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59章 深山大狱藏重犯

第159章 深山大狱藏重犯

    在另外一边藏锦阁中,战齐胜跟着孙博义,沿着山路,一路向偏僻处行去。

    走了一阵,战齐胜负着手,有些惊疑不定,张金宝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了,自己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

    “这到底是通往何处?”战齐胜阴沉着脸,站住了不肯再往前走。

    孙博义也停了下来,道:“前面一会便到大狱了。”

    战齐胜看了看四周,他只见这四周青山荒野,若不是脚下还有铺就的一块一块石阶,他简直不会相信这附近有灵山派设下的大狱重地。

    每一个修行门派都如同一个可以完成自我循环的小朝廷,它们有着独有的管理机构,警、刑、狱、审、卫,一应俱全,称得上是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门派大了,自然有枯枝,触犯了门规教条,或者有入侵的敌人,或者抓来需要关押审讯的人,都会被关押在大狱之中。

    可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设置在如此偏僻之处,而且附近竟然没有人把守,这让战齐胜实在是无法相信。

    战齐胜冷笑道:“这里偏僻寂静,哪里像有大狱了?莫非……哼哼!”

    孙博义咬牙道:“战师弟,多虑了,我与你一样,恨李家入骨!我家自幼贫寒,都是我哥省吃俭用供养我,我才能走到今天!他们害得我哥哥如今不生不死,不人不鬼!这个仇,我与他们不共戴天!”

    战齐胜盯着孙博义,冷冷的说道:“那你之前说了已有计划让李乘风消失,可为何不曾实施!”

    孙博义苦笑道:“战师弟,你误会得实在太深了!我那里料得到那个家伙狡猾如狐,竟然在藏锦阁只呆了一天便扭头逃往藏剑阁!”

    战齐胜怒道:“藏剑阁又如何?你们不是根本不把藏剑阁放在眼里么?”

    孙博义叹道:“师弟呀师弟,你只看到了其一,没有看到其二啊!咱们现在藏剑阁、藏清阁和藏秀阁三阁联手,按理来说对一个苟延残喘的藏剑阁就是伸一伸手指头,都能按死他们了!”

    “可为什么我们就是没有直接动手?唉,因为,这是师叔师伯们定下的死规矩啊!在这个规矩之中,我们怎么闹腾,师叔伯们都不会管,可如果过了这条线,师叔伯们就一定会插手!”

    战齐胜皱眉道:“师叔伯们为什么不直接把藏剑阁灭了?”

    孙博义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微微压低了声音,道:“师叔伯们其实对于藏剑阁的仇恨早就已经消散很多了,只是处于三天阁对藏剑阁忌惮的习惯性打压而已。”

    “他们现在那都已经是半仙的人了,人地位高了,自然更要面子,害怕外面风言风语的说他们欺负晚辈。所以啊,在他们看来,即便是走正常的规矩,只要第五次定级考核,藏剑阁依旧位列末尾的话,他们就会自动被取消。

    “到时候,藏剑阁的所有人就都不在规矩保护之内,那时候再做点什么,也没人能说个不是了!”

    战齐胜咬牙怒道:“不行,到时候那个家伙一定会再次逃走!我要将他抓过来,要让他跪在我的脚下,要让他跪着求我,我要让他后悔为什么生到这个世上来!”

    战齐胜额头的青筋暴起,像一条条扭动的小蛇,他眼睛里面满是血丝,压抑许久的乖戾之气陡然爆发出来,吓得孙博义暗自惴惴。

    “怕什么,我修为可比他高得多!”孙博义心中暗自给自己鼓着劲。

    可当战齐胜看向孙博义的时候,孙博义下意识的挪开了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过了一会,战齐胜道:“走吧,带路,最后再信你一次!你若是敢骗我!我们战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胆敢挑衅战家的敌人的!”

    孙博义赔笑道:“战师弟说笑了,我一个孑然一身的小小修士,如何敢挑战战家?”

    “知道就好!带路!”战齐胜冷哼一声。

    两人再次前行,走到一处山坳前,孙博义有节奏的拍了拍手掌,过了一会儿,战齐胜便见四周忽然幽幽的出现了两个人影,这两个人蒙着黑色面纱,穿着没有任何天阁标志的灵山派黑色修士服,袖口也没有镶任何眼色的边纹,甚至他们两人看起来连个头也是一样。

    孙博义讨好的为战齐胜解释道:“这是我们灵山派的幽行者,都是从其他各个天阁中每五年选拔一批,然后秘密选入其中,这五年期间他们会放弃自己所有曾经的身份,不能与人交谈,不能显露面目,不能走出此地。”

    毕竟是世家公子,孙博义这么一说,战齐胜便明白过来,道:“与我们战家的镇狱使倒是很像。”

    战家的镇狱使是从战家子弟中挑选最精锐的战士,在服役期间,镇狱使不许与外界联系,他们会暂时舍弃以往的所有身份、名字和亲人,在七年的兵役中,他们将负责把守天下最重要的关隘之一:九狱。

    听到战齐胜说到战家,这两名幽行者都瞥了战齐胜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诧异。

    其中左边的幽行者朝着孙博义一伸手,道:“有令牌过,无令牌死!”

    孙博义连忙取出随身携带的令牌,左边的幽行者看了一眼后,又交予右边的幽行者,这名幽行者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令牌与之并排比对了一下,发现两者完全合一,这才点了点头,对孙博义让开了一条路。

    左边的幽行者此时走到一处山坳石壁处,伸手一按。

    战齐胜便见这座山传来轰隆作响的声音,在他眼前的山体缓缓出现一个巨大的石洞,里面是幽深不见底的通道。

    孙博义手腕一翻,捏了个指诀,使了一个最简单的照明术,手中亮起一团刺眼的白光,然后对战齐胜道:“战师弟,跟紧我,千万别走丢了。”

    战齐胜惊疑的跟着他走进去后,便见身后的石洞缓缓的轰隆合上,他跟着孙博义往下走着,穿过四通八达的石道溶洞,经过一尊又一尊静立的机关石像以及静悄悄来回巡逻的幽行者。

    石洞之中火光闪动,四处明暗不一,战齐胜强行忍耐着心中的猜疑,又跟着孙博义走了一阵后,两人来到一处小号的石洞前,这个石洞由铁门封着,外面有一个凹槽,孙博义将令牌放进凹槽之中对上,机关响动后,铁门轰然打开,外面的火光照进幽黑的石室之中。

    孙博义和战齐胜都被里面的恶臭熏得下意识捂住了鼻子,他们看到这石室之中立着一根石柱,石柱上面绑着一个人,这人身上一片血肉模糊,但五官还清晰可辨:正是洗月李家的管家,坤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