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58章 若要尊严先自尊

第158章 若要尊严先自尊

    李乘风见好就收,对苏由等人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将瞿同秋和赵一白两人带走。

    一行人“乘兴而来”,绝望而归,也没有心思再走传送台,李乘风看着他们像行尸走肉一样离去,他心中感叹,摇了摇头。

    苏由一行人在藏锦阁弟子们如潮的骂声中灰头土脸的离去,等出了藏锦阁的地面,苏由等人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瞿同秋和赵一白推倒在地上,冲上去便拳打脚踢。

    左飞尤其愤怒,他挥舞着拳头,毫无章法的落拳如雨:“都是你们!!混蛋,都是你们!!你们害死老子了!!”

    苏由也咬牙切齿的一脚踢去,他道:“你们两个废物,自己废就算了,为什么要拉上我们一起死!”

    天俊也红着眼睛,使劲踢着,只有傻大个在一旁劝说道:“算了算了,都是同门,不要这样咧。”

    左飞怒极,一把揪住傻大个,仰着头咆哮道:“草你娘,你傻就算了,以为我们也傻的吗!你知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

    不等傻大个说话,他便怒吼道:“我们死定了,死定了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藏剑阁呆不下,藏锦阁去不了,我们现在怎么办,你回答我啊!”

    傻大个摸着脑袋,咧嘴笑了笑,说不出话来。

    左飞咆哮道:“笑,笑你娘个头啊!你说,怎么办啊!”

    傻大个抓着头发,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要不,咱们一块去藏秀阁咧?”

    这话说得苏由和天俊都气得笑了出来:“操你娘!”

    左飞绝望而愤愤的一把将傻大个推开,他怒吼道:“你这种白痴是怎么招进藏剑阁的!!”

    傻大个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当初大师兄在俺村的时候,见俺力气特别大,所以就把俺招了回来咧。”

    左飞双拳紧握,愤恨的仰头怒吼:“天呐!!为何你如此不公!我左飞一心进取,为何让我遭受如此多的挫折!为何我入门的时候历尽艰险,这个蠢货只是力气大便轻松入门!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左飞的声音如同激愤的怒浪,冲上杳无边际的天空,迅速有消散得无影无踪。

    傻大个也不生气,他干巴巴的赔笑道:“左师兄,你力气还可以再长的咧。将来说不定你力气比我还大咧!”

    左飞看了这个傻大个一眼,他一声长叹,对着这么一位满肚子好心肠却又憨傻可掬的大家伙,真是满肚子脾气都发不出来。

    李乘风打量着傻大个何柱,心中暗自对比着自家的那三个傻子,只觉得这四个傻子各有千秋,傻得各自出奇,推陈出新。

    左飞绝望的看向瞿同秋和赵一白,他瞧着这两人双手抱头,身子缩成一团,心中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眼中杀气渐起:“老子活不了,你们也别想活!!”

    说罢,他手中缭绕起一团火焰,整个人杀气腾腾的朝着瞿同秋和赵一白走去。

    这两人见状,立刻杀猪般嘶嚎了起来,翻身便磕头如捣蒜:“左师兄饶命,左师兄饶命啊!”

    “饶命?老子饶你们的命,谁他娘的饶老子的命!”左飞咬牙切齿,双目赤红,他一抬手,手中火焰便要朝着两人轰去。

    “住手!”

    左飞的手刚要动弹,一只手便抓住了他的胳膊,左飞扭头一看,却见李乘风抓着他的手,对他摇着头。

    “松手!”左飞狞声道。

    李乘风道:“左师兄,你便是杀了他们,也无济于事!不如我们商量一下对策才好!”

    左飞咆哮道:“对策?哪里还有什么对策!都是这两个蠢猪废物,坏了我们的计划!”

    说罢,他手一挣,挣脱了李乘风的手,又朝着两人轰去。

    李乘风见状,手又赶紧一拦,一下抓住了左飞的胳膊,他大声道:“左师兄,你难道没发现么,藏锦阁那个周师兄分明就是在戏弄我们!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再招我们进去了!!”

    左飞身子微微一颤,他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只是满心的愤怒和怨恨,总要有一个地方发泄,而瞿同秋和赵一白这两个家伙便成了他的泄愤之人。

    左飞怒道:“你又如何知道!”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道:“左师兄,有些事情跟做买卖一样,错过了机会,再好的货物也就不值钱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藏剑阁一抽而空,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要再收留剩下的几个人呢?”

    “而且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也会怀疑我们此时再加入的真诚和真伪!说不定,我们加入以后,反而会过的比藏剑阁更惨,至少……在藏剑阁我……你们不会被当成奸细!”

    苏由默默的听着,他忽然缓缓开口道:“我觉得,乘风师弟说得有道理。”

    左飞惨笑了一下,他手中的火焰缓缓熄灭,他长叹了一声,踉踉跄跄的转身离去。

    瞿同秋和赵一白两人松了一口气,赶紧朝着李乘风磕头:“多谢乘风师……兄,多谢乘风师兄!”

    李乘风气得笑了出来,他上前一脚将两人踢翻,然后一把揪了起来,怒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不知道吗!!动不动就跪跪跪,你们还知道怎样站着说话吗?”

    瞿同秋和赵一白身子微微一颤,赵一白赔笑道:“乘风师兄,我们……”

    李乘风愤怒的打断他的话:“是乘风师弟,师弟,师弟你知道吗!!你们能要一点脸皮吗!!你们难道没有那么一丁点的自尊吗?你们身为修士,身为男人的尊严和脸面何在!你们的爹娘若是知道,你们用跪天跪地跪父母的膝盖,见人就跪,他们什么想法!!”

    瞿同秋和赵一白嘴唇哆嗦着,他们一下瘫在了地上,瞿同秋抹着眼泪便哭道:“师弟啊,我也想站起来挺直了腰板说话啊!可是,没有人瞧得起我呀!那我能怎么办呢!”

    赵一白也哭道:“是啊,我们也都想变强啊,可为了修行,为了活命,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啊!”

    李乘风将赵一白揪了起来,怒道:“起来,你们给我起来!!我告诉你们,我跟你们一样,为了变强,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才来到这里修行!为了这些目的,有些东西我们可以舍弃,有时候可以舍弃,但有些东西,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舍弃!!那就是自尊!!!”

    “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还想指望别人瞧得起你吗!天底下谁都可以瞧不起你,但你不能自己瞧不起自己!你听见了吗!”

    “如果你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你又如何能变强!给你天下第一的法宝,你能用吗?你会用吗?”

    “如果你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你爹娘他们会瞧得起你吗!!”

    “若要他人尊重,首先学会自重,学会自尊,听明白了吗!!”

    “修行变强,长生不老,保护家人,这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的自尊自爱!!你们瞧不起自己的出身,瞧不起藏剑阁,你又怎么让藏锦阁的那些人瞧得起你们呢!!”

    李乘风这一句话指桑骂槐,他连珠炮一般的咆哮着,每一句话都似洪钟大吕,深深的震动着一旁的苏由等人,他们脸色顿时一变。

    瞿同秋和赵一白似乎被李乘风击中心中的伤心处,他们在李乘风松开手后,瘫软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一旁的苏由眼睛也红红的,他走上前,像是第一次认识了眼前的这个师弟似的:“乘风师弟!你明日……还会去戒律堂做早课,去演剑堂闯法阵么?”

    李乘风深深的盯着这个眼眶泛红,眼睛里面藏着泪水的师兄,他笑了笑,用力一点头:“去!不仅明天去,后天,大后天,天天我都要去!!”

    苏由缓缓点头:“好,我与你一同去!”

    天俊也抹了一把眼泪,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也一同去!”

    傻大个咧嘴笑道:“俺也一起去咧!”

    李乘风伸出手来,目光坚定的盯着他们,说道:“师兄!”

    苏由、天俊和傻大个看了他手一眼,纷纷用力搭了上去:“师弟!”

    赵小宝在一旁看着热血沸腾,也想上前伸手,却又不敢,直到李乘风朝他看了一眼,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才笑着上前,将手搭在一起,五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云开见日,金光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