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76章 深窟尾随神秘客

第176章 深窟尾随神秘客

    这几十米的地下李乘风发现自己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早晚晴雨,他们唯一能依赖的只有三件东西:手中的鹤嘴锄、关在笼子里面的松鼠、以及……光。

    苏由自己拿了一根火把,并没有要其他人拿火把的意思,其他人也不敢多动,李乘风正暗自纳罕,要不要回去把剩下那根挂在墙壁上的火把拿着,可他正想着,忽然间发现前方的洞穴中传来一阵阵碧蓝色的光芒,这个光芒清冷而明亮,正是一块又一块镶嵌在甬道两旁的灵石所发出来的。

    李乘风眼前一亮,挥动鹤嘴锄便想要去挖,苏由赶紧笑着拦住,道:“乘风师弟,这里的可不要挖,这是用来照明的,而且这是灵石,我们一会是要去挖灵玉,你跟着我们走便是。”

    李乘风丢了个人,好在他脸皮极厚,这井下又光线暗淡,也看不清他的脸色。

    众人跟着苏由一直往前,往前走了约莫四五十米远,忽然间李乘风眼前一亮,所处之处是一个巨大的石窟,石窟之大,足足有一亩地左右,高有七八米,石窟之中石柱林立,有的高耸直通洞顶,有的矮小形状诡奇,但这些石柱上面无一不是闪耀着淡绿色的荧光,上面一块一块的灵玉间或其中。这石窟中已经有不少的修士正在挥汗挖掘,他们一人占据着一根巨大的石柱,拼命挖掘着上面的灵玉。

    李乘风留意了一下,这些人每次挥动鹤嘴锄的时候,都是凿在离灵玉很远的位置,将灵玉和石块一整个凿下来,然后再用鹤嘴锄更小的那一头小心翼翼的将石块凿下来,直至露出整块灵玉。

    苏由丝毫不停继续穿行,李乘风看了一会,连忙跟上,众人当中便已经有人留下,在这里空余的位置开始挖掘了起来。

    穿过这个巨大的石窟后,李乘风发现此时的甬道已经分出了岔路口,在石窟的顶头便有足足八个岔路口,苏由和天俊朝着左边数来第二个洞口走了进去,李乘风连忙跟上。

    这样又走了几百米,经过了三个与之前一般大小的石窟,再往前走,李乘风眼前又是豁然开朗,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如梦如幻的巨大洞窟!

    这个洞窟之大,足足几十倍于之前的石窟!这个石窟石壁上都开凿出了道路,一路蜿蜒向上,每隔七八米便分了一层,每一层都围绕着石窟中间几十根巨大石柱展开,中间凿有蛛网一般的石路通道。

    李乘风拿眼打量了一下,每根石柱足足有十个成年男子环抱才能抱得过来,他仰头看去只见头顶处密密麻麻的晶石镶嵌,闪烁明亮如同璀璨星河,这些石柱一根一根从下而上,如同参天巨树,每一层蛛网一般的石路便如同它的树枝,树干身上晶莹闪烁的灵玉便如同它的硕硕果实。

    在每一棵每一层的“巨树”周围,都有不少于七八名的男子在赤着上身,挥舞着锄头,巨大的洞穴中满是叮叮当当的声音,这些声音汇聚起来,密密麻麻,宛若一记不曾断绝的长音。

    李乘风此时张口结舌,呆立原地,只顾嗟叹,心中暗道:果真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长见识,真长见识!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又怎么想得到这地下竟有如此奇景。

    李乘风忍不住道:“苏师兄,这些……都是灵山派的师兄们么?”

    苏由笑道:“他们大多是其他天阁的奴仆,或者雇佣的矿工。”

    “雇佣?”李乘风不解的问道。

    苏由点了点头,道:“像藏锦阁很多的师兄,还有藏秀阁很多的师姐,他们都不自己来下矿的,都是雇佣的长工或者是他们的下人自己来挖的。”

    李乘风忍不住一拍额头,一声长叹道:“唉,失策失策!”

    苏由道:“怎么?”

    李乘风叹道:“早知道便让苏月涵下井挖矿呀!少爷我这般金枝玉叶,怎能来做这等苦力做的活儿!唉,失策失策,下次便让她来!嗯,就这样决定了!”

    苏由目瞪口呆:“乘风师弟,你难道想让小师妹这般娇滴滴的小姑娘下井挖矿?这,这,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三思啊,乘风师弟!”

    李乘风一本正经的说道:“上天这辈子我看她是没指望了,这好歹也是入地呀,多长见识的事情!机会难得,毕竟我真是一个温柔体贴,心地良善的少爷,有好机会一定会让给她的!”

    天俊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苏由哭笑不得。

    倒是人群中有竖着耳朵听着李乘风的话的这个神秘人此时暗自咬牙切齿:亏姑奶奶我还为你担心,悄悄的跟来,想不到你居然还想派我来这鬼地方挖矿?我挖你个死人头啊,挖个坑把你埋了!!

    李乘风他们在这里说说笑笑呆了一会,很快便有人朝他们怒吼了起来。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滚开,这里是我的地盘!”一名浑身大汗的“矿工”正朝着李乘风怒目而视,他们一行人穿行过巨大石窟的时候便引起了这些“矿工”的警惕,似乎生怕他们会抢走自己的矿区。

    李乘风有些啼笑皆非,苏由拉了李乘风一把,道:“咱们来晚了,得再往里面去。”

    李乘风继续往前,一边走一边道:“咱们天还没亮就出发了,怎的还来晚了?”

    天俊笑道:“乘风师弟有所不知,这里许多的矿工……是住在这下面的,他们带这水与干粮,累了就在旁边卷个铺盖睡一宿,直到挖够了才会出去。”

    李乘风听着暗自悚然,他再看向这些矿工时,果然发现有些人旁边铺着单薄的铺盖,有的人双目凹陷,眼圈发黑,肋下的排骨都一根根暴突出来,瘦骨嶙峋。

    李乘风看着暗自惊心,跟着苏由继续向前走,逐渐的又经过几个洞窟,里面人渐渐减少,跟着后面跟着的人有激灵的立刻便占了一个矿区,开始奋力挖将起来。

    李乘风也不想跟他们争,继续跟着苏由往里面走,他多了个心眼,不像这些同门,见到空的矿区便跟饿了三天的野狗见着了肉骨头一样,发疯的往上扑,而是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渐渐的,一行几十号人都各自找到了矿区,李乘风身后已经没有什么人再跟随,他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不远处跟着一个穿着修士服,戴着兜帽,低着头的家伙,这人一看到李乘风看来,立刻转身想跑。

    李乘风一瞧这人的身形,立刻气得笑了起来,他飞扑过去,一把抓住这人,拉下兜帽,一巴掌便拍向这人的屁股,啪的一声脆响立刻从石窟中扩散开来。

    这人一头乌发,梳着一个最简单的发髻,身材虽然罩在宽大的修士服里面,但依旧显得玲珑剔透,她羞红着脸,捂着屁股,往后一跳,一脸嗔怒的瞪着李乘风,那娇羞恼怒,宜嗔宜喜的模样,不是苏月涵又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