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17章 灵山藏剑十二杀

第117章 灵山藏剑十二杀

    “哇,少爷,你就住这儿?”

    赵小宝跟着李乘风来到住处,险些没亮瞎他的双眼,在他看来修行门派如此高高在上,怎么会有如此落魄的去处?

    这简直堪比乞丐蜗居的茅屋草棚!

    李乘风却是不以为意,他笑道:“正好你来了,以后这分工就好分了。种田交给你了,打理方面的事情交给苏月涵了。”

    “种田?”赵小宝瞪大了眼睛“修行还要种田?这,这到底是修行人还是庄稼汉啊?”

    苏月涵这下得意了,她拍了拍赵小宝的肩膀,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修行人不仅要学如何炼气修法,更要学炼丹制药、篆刻符箓、绘制法阵,更要学会打造法宝,这里面要用的材料呀,都得你来收集!”

    赵小宝吓了一跳:“那你做什么?”

    苏月涵笑嘻嘻道:“我呀?我负责少爷的饮食起居!还是,你好意思跟一个女孩子计较这么多?”

    赵小宝面皮薄,他抓了抓脑袋,想了想便接应了下来,李乘风在一旁看着暗自摇头:小宝这天生小受的属性怕是去不掉了,就连苏月涵这个新来的丫鬟都能指使他,这脾气也太好了一点。

    赵小宝的加入让李乘风划出一间房给他居住,两人清理了半天,总算是清出了可以睡觉的地方,但是,跟李乘风一样,低头便是黄泥绿草,仰头尽是日月星辰。

    但好在赵小宝跟李乘风一样,年纪小小便跟着他一块混迹市井,闯荡江湖,虽然出门不远,但基本上什么艰苦日子都吃过。

    而且多了一个人,的确干活效率一下就提升了起来,到了晚上,三个人不仅把房间全部都清理了出来,李乘风发现这个矮屋总共可以分出四个房间,赵小宝一个、苏月涵一个、自己一个,另外一个暂时空置,待有需求的时候,再用来分配。

    李乘风此时出去在住处二十几米远,靠近小溪下游的地方挖了一个坑,然后用清理出来的一部分用不着的木板搭了一个便所,以免他们方便时还要走出去几百米远的丛林之中,一来不方便,二来不安全。

    李乘风又趁着天还尚未全黑时,用骨刺和长剑劈砍下树枝树干,用自制的绳索绕着住处做了许多简易的机关陷阱,虽然对修行人那是全然没用,但是用来防备猛兽毒蛇却是管用得很,而且有外人进入时,也会触发动静,起到预警的效果。

    三人忙乎了一天,到了夜晚吃过睡下后,一天便算是又过去了,此时,李乘风来到灵山派如果不算入门考核的时间的话,这已经过去了三天,可李乘风却睡在硬梆梆的门板上,脑袋枕着布囊,心中沉甸甸的,怎么也无法入睡。

    来到灵山派,一切都远远比他想象的要更加的艰难。

    从考核的第一天起,就遇到各种的艰难困苦,虽然李乘风靠着自己的能力应变一一应对过去,可他还是发现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差了。

    在藏锦阁,李乘风发现战家的影响力远比他想象得要大,所以他果断的从藏锦阁撤出,而且还坑了战齐胜一把,原本他还有些得意,可来到藏剑阁,李乘风却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比藏锦阁、藏清阁还要凶险的地方!

    虽然他们的确是藏锦阁的死敌,不太可能把他交出去,可是……这个地方的人强烈排外,而且总是用一种充满警惕和敌意的目光看待着每一个外来者,似乎这些外来者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目的来加害他们。

    而且,他们似乎拼命的想要将自己赶走,却又不敢强来。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李乘风翻了个身,心中暗自揣测着。

    “莫非……他们害怕我会坏他们的事情?可是,他们想要做什么呢?”

    李乘风冥思苦想,可他终究不清楚这其中的状况,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其中的究竟,只得作罢: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现在的李乘风毫无任何退路,他不可能再退出灵山派,因为张钧衡已经盯住了他的家,只要自己修行失利的消息传来,只怕家中立刻会有惨剧发生。

    虽然自己老娘不可能毫无防备,但是做儿子的,怎么能够放任自己的家落入危险的境地呢?

    他也不可能再退出藏剑阁,因为眼下除了藏剑阁,他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华山一条道,从早走到黑吧!

    李乘风长出一口气,渐渐的沉睡过去。

    第二天还没到清晨,李乘风便听见一阵阵的钟声传来,三个人惊醒过来,翻身冲出去,便声音从鹫峰山最高的一个山峰处传来。

    “这是什么声音?”李乘风愕然道。

    “好像是钟声。”赵小宝揉着惺忪睡眼,说道。

    李乘风没好气道:“废话,我说的是,为什么敲钟?”

    苏月涵打了一个哈欠,道:“可能是召集弟子吧……少爷,咱们一会吃什么?”

    “不吃了。”李乘风想了想,说道“洗漱一下,我要去看看!小宝,你跟我去。”

    “啊?我也要……”赵小宝迷迷瞪瞪的根本没反应过来,李乘风便一巴掌打在他脑袋上。

    李乘风瞪眼道:“昨天是谁跟我说要跟着修行来着?”

    赵小宝这才清醒了过来,三人分别飞快的洗漱一番,朝着钟声响起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李乘风顺着石阶而行,抬头在远处可以看见隐隐的有藏剑阁的弟子们纷纷背着剑囊沿着阶梯往同一个地方而去,李乘风三人对视了一眼,很是安静的跟了上去。

    这样约莫走了四五里路,李乘风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门跟前,与藏锦阁充满威严富贵气息的山门不一样的是,藏剑阁的山门便是左右两把巨大的石剑,这两把石剑足有二十米高,剑身宽有三米,剑刃处充满了劈砍的斑驳痕迹,仿佛曾经有人手持它们上过惨烈的战场,一股肃杀凛冽之气扑面而来。

    李乘风与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不禁为这股气息所震慑,都不约而同的放轻了脚步,拾阶而上。

    进了山门,入目的是一片偌大的青石广场,中央伫立着一座石台,石台当中立着一座石碑,上面刻满了字,李乘风隔着老远看不清楚。

    在石碑周围分别整齐排列着一百来名藏剑阁的弟子,方阵的前首,站着藏剑阁的大师兄,方阵中的弟子们大声背诵着在李乘风听来像藏剑阁戒律的东西。

    “入我剑阁者,皆我亲兄弟。晨饮灵山水,夜餐鹫峰霁。门规十二律,条条无情义。日日堂前颂,朝朝心头记:”

    “欺师灭祖者,杀!”

    “不忠不孝者,杀!”

    “见利忘义者,杀!”

    “叛离师门者,杀!”

    “犯上作乱者,杀!”

    “出卖兄弟者,杀!”

    “欺侮弱小者,杀!”

    “*妇女者,杀!”

    “畏战不前者,杀!”

    “临阵脱逃者,杀!”

    “贪功渎职者,杀!”

    “见死不救者,杀!”

    “藏剑阁弟子,拔剑!”

    弟子们背诵完毕后,整齐划一的拔出长剑,一时间鹫峰山上剑光闪动,长剑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