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27章 演武堂下机关阵

第127章 演武堂下机关阵

    李乘风想到这里,脸色很是难看,这不是在搞笑么?

    不过,似乎自己之前两次在昏迷的时候,调动过这个真元之力为自己疗伤?似乎,这个力量可以用来疗伤?

    李乘风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把用来割肉的小刀,在自己手指处划了一下,鲜血立刻从伤口中涌了出来,李乘风随后暗中调动着这股真元,想要调动周围的花草之气来为自己疗伤。

    可无论李乘风如何调动周围的花草灵气,这股灵气却始终无法进入到李乘风身上来,这让李乘风大为恼怒,他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不远处越来越近的赵小宝的呼喊声也听着越来越烦躁。

    “别嚎了,老子在这里!”李乘风没好气的大声道。

    赵小宝松了一口气,赶紧顺着声音过来,可第一眼却看见李乘风紧握着拳头,拳头中滴淌着鲜血,脸色极为难看。

    赵小宝吓了一跳,赶紧扑过去,咕咚一下跪下,抱着李乘风的腿,哀求道:“少爷,你可不要想不开啊!万剑谷的事情可不是少爷的错,就算没有获取天命之剑,少爷也别想不开啊!若是少爷真的想不开,小宝……小宝就把自己的剑给少爷罢了!”

    李乘风回过神来,他笑着轻轻踢了赵小宝一脚:“谁要你这女人剑?我这只是割伤,谁想不开了?你家少爷我是这种小心眼的人么?”

    赵小宝松了一口气,赶紧站起来,笑道:“是小宝想差了,方才吓死小宝了,见少爷许久不回,小宝还以为出了什么差池。”

    李乘风笑骂道:“呸,别咒我!”

    两人说着话往回走,到了夜晚,李乘风闭眼睡去,满怀期望的想要进入那个神秘梦境,可等他再睁眼时,瞧见的却是苏月涵。

    “少爷,卯时了,该起啦。”苏月涵捧着打湿的毛巾站在李乘风跟前,眼波流转的看着他。

    李乘风左右看了一眼,然后用力捏了自己一把,痛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颓然道:“天吶,我要怎么办啊?”

    苏月涵不解道:“少爷,你怎么了?”

    李乘风没精打采的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由于没有水盆,他们这些天是用屋后的小溪水进行简单的洗漱,这冰冷的寒气一下刺激得李乘风一个哆嗦,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他将毛巾递给苏月涵,道:“你今日便下山去采买些家用物品吧,要不然也实在是太不方便。”

    苏月涵道:“奴婢知道了,方才少爷是有什么烦心事么?”

    李乘风叹道:“你解决不了的,一会你便下山去吧,记得穿上修士服,尽量躲开三天阁的修士们。”

    苏月涵应下了,李乘风和赵小宝收拾完毕,两人带上各自的贴身武器,小心藏好后,便往之前的广场石台处而去。

    再次来到这里,宽敞的石台上稀稀拉拉只有六个人,很是凄凉。

    大师兄早早的便到了,李乘风仔细留意了一下,发现秦灭亲、欧阳南等人并不在,大师兄见李乘风到了以后,便道:“走吧。”

    当中有一个个头极大的男子瓮声瓮气说道:“还有秦师兄他们没来咧。”

    大师兄往前走着,头也不回的说道:“他们有任务。”

    这一句话说得其他人神情一凛,作为藏剑阁的一员,他们很清楚这一句话意味着什么:很有可能他们当中便有人会永远回不来了。他的衣冠会在万剑谷中落葬,他的佩剑法器会成为万剑游龙中的一员。

    而他们,将来也会去执行任务,而且很有可能便会永远不能再回来。

    当中有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男子不忿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出任务!秦师兄他们为什么还要去!”

    大师兄面露冷笑,道:“如果不去,他们就可以拿戒律来收拾我们,名正言顺,堂而皇之。而且,我们藏剑阁的人,什么时候会临阵退缩了?”

    其他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李乘风心中暗自纳罕: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其他三天阁不直接用艰难的任务来削弱藏剑阁,而要选择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呢?

    他一路上思索着这个问题,跟着大师兄和队伍穿过石台广场,来到后山演剑堂。

    在李乘风眼前的是一个伫立着的巨大……城堡,这是一座前左右环抱的三层楼高,峻宇雕墙,雄奇粗砺的建筑,它前面的广场占地面积足有足球场大,至于里面究竟有多大,根本看不出来,因为它后半截身子直接藏进了山体之中,演剑堂的四个角落分别伫立着四个持剑石像,这四尊石像宛然便是承重柱,承担着演剑堂巨大建筑的重量。它们手持石剑,半跪在东南西北四角,目光凝视着场中,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

    大师兄来到场中央,他举起一只手,露出手中戴着的藏剑环,然后他双手翻飞,飞快捏捏了八个指诀,最后定格在沉剑诀上,这巨大的城堡深处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鸣声,紧接着便是咔咔咔咔作响的机关声。

    大师兄转过身,对李乘风他们道:“今天,这是我们藏剑阁的重地:演剑堂。这里面藏有法阵九九八十一阵,今天你们要闯三阵才算过关。听清楚了,这三阵分别是:藏剑阵,杀剑阵和乱剑阵。这都是藏剑阁最初级入门的剑阵,若是连几关都闯不过,嘿……就不要再出来了吧。”

    大师兄注视着眼前每一个人,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你们现在后悔退缩,还来得及。”

    众人犹豫了一下,经过昨日广场上一时的冲动热血,这时候他们当中也有人冷静下来了,开始思考理性的问题:活着不好么?

    李乘风此时上前一礼,道:“大师兄,我初来乍到,对于初学者,这上来就闯剑阵,是不是……太凶险了一些?”

    大师兄冷笑道:“你大可以以后对你的敌人们这么说:小子修为浅薄,你们杀我的时候请轻一点,我怕疼!”

    李乘风也不生气,又问道:“可是,我们不应该从练习法阵开始么?为什么要从破阵开始?”

    “因为时不我待!了解一个阵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破解他!在战斗中了解它,远比你在书本上了解它要刻骨铭心!”大师兄冷冷的说着“每一代藏剑阁都是这般传承下来的!我还是那句话,怕死的,快滚!”

    李乘风深吸了一块口气,他回头看了看赵小宝,见他虽然有些畏惧,但还是点了点头,李乘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一会跟紧我,我们见机行事。”

    有时候,榜样领头的作用立竿见影,李乘风、赵小宝朝着演武堂巨大的石门中走去,随后个头高大的莽大汉也跟着走了进去,其他人左右看看,也都纷纷跟着进前。

    李乘风一进演剑堂,便见这里面是一个高足有两层楼,面积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巨大石室,石室之中全部铺着约莫一平米见方的青石板,青石板大多裂痕密布,在裂痕之间杂草丛生。巨大的石室四周分别有八个巨大的圆形石柱,分别立在八个方位。在李乘风等人的对面,地面传来轰轰作响的机关声,过不一会,一块一块的青石地面凹陷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五个身高大约两米左右的石像升了上来。

    这几尊石像各有四臂,手持长剑,如同披甲力士,出来后杀气腾腾的便朝着他们几人扑来。

    =======================

    第二更晚上8点,咳咳,今晚应该不会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