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57章 仇家遍布灵山派

第157章 仇家遍布灵山派

    灵山派禁私斗,但不禁这种签生死状,立字为据的公开斗法,而斗法中文斗最为谦和,双方主要是“纸上谈兵”的进行法术奥理方面的斗法,只要一方说出的法术奥理逻辑完整,结构紧密,理论攻势强大到对方无法反驳,那便是胜了。

    对于文斗来说,大多是修行好友之间最喜欢使用的一种切磋方式,既可以锻炼他们的修行思维,也可以拓展他们的斗法见识。

    而武斗,则是双方斗法,可以使用拳脚、部分法术以及部分法器,但不可涉及生死,不可在对方认输时痛下杀手,更不可在击败对方时,还要乘胜追击,将对方杀死!

    在斗法中的武斗有着各种严格的规定,某些杀伤力极其恐怖的法术不允许使用,破坏力惊人的法宝不允许使用,能够给修行人造成不可逆转伤害的阴毒法宝不允许使用,这些诸多的规定就是为了尽量避免修行人在斗法中遭受重大伤害甚至是死亡。

    而死斗,顾名思义,那便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战斗,两边可以使用除了具有移山平海、毁天灭地的破坏性武器、法术、和法宝。

    在死斗中,败者一方往往是形神俱灭,连一丁点儿残渣都剩不下来。

    对于惜命的修行人来说,死斗可以说是最能让他们谈之色变的一种门派内的战斗方式。因为无论是文斗还是武斗,他们输了也最多是丢点面子,伤不了性命。

    可是死斗输了,那就一切都没了!他们甚至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是有着生死大仇,是不会有人选择私下“死斗”的。

    李乘风的果决显然震住了周晋安,他惊疑不定的打量着李乘风,明显出现了犹豫和迟疑。

    李乘风何等聪明之人,他一见周晋安流露出惊疑之色,立刻更加有恃无恐的说道:“当着这里这么多藏锦阁的师兄和藏秀阁的师姐们的面,你敢不敢签生死状,咱们死斗!”

    周晋安脸色都变了,李乘风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势简直就和他方才如出一辙!

    周晋安料定苏由他们不敢动手,所以才有恃无恐,李乘风也料定周晋安不敢跟他死斗,因此也才有恃无恐!

    对于李乘风来说,之前与周结衣的一番大战给了他极强的自信,当着这里这么多人的面,更怕失败的,绝对不是他一个袖口连一道边都没有的新人修士,而是那个袖口镶着三道绿边的周晋安!

    周晋安的挣扎和犹豫让周围藏锦阁的师兄弟们很是愤怒生气。

    “周晋安,你搞什么!上啊!”

    “是啊,别丢我们藏锦阁的脸!”

    “周师弟,别怕,上,咱们给你压阵掠场!”

    周晋安心中简直咆哮嘶吼:废话,他妈的上去斗法的是我!又不是你们这些在下面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这可是死斗,是死斗,是不死不休的死斗!!赢了老子一点便宜也没有,输了……

    想想输了的后果,周晋安就不寒而栗!

    可眼下这关口退缩,周晋安面子上又过不去,尤其是旁边还有藏秀阁的师姐师妹,男人的天性让他一时间进退两难!

    李乘风不耐烦的看着周晋安,说道:“斗又不斗,退又不退,你到底要如何!”

    周晋安面皮涨得通红,之前他对苏由等人的羞辱此时几乎全部返回到了他的身上,此时周晋安一咬牙,他盯着李乘风,道:“过些日子便是评级,你最好祈祷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上!”

    周围顿时嘘声一片,倒是一些有心计的修士暗自揣测:这个周晋安莫非是藏了什么绝招?他眼下不出绝招就没把握必胜?所以他担心一旦自己亮了绝招,到时候评级会影响他的成绩评定?

    这个猜测十分准确,周晋安和之前李乘风遇到的周结衣一样,都有着自己独门法宝和独门法术,就等着评定的时候可以争一个好名次。

    李乘风这个举动看似鲁莽,但实际上有着精准的算计,周结衣之所以私底下敢跟李乘风死磕,亮出自己得意法宝,就是看准了周围没有其他人所在,也不怕李乘风他们有渠道泄露自己的消息。

    修行人有一件独特的法宝和一个独特的法术,有时候在斗法的时候突然使用出来,会起到扭转乾坤的效果,堪称斗法杀手锏!

    一般来说,不到生死关头,或者急怒攻心,修行人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的保命法宝和保命法术亮出来的。

    如果是武斗,那周晋安二话不说便上去接下了,可这是死斗,如果实力差距不是太大,这便意味着他是一定会亮出自己的保命法宝和保命法术的。

    这样的话,哪怕他赢了,那也是亏到了外婆家去!

    李乘风见周晋安认怂,他也再得寸进尺,而是走到瞿同秋和赵一白跟前,一脚踢在两人屁股上,喝道:“站起来!你们的膝盖这么不值钱吗?”

    瞿同秋和赵一白两人缓缓站了起来,他们低着头,眼睛里面死灰一片,神情绝望。

    藏锦阁的弟子当中一名袖口镶两道青边的弟子盯着李乘风冷笑一声,正要上前,却见一人忽然悄悄按住了他的肩膀,他扭头一看,却见是皇甫松朝他摇了摇头。

    这弟子身材高瘦,面容精奇,他咬牙低声道:“皇甫师兄,你就看着这个家伙这样羞辱我藏锦阁?”

    皇甫松冷笑道:“跳梁小丑而已!马千里,你可不要打草惊蛇!坏了千山雪师兄的计划!”

    马千里盯着李乘风,他缓缓松下了紧绷的肌肉,怒哼了一声,道:“再让他多活几天!”

    皇甫松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对了,就再让他多蹦达几天,反正……他也没几天好蹦达了!”

    皇甫松盯着李乘风,脸上带着笑容,眼睛里面的目光却充满了冰冷与狠毒。

    就是这个家伙,给自己带来了奇耻大辱,至今无法启齿!

    皇甫松手拢在袖子之中,手指却紧紧的捏成一团,仿佛不努力控制,他便会忍不住上去一下将李乘风这个家伙拍死。

    而此时皇甫松没有留意到的是,在人群中,同样还有两双充满恨意的眼睛,这双眼睛带着灼热的恨意,恨不得下一秒钟便将李乘风碎尸万段!

    战齐胜隐匿着身形在人群之中,他深深的盯着李乘风,人在原地一动不动,在吃了一个大亏后,他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做派,反而变得低调了起来。

    战齐胜盯着李乘风的身形,他冷冷的对旁边的一人低声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另外一个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看着李乘风的孙博义。

    孙博义低声道:“还没有问出来!”

    战齐胜盯着孙博义,目光十分恐怖,虽然他修为远比孙博义更低,可是孙博义却看得汗流浃背:“那老货犟得很!”

    战齐胜咧嘴一笑,道:“天底下,就没有我们战家撬不开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