老夫的!!那就一起死吧!!”

    说着,他捏了一个指诀,仰头一声狂吼,他口中一股青光直冲而起,这股青光在半空中炸开,然后化作无数星星点点又瞬间汇聚到了陈师伯的身上,刹那间陈师伯身上的皮肤都平整了许多,整个人像是年轻了二十岁,胸口处透穿的骨刺也都被逼得从体内退了出来,掉在地上。

    原本摇摇欲坠的他,此时稳如泰山,连之前瞎掉的双眼,此时都恢复了神采,炯炯如炬的盯着李乘风,目光凶狠凌厉。

    “这是什么情况?”李乘风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这个老贼居然转眼间像是伤势痊愈一般恢复了活力!

    此消彼长之下,李乘风就算用小脚趾去想:哪怕对方再轻敌,此时李乘风也绝技不是陈师伯的对手!

    李乘风大骇,刚想急退,可此时陈师伯刹那间出现在李乘风跟前,几乎脸贴着脸,鼻顶着鼻,李乘风骇然想要膝顶肘撞,可他身形刚动,陈师伯也不见怎么动弹,李乘风便觉得一股巨力传来,他眼前一黑,整个人朝着石壁横飞出去,眼看撞在上面便要粉身碎骨!

    正在此时,忽然一个人影飞掠过来,一下将李乘风半空拦下,这个人身形婀娜多姿,眼眶微微发红,正是苏月涵。

    苏月涵盯着陈师伯,她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但我告诉你,只要我在,绝对不许你再伤害他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