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83章 居心难测暗提防

第183章 居心难测暗提防

    陈师伯“盯”着李乘风,他灰白的眼珠一动不动,老朽低垂的眼帘一眨不眨,他冷笑道:“难怪藏剑阁现在落魄如此,新来的弟子竟是头蠢猪!老夫若是找到了,还会在这里流连不去么?难道,住在这除了老鼠便是老鼠的地下,滋味很舒服么?”

    李乘风又问道:“那到底是个什么重宝呢?”

    陈师伯哈哈笑了起来:“告诉你也无妨!是我们藏剑阁第一神器:破天剑!”

    “破天剑?”李乘风惊愕道“破天剑不是在大师兄那里么?”

    “大师兄?藏剑阁哪里来的大师兄?”陈师伯一愣,随即不屑的嗤笑道“你是说凌天十三剑那个不成器的小师侄?他现在……也混成了大师兄了么?啧啧,真是物是人非啊!”

    李乘风道:“现在藏剑阁的阁主指环和破天剑都在大师兄的手中,陈师伯说要找破天剑,是不是……”

    陈师伯哈哈大小,他笑得花白头发乱颤,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破天剑在他的手中?”

    陈师伯捧腹狂笑:“破天剑若是在他的手中,藏剑阁要是还被欺负成这个样子,那他就是天下第一废物,天下第一蠢材!”

    说着,陈师伯笑声戛然而止,他冷笑道:“这个小师侄虽然人死板了一点,天赋差了一点,但人并不蠢!所以,他手中的破天剑,一定就是假的!”

    李乘风一凛,他又问道:“假的?陈师伯,你如何能确定?”

    陈师伯哈哈笑道:“破天剑乃是天下五大神剑之首,有开天辟地之威,便是毫无法力的人拿它在手,同样也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凌天十三剑的小师侄虽然修为不咋样,但他若是有破天剑在手,根本不惧三天阁!就算打不过,自保却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也就只有你们这些一无所知的蠢货才会被这么简单的谎言所蒙骗!”

    若是苏由等人听到这番话,只怕要气到骂街,可李乘风来时日短,还没有什么强烈的认同感,他道:“那陈师伯如何知道破天剑就在这石武山的下面呢?”

    陈师伯道:“当年阁主他便是在这石武山中失踪,老夫搜查了无数的资料,逼问了无数人的口供,最终断定,阁主进入石武山的时候,是带着破天剑的!而他又没有离开过石武山,这破天剑,定然便在这石武山之中!”

    “所以,老夫便在这山中四处寻找破天剑的下落!”

    陈师伯说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看”向李乘风:“你们两个小娃娃……既然流落到这里,也便算与老夫有缘……随老夫来吧。”

    说着,他拄着拐杖,朝石窟里面走去。

    李乘风和苏月涵互相对视了一眼,苏月涵压低了声音,低声道:“少爷……奴婢觉得不太对劲。”

    李乘风微微颔首,他低声道:“见机行事!”

    他们两人说着话,前面带路的陈师伯却冷笑着说道:“两个娃儿自作聪明!老夫若是要对你们不利,你们能活到现在?这嘀嘀咕咕的声音,在老夫耳中,声音大若春雷!”

    李乘风和苏月涵对视了一眼,苏月涵暗自吐了吐舌头,她打了个手势,示意两人跟上,李乘风点了点头,拉着苏月涵,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后面。

    两人跟着陈师伯往里面走去,李乘风看到石窟之中隐藏在角落中的老鼠洞,他忽然问道:“陈师伯,这么多年,你是吃什么活下来的?是这些老鼠么?”

    陈师伯嘿的一声,道:“是啊,这些老鼠又狡猾又厉害,不好抓得很!而且,它们的血太臭了,肉太涩了,太难吃了!”

    李乘风勉强一笑,道:“难怪它们看见陈师伯那么害怕,想来是你吃了太多它们的兄弟姐妹的缘故。”

    陈师伯哈哈一笑,笑声中却说不出的苦涩:“五十年,五十年来,老夫吃的老鼠,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它们当然怕老夫怕得要死!”

    李乘风跟着陈师伯走出石窟,走进一处石洞通道之中,这时候李乘风发现,周围石壁上到处长满了青苔,而青苔当中可以看见露出的灵晶明显大了起来,仔细一看,最小的已经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远胜之前李乘风所见的最大只有玉米大小的灵晶。

    李乘风不禁狂喜,恨不得立刻四处搜寻一番,然后抡起胳膊便开始挖矿。

    可李乘风很快心中一动,他想起了苏由天俊跟他说过的话:石武山最深处虽然有较大的灵晶,可没有什么人敢深入,因为所有深入进去的人……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想到这里,李乘风盯着陈师伯的背影,目光中便开始出现一丝猜疑。

    猜疑这种东西,便如同春季中肥沃土壤中扔下的一颗种子,只要给了机会,它便会迅速的茁壮成长。

    李乘风跟着陈师伯穿过石道,很快他发现他们来到另外一个巨大的石窟之中,这个石窟周围的灵晶没有那么密集,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四周,可是它们每一个的大小都有拇指第一指节大,这已经是李乘风见到的最大的灵晶了,甚至可以媲美之前看到的灵玉。

    在石窟中央有一棵巨树,树枝低垂,上面结满了红艳艳的水果,在树后是一片被蓝光映衬得蓝灿灿的水潭,水波不兴,如同一块湛蓝的宝石。

    陈师伯拄着拐杖走到树下,他靠着粗大的树干,歇息了下来,他道:“你们来的正好,帮助老夫找到破天剑,这样,老夫就能带你们一同出去了!”

    李乘风小心翼翼的问道:“可若是找不到呢?”

    陈师伯靠在树干上,他抱着怀中的石棍,桀桀笑道:“那你们便在这里陪老夫做伴吧!你们倒是来得好,还是一男一女,这日子,想来不会很难熬!”说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李乘风的心却是缓缓往下沉了下去:他知道,他们这算是被软禁了!这位陈师伯在下面找了五十年都没找到破天剑,难道……他们就能找得到了?

    李乘风沉默不语,飞快思索着应对办法,一旁的苏月涵却是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的果子,她一伸手,摘下一个来,她道:“师伯,这果子能吃么?”

    陈师伯嘿的一笑:“那是自然!”

    苏月涵用袖子小心的擦了擦,正准备往嘴里送的时候,忽然间李乘风按住了她的手,然后悄无声息的朝她摇了摇头。

    苏月涵不解的看着李乘风,她用手在李乘风的手掌上写字,道:怎么了?

    李乘风也在苏月涵的手中写字,道:此处蹊跷,不要乱吃!这树有如此多的果实,如果真能吃,可看起来竟然没被摘下多少,这很不正常!

    苏月涵瞪大了眼睛,看向陈师伯,李乘风也点了点头,他带着苏月涵微微绕到了一侧,他写着字,道:方才这陈师伯进来便直奔那树干下面,坐下便不再动弹,这很是反常,我留意了一下,你看那是什么?

    苏月涵按照李乘风所指,她看到在陈师伯身后的树干中有一处洞口,洞口中露出了一截……森森白骨!

    ================

    诸位,列位,各位,在其位,大家,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