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20 一言立志激血性

第120 一言立志激血性

    众人扭头一看,立刻如同波浪一般将李乘风所在的位置让开。

    皇甫松一瞧见李乘风,立刻便眼角狂跳,让他深以为耻的记忆一下翻滚起来,尽管那是几天前发生的事情,但他现在依旧觉得自己脸颊一阵火辣辣的发烧!

    自己怎么就失心疯了相信这个家伙竟然就是战家公子?

    季春华更是眼中几乎喷出怒火,她一向极其自负魅力和眼光,自诩可以将天下男子玩弄于鼓掌之中,却不料遇到了李乘风这个混世魔王,这等羞辱,她简直午夜梦回想起来都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李乘风抽筋剥皮!

    大师兄瞧见李乘风却是一愣,他下意识的想道:这一切似乎都是从这个叫李乘风的家伙来到藏剑阁开始。

    秦灭亲也正绝望之际,忽然瞧见李乘风说出这句话后,场上剩下的众人顿时犹豫住了,欧阳南瞧见李乘风,咬牙正要上前迁怒,秦灭亲赶紧一把拉住,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住他,随后再一把抓住大师兄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道:“不管怎么样,稳住阵脚啊!”

    大师兄猛的回过神来,他看向李乘风,眼神复杂而疑惑,他微微点了点头,对剩下的人道:“一个新来的弟子在这等关头尚且愿意留下,你们在藏剑阁这么多年……”

    剩下的人犹豫到现在,本来就有着强烈的不舍之情,听大师兄这么一说,顿时羞惭不已,立刻坚定了留下来的心思。

    李乘风带着苏月涵和赵小宝站到了大师兄身后,剩下的人也纷纷站队,一时间场上泾渭分明。

    皇甫松看着李乘风,咬牙切齿,几乎没忍住要当场发作,但他并不愿意让自己的丑事被爆出来,他忍着怒气,看向大师兄,道:“大师兄,别挣扎了,你要带着他们一块完蛋么?”

    大师兄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他道:“藏剑阁绝对不会毁在我的手里!”

    李乘风看着这位孤零零站在前面与皇甫松对峙的大师兄,忽然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和感同身受之感。

    同样都是肩负着门派的重任,同样都面临着山穷水尽的绝境,同样都面对着强大不可战胜的敌人,同样都怀揣着倔强绝不服输的信念,同样都有着无比强烈的骄傲与荣誉感!

    想到这里,李乘风看向大师兄、秦灭亲、欧阳南、裘楚囚、安童等人的时候,心中不再有之前那么强烈的敌意和反感:毕竟他们是为了保护他们的门派藏剑阁,而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出现,换成是李乘风自己,他也会和大师兄他们做出一样类似的判断。

    皇甫松看着大师兄,他叹了一口气,道:“大师兄,我们同时进灵山的一代弟子中,,以你资格最长,年纪最大,可又以你最不成器,修为最低!我要是你啊,早就放弃了!”

    大师兄面色如水,眼神坚毅:“我们藏剑阁依靠的从来不是个人勇武,而是团结一致!有本事你就来闯闯我们的凌天剑阵!”

    皇甫松仰头哈哈大笑:“就凭你们?就凭你们这几只猫猫狗狗?”

    秦灭亲淡淡的说道:“皇甫师兄,逞口舌之快又有何用?”

    皇甫松脸色一变,他冷哼了一声,转身道:“诸位,跟我来,就让剩下的这些人,跟着藏剑阁一块腐烂吧!”

    皇甫松临走前忽然回头看了李乘风一眼,他目光意味深长的盯了李乘风一眼,微微点头,似乎在跟他打着招呼。

    李乘风脸色一变,心中破口大骂:妈的,这时候还不忘给老子下眼药!

    他看了一眼大师兄等人,果然见到欧阳南和秦灭亲他们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了不善与猜疑。

    但此时大师兄目视着藏剑阁那些朝夕相处的众多弟子们纷纷跟着皇甫松一块离去,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李乘风的身份,他凝视着这些人离去的背影,眼神无比的痛苦。

    只有秦灭亲这些比较亲近的人才知道,他为藏剑阁倾注了多少的心血,可这个时候,一切都完蛋了。

    大师兄看向剩下的人,他数了数,总共剩下的人加上李乘风,也只有十三个人。

    这个数目让大师兄心中一颤:莫非是天意?为何又是这个数?

    可是,就算有刚好能够凑齐凌天剑阵的十三个人,又能如何呢?

    藏剑阁……完了!

    这句话大师兄没有说出来,但他的内心已经这样认为了,在外人面前,他强撑着最后的坚持和骄傲,可压力一去,他感受到的却是无尽的绝望。

    秦灭亲担忧的看着大师兄,他低声道:“大师兄?”

    大师兄眼珠一动,似乎猛的从以前沉痛的回忆中惊醒过来,他扭头看向李乘风,缓缓的问道:“直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李乘风也直视着大师兄的眼睛,道:“要变强!”

    “为何变强?”大师兄的眼睛里面一片灰败,那是丧失了信心与希望的眼神。

    李乘风道:“为了保护家人,为了保护自己!为了改变他们的,和我的命运!”

    “那你就不应该从藏锦阁出来!我们藏剑阁你也看到了,藏剑阁……完了!”大师兄仰起头来,热泪滚滚而下,他喟然悲怆的叹息道“我愧对师叔伯啊!”

    “大师兄!!”秦灭亲和欧阳南都眼眶发红,他们紧握双拳,眼含热泪。

    大师兄看向他们,垂泪道:“我对不起你们,是我连累了你们!”

    欧阳南猛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脸颊一边一下便红肿了起来,他哭道:“不,大师兄,是师弟鲁莽,拖累了大师兄!”说着,他左右开弓,啪啪的打着自己耳光,只几下便打得脸颊肿了起来:“让你乱说话,让你嘴贱!”

    “够了!”大师兄叹了一口气,道“这不是你的错,时不我待,造化弄人,没办法啊!”

    留下的众人听着一片黯然,气氛沉闷低落到了极点。

    李乘风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原来,这便是藏剑阁么?见识了,我今天终于长见识了!看来皇甫松说的没错,那些人是应该逃离藏剑阁!”

    欧阳南猛的扭头,一嘴鲜血的咆哮道:“你说什么!想死吗!”

    李乘风毫无惧色,他冷笑道:“难道不是吗?看看你们现在,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明天都要死了吗?死不了,那为什么要绝望?”

    秦灭亲冷笑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懂修行么?你知道眼下这个局面是何等绝境么?你知道要如何才能翻盘么?你但凡有一个答案,我们藏剑阁立刻奉你为主,听你使唤!”

    众人看向李乘风,却见他面不改色,毫不犹豫的说道:“没有答案!”

    可不等其他人面露鄙夷之色,李乘风立刻道:“没有答案那又如何呢?我只知道,我如果不修行,不变强,我和我的家人便会万劫不复!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必须要保护的人,但我有!为了保护他们,我必须要变强!!”

    欧阳南怒道:“你以为我们不想吗!藏剑阁破落成这样,什么都没有,怎么变强!!”

    李乘风怒道:“那又如何!至少你们还在这里,至少藏剑阁还有活人!!你们藏剑阁难道比得上我们洗月派吗!我们洗月派先祖跟随高祖皇帝南征北战,御赐称号‘李天王’,洗月派更是当时天下第一门派!可是现在呢,你们有几个人听过洗月派这三个字!”

    李乘风一番咆哮,震得场中人无不惊诧的看着李乘风,却见他激愤大声的继续说着:“我们洗月派连续五代掌门为了修行重振门派,修炼时走火入魔,可是我还是坚持着来了灵山派,我还是要挑战修行之路,哪怕我是洗月派如今一代单传的唯一血脉!我若是死了,洗月派从此绝迹江湖,你们若是死了,藏剑阁从此绝迹江湖!”

    “都是一个死!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都不怕,你们有什么好怕的!!再难无非一死,不死终会出头!”

    李乘风疾言厉色的怒吼着:“你们看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亏你们还是灵山四天阁,独尊唯一剑的藏剑阁弟子吗!你们配得上吗!!”

    “你!”

    欧阳南被刺激得血灌瞳仁,他刚要发作,一旁的大师兄猛的一个机灵,他身形一闪,刹那间来到李乘风跟前,他死死的盯着李乘风,过了一会才道:“好,从今天开始,藏剑阁向你开放!我会亲自教导你们每一门功课,负责你们每一个任务!我的眼睛会一直盯着你,只要你肯为藏剑阁而拼命,藏剑阁的一切都可以对你们敞开!”他抬头看向其他人,道:“你们也是一样!”

    其余人微微耸动,交头接耳。

    李乘风冷冷的说道:“我可以拼命,但我不是为藏剑阁,我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洗月派!”

    大师兄缓缓点头:“好!但如果我发现你心存异志,吃里爬外,做出损毁藏剑阁的事情,我立刻便让你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我方才说的,你敢不敢应承下来!”

    李乘风与大师兄对视着,他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放马过来!”

    ========================

    第二更晚上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