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09章 一计不成又一计

第109章 一计不成又一计

    李乘风真是没有想到,这干草烧起来的烟竟是如此呛人,两人被呛得几乎无处躲藏,只得赶紧用衣服沾湿了捂住口鼻,这才缓过一口气来。

    两人对视一眼,发现他们脸上被烟熏得黑一道白一道,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哎哟,真是好心情!”安童身形一闪出现在李乘风不远处,满是讥讽“还有心思烧荒啊!只不过,现在才想着烧荒播种,怕是晚了一点呀!”

    李乘风像是没听见似的,看也不看他一眼,他对裘楚囚道:“裘师兄,请问这一亩地收七彩决明花四成的租税,是多少呢?”

    裘楚囚懒洋洋的说道:“一亩地最多种两百株,我看你可怜,算你少一点,一百五十株,这四成便是六十株。不过,这六十株折合成市价,那可就吓人了。我看你呀,也别问这问那拖延时间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得了。”

    李乘风微微一笑,走进屋内,安童不耐道:“喂,快点啊,别耽误裘师兄的时间,裘师兄时间多宝贵你知道吗?为了你这破事,他还要来两趟,还一根毛都收……”

    他正说着,忽然间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裘楚囚也张口结舌,嘴巴张得能塞下自己的拳头。

    李乘风捧了六十株七彩决明花出来,他似笑非笑道:“裘师兄,这里是六十株,你点一点?”

    裘楚囚瞠目结舌,差点跳了起来:“这,这……这不可能!”

    安童面庞涨的紫红,他怒道:“你,你……你耍诈!”

    李乘风故作不解:“我如何耍诈了?这是不是七彩决明花,还请两位师兄自己验证一下?”

    苏月涵在一旁道:“还验证什么呀?只要不是瞎子,看见这七彩花瓣,都知道这是什么了呀?”

    裘楚囚恶狠狠地盯着李乘风,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道:“收下!我们走!”

    安童一愣,惊道:“裘师兄?”

    裘楚囚怒目瞪着安童,喝道:“聋了!收下,我们走!!”

    安童忍气吞声,从李乘风跟前接过一捧七彩决明花转身便走,李乘风却忽然道:“等下!”

    安童扭头,怒道:“还有什么事!”

    李乘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还得请教一下师兄,按照戒律集文上的规定,这租税,是多久一交呀?”

    裘楚囚脸色难看,怒哼一声,一甩袖子,道:“一年一交!”

    李乘风道:“那意思就是说,我这以后一年之内,不管种了什么,都不用交了?”

    裘楚囚寒着脸,道:“那是自然!”说着,他不愿在这里多停留一刻,转身便与安童几个纵身离开。

    李乘风和苏月涵看着他们两人离开,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李乘风抬起手,对苏月涵扬了扬,苏月涵会意,与他一击掌,两人哈哈大笑。

    离去的裘楚囚和安童原本只是奉命办事儿,此时却真的生出一股火气来,两人只觉得心中憋屈,想要发作出来。

    安童想了想,道:“裘师兄,你说……方才那小子进屋便去了这七彩决明花出来,是不是里面还有?要不然,咱们……”

    裘楚囚一愣,两人对视了一眼,贪念瞬间蒸腾起来,眼珠子都有些发红,但好在裘楚囚理智尚存,他道:“不可!这小子能在一夜之间拿出这么多七彩决明花来,绝非等闲之辈!看来秦师兄说的对,此人必定是藏锦阁的奸细!”

    “若非藏锦阁的奸细,又有谁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的七彩决明花?可惜,可惜了!”安童点了点头,满是遗憾。

    两人前往秦灭亲处复命,秦灭亲听到后,大吃一惊:“居然交上来了?”

    秦灭亲仔细检查着每一株七彩决明花,发现它们全部都生长完好,新鲜得像是刚刚采摘!

    “这……这藏锦阁这次下如此大的手笔,他们是想要干什么?”事已至此,秦灭亲是真的确定李乘风定是藏锦阁派来的内奸,只是这内奸如此高调,如此容易被识破,其用意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灭亲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本来就面相凄苦,此时双眉紧蹙,更是看起来苦不堪言。

    安童试探的问道:“秦师兄,要不然,别管那么多,咱们一不做二不休!”他比划了一个斩杀的手势“把这家伙先给做了!”

    裘楚囚一巴掌拍在他脑后,骂道:“蠢货啊你!藏锦阁那帮人就差一个借口就要对我们动手,你倒好,人家想杀你,你还眼巴巴的送刀子给他们?我看你才是藏锦阁的内奸吧!”

    安童赔笑道:“我就是说说嘛!”

    秦灭亲是藏剑阁的智囊文胆,他刚直不阿,除了大师兄,便是他最有威信,他想了想,说道:“现在倒是还有一个办法,只不过,不太保险。”

    裘楚囚道:“秦师兄尽管吩咐,这一次,定要将这个内奸赶走,找回场子来!”

    秦灭亲道:“明日便是斜月谷开放的日子,这次该轮到咱们藏剑阁入谷了……”

    裘楚囚眼睛一亮:“师兄,你的意思是……”

    秦灭亲道:“这次你们进去捕捉魔宠,可以趁机让他落单,若是让他遇到厉害的魔宠,那只能算他倒霉。”

    “可是……”安童疑惑道“若是他没遇到呢?或者他遇到的魔宠比他弱,反而被他收服了呢?毕竟这个内奸底细到底多深,我们也无从知晓。”

    秦灭亲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这便是我最担忧的地方。”

    安童眼珠一转,道:“我倒是想到一个好主意。”

    裘楚囚一巴掌拍过去道:“你他娘的脑子跟木鱼疙瘩一样,能有什么好主意?”

    安童摸着后脑勺,笑道:“裘师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咱脑瓜不好使,但咱法术好使啊!”

    裘楚囚笑骂道:“别废话,快点说,什么法子!”

    安童坏笑道:“若是由我变成魔宠,然后故意让他抓到,等他带回去,趁他睡觉的时候,我再将他咬死呢?”

    “哎哟……”裘楚囚摸着脑袋瓜,一脸惊喜“想不到啊,这个法子不错啊!你这脑袋瓜,终于好使一回了啊!”

    安童得意洋洋的看向秦灭亲:“秦师兄,你觉得如何?”

    秦灭亲想了想,微微笑了起来:“不错!这样藏锦阁那边追究起来,咱们也可以有个推脱。是他自己不留神,被魔宠咬死,这可怪不得他人。”

    安童大喜,他道:“那到时候便看我的吧!”他说完,双手翻飞,十指飞快捏着一个又一个指诀,他口中默默的念诵着,身上胸口、丹田、头顶处纷纷亮起光芒来,这光透过他的修士服直射出来,紧接着便是蔓延到他的四肢。

    只见他身上骨骼噼啪作响,皮肤如同波浪流淌起来,上面的毛发以惊人的速度飞快生长着,他身子倒在地上,四肢渐渐变化成为野兽的前后足,修士服更是被撕扯得粉碎,只一会儿功夫,安童便变成了一头约莫有半人高,身长一丈的吊睛猛虎!

    变成猛虎的安童仰头对秦灭亲有些得意的炫耀道:“秦师兄,你看我这样可还行?”

    秦灭亲还没来得及说话,裘楚囚便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蠢啊!斜月谷哪里来的老虎!那是新人抓魔宠的地方,你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在告诉他:这里有陷阱,快点自投罗网啊,笨蛋!你肯定就是藏锦阁的奸细,对不对!”他一边说着,一边抽打安童的脑袋。

    安童被抽得恼羞成怒,仰头朝着裘楚囚一声咆哮,震得他衣角猎猎,头发都向后飞去。

    裘楚囚气得笑了起来,一巴掌抽得安童脑袋都险些嗑在地上:“还吼我?你不想活了你!”

    安童虽然恼怒,但他是真打不过裘楚囚,只得悻悻然低头,眼巴巴的看向秦灭亲。

    秦灭亲道:“你裘师兄说的有道理,变小点,最好是变成幼年阶段。这样既不会让他产生警惕之心,也更容易吸引他出手。”

    安童会意,身上再次噼里啪啦作响,身子再次缩小,一息功夫后,他变成了一只不到人膝盖,从头到尾巴只有不到一米长的……大猫。

    裘楚囚笑道:“不错,这次像回事了。”

    安童摇了摇头,甩着尾巴,不悦道:“这般大小,真是折了我的威风!”

    秦灭亲微笑道:“这样大小才是刚刚好!”

    安童裂开嘴,这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大猫”露出了嘴里面如同锯齿一般森森的牙齿:“也对,咬死他,这已经足够了!”

    ================================

    第二更晚上11点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