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19章 雪中送炭稳危局

第119章 雪中送炭稳危局

    李乘风瞧见这两人,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暗叫不好,赶紧藏在人群中,隐匿了身形。

    皇甫松的注意力也根本不在李乘风等人的身上,他直视着大师兄,身形轻轻一点,身子便如同鬼魅一般在人群中钻了过来,众人只觉得身边一阵风掠过,紧接着身子微微一凉,待反应过来的时候,皇甫松便已经穿了过去,众人此时人挨着人,彼此之间的距离甚至没有一拳之隔,而皇甫松竟然能够在众人之间如此快速穿梭,这等修为,立刻震惊全场。

    大师兄盯着皇甫松,脸色铁青的说道:“皇甫松,你来作甚!今天此事,是你一手策划吗?”

    皇甫松道:“哎呀,大师兄啊,这你可就冤枉我啦!今日我是陪季师姐四处逛逛散散心的,可听到你们这里这么热闹,这才来瞧一瞧。”

    皇甫松背着手,在众人眼前肆无忌惮的转悠着,打量着,他背对着大师兄,一副浑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架势。

    欧阳南怒不可遏,想要上前,却一把被秦灭亲拉住,秦灭亲瞪了他一眼,欧阳南强忍怒气,怒哼了一声。

    “没有想到啊,大师兄,你堂堂一个藏剑阁大师兄,居然这么镇不住场面?”皇甫松在前面来回踱了一圈,扭头对大师兄笑道“还是……藏剑阁的弟子们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孙永才大声道:“对,这个地方我们一天也不想再呆了!”

    人群中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声音附和,大多数人没有大声附和了,毕竟公开叛阁这可是极其严重的事情,万一又没有去处,那他们可就从特权阶级的修行人被逐出山门,变成泯然于大众的普通人了,而且,从高出跌下来的他们,下场会比普通人更惨,欲求一富家翁而不可得了。

    虽然皇甫松方才应允了,可谁知道他是不是随口说一句,跟大师兄怄气来着?毕竟,这两人的恩怨可是灵山派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皇甫松笑道:“好啊,想离开的,我现在就可以向你们保证,藏锦阁你们是进不了,藏秀阁你们也进不了,但藏清阁,你们是可以进的。”

    众人顿时群情激昂:“皇甫师兄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

    “他是藏锦阁的,如何能代表藏清阁的人夸下这等海口,定是在骗我们!”

    “让他发誓!”

    皇甫松笑了笑,道:“就算藏清阁不要你们,藏锦阁也可以将你们以仆从的形式收入进来。怎么样,我们可是藏锦阁哟,这下你们总应该相信了吧?”

    大师兄怒气勃发:“混账,我们藏剑阁弟子怎可为藏锦阁奴仆!!”他扭头冲着藏剑阁弟子们大声疾呼道:“藏剑阁弟子,挺直你们的脊梁,宁做剑下鬼,不为阶下仆!”

    欧阳南、秦灭亲、裘楚囚、安童等人纷纷持剑,怒目瞪着场上的藏剑阁弟子们,欧阳南更是狞笑道:“谁敢走!问过老子的剑先!”

    季春华瞥了欧阳南一眼,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她手腕一翻,手掌心之中瞬间出现一个滴溜溜旋转的雪花,这一片雪花迅速的翻滚,每一下旋转翻滚都会壮大一分,只眨眼工夫便壮大到了拇指大小。

    季春华朝着手掌心中的雪花轻轻一吹,一股寒气骤然朝着欧阳南扑去,欧阳南一愣,他没想到季春华居然敢当众对自己使用法术,一个大意之下,立刻全身被寒气笼罩,整个身子咯吱咯吱的便开始迅速结冰。

    众人只见一息功夫,欧阳南便连人带剑被冰成了冰雕,动弹不得。

    大师兄手中瞬间出现一把剑,他盯着季春华,冷笑道:“季春华,你是要挑起私斗么?”

    季春华拍着高耸的胸脯,咯咯笑道:“哎哟,大师兄这句话小妹可当不起,谁敢挑起门派私斗呀?这可是要逐出师门的大罪过。小妹是让这位欧阳南师弟冷静冷静,要让师弟们有个自己挑选的机会嘛。”

    皇甫松也微笑着接话,道:“现在,诸位藏剑阁的师弟们可以自由选择,想留在藏剑阁的,可以跟你们敬爱的大师兄站在一起。如果想要离开这里,重新搏一个前途,可以站在我身后。”

    终于,图穷匕见了!!

    大师兄紧紧的盯着皇甫松,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段突发制人,但他知道,眼下这将是藏剑阁最大的危机!

    场中藏剑阁的弟子们面面相觑,他们眼神中充满了动摇和挣扎。

    大师兄苦口婆心的劝道:“列位师弟,你们向四周看看,你们真的要离开这个你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吗?你们真的要离开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吗?”

    人都是有感情的,大师兄这一番话说得众人目露愧疚之色,纷纷低下头去。

    孙永才此时站出来大声道:“是,我们当然舍不得!可是再这样下去,完蛋的不仅是藏剑阁,还有我们,还有我们家里面的亲人!我们是为了当人上人才来到这里的,不是为了成为藏剑阁的送死炮灰!”

    大师兄怒道:“难道给人当奴仆,也是人上人吗!”

    孙永才不屑的冷笑道:“就算是给藏锦阁当奴才,也胜过在藏剑阁等死!”

    这一番话如同重锤,重重砸在场上弟子们的心中,他们猛的一震:是啊,我们为什么来修行?难道为的所谓的荣誉,忠诚么?还不是为了自己能够变强,为了改变自己和家族的命运吗?继续在这里呆下去,除了和藏剑阁一起沉沦,还能换来什么?

    忠诚?荣誉?这些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活着才有一切!

    场中弟子们顿时便有五十余名弟子呼啦啦的站到了皇甫松的身后,大师兄脸色一片煞白,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如何挽留这些已经绝望的藏剑阁弟子们。

    皇甫松微笑着看着剩下依旧在犹豫挣扎的弟子们,道:“藏锦阁以奴仆身份收留你们,只是一时权宜之计,到时候还是会将你们纷纷安排妥当的,并不会真的将你们当作奴仆指使,诸位尽可放心。”

    这一下,场中的弟子们顿时最后的心理防线也都纷纷崩溃,人一个接一个的往皇甫松身后站去。

    大师兄、秦灭亲等人,眼眶发红,眼珠里面满是愤怒爆裂的血丝,他们紧握长剑的手用力得颤抖发白,可是他们此时都没有真正亮剑的勇气!

    他们只能看着皇甫松和季春华趾高气昂的在他们面前抽着藏剑阁的血,将他们最后一滴血也全部抽干!

    人群越来越少,渐渐的稀稀拉拉只有十几个人,皇甫松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大师兄,从此以后,你要打光棍了!藏剑阁不会再存在了!没有一个弟子留下,你这大师兄做的,也真够失败的!”

    说起来,这场中弟子们之所以如此快的动摇,也与大师兄平日里的严苛要求有密不可分的原因。

    练得多,做得多,打得多,拿的却少,心中怨气不越来越大才见鬼了。

    大师兄脸色一片灰白,他此时彻底绝望了:藏剑阁……毁在自己手里了!自己的计划都没来得及发动,便彻底完蛋了!

    正在此时,忽然场上传来一个清澈而响亮的声音:“洗月李乘风,愿留藏剑阁!”

    =============

    抱歉,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