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08章 拆完东墙补西墙

第108章 拆完东墙补西墙

    苏月涵来到外面,此时外面的田地之中鲜花莹莹,绿叶繁茂,七彩的鲜花五颜六色,美不胜收,在这初冬的寒风中显得十分扎眼。

    苏月涵扭过头,盯着李乘风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复杂。她正盯着李乘风看着,忽然李乘风身子一动,苏月涵立刻回过神来,她拍着李乘风,大喊道:“少爷,少爷!”

    李乘风迷迷糊糊爬了起来,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但很快他便一个机灵,猛的翻身坐了起来,向外面看去,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苏月涵。

    苏月涵朝李乘风使劲点了点头,一脸兴奋,李乘风立刻扭头看向外面,入目之处一片生机盎然,七彩花如同绝代佳人,婷婷玉立,悠然绽放。

    他不禁狂喜,一下跳了起来:“着呀!果然可以!”

    李乘风猛的跳了起来,冲出屋去,狂喜的在田亩花卉周围转着圈,他摸了摸这朵,又摸了摸那朵,只觉得眼前这七彩决明花是天底下最美丽的花朵。

    “月涵你过来!”李乘风朝着苏月涵招了招手,苏月涵小碎步跑到李乘风跟前,不解的看着他。

    李乘风一伸手,揪住了苏月涵的脸颊,用力一拧,一下将苏月涵俏丽的面孔揪变了形,痛得她一边打着李乘风的手,一边哇哇大叫:“放手放手,好痛!少爷你干什么!”

    李乘风哈哈一笑,道:“好痛啊?看来不是梦啊!”

    苏月涵捂着自己半边脸颊,怒道:“少爷,你揪奴婢有什么用呀!你得看看自己痛不痛!”

    李乘风心情大好,将脸凑过去,笑道:“要不,你揪揪看?”

    苏月涵眼珠一转,伸出手掐着李乘风的脸颊,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李乘风愣了一下:“你用力啊!”

    苏月涵牙关紧咬,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用力啦!”

    李乘风脸颊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他心中一沉:“不会吧?我不疼啊!”他盯着苏月涵看了一会,发现苏月涵额头上青筋都鼓了起来,他心中猛的一沉:“该不会,这是在做梦吧?”

    苏月涵松开手,气喘吁吁,一脸惊慌:“少爷,奴婢真的使劲了呀!你真的不疼呀?”

    李乘风面色沉凝,自己用手在脸上用力一掐,他生怕这真是一场梦境,两指不仅一掐,而且一揪,他这般练家子使劲,只差点把脸上的肉都给揪下一块来,痛得嗷嗷直叫。

    一旁的苏月涵笑得前仰后合,拍手大笑:“让你就知道欺负我!”

    李乘风大怒,朝苏月涵扑了过去,苏月涵赶紧躲开,一边笑一边说道:“少爷,这花赶紧收起来呀,若是被人看到了,只怕要惹祸上身呀!”

    李乘风瞪了苏月涵一眼:“一会再跟你算账,来!一起来!”

    苏月涵忍着笑,跟李乘风保持了一米多的距离,她像是一只随时都会逃走的兔子,机灵警惕的跟在后面进入了苗圃之中。

    苏月涵见李乘风伸手去掐花朵,她立刻道:“少爷,还是连根拔起来吧,奴婢听说很多花的花根都是可以入药的呢。”

    李乘风一拍脑袋,道:“有理有理!我欢喜得忘形了,都忘记了。”

    两人像拔萝卜一般,将一株一株的花卉全部都连根拔起,拔了一多半,苏月涵一个不留意,李乘风转身趁她背过身拔另外一边的七彩决明花时,抬起手便是一巴掌打在苏月涵的屁股上。

    啪的一声脆响,苏月涵一声尖叫,捂着屁股跳了起来,她又羞又恼,瞪着李乘风。

    李乘风哈哈大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让你耍我!”

    苏月涵跺足道:“少爷你自己拔吧,我不拔了!”说罢,扭头便走。

    李乘风叉腰不满道:“喂,你越来越嚣张了啊!居然跟我撂挑子!快回来!要不然抓住屁股打烂!”

    苏月涵只觉得被打的地方微微有些痛,但更多却是又麻又痒,听到李乘风说还要打屁股,她只觉得全身注意力都汇聚在了那一块,如同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噬咬一般,让她极不自在。

    李乘风见她手捂着屁股,眼神中满是羞恼,可这美人嗔怒自有一种风情,眼角处的秋波宛如山涧小泉,蕴育着醉人的陈酿。

    李乘风心中一跳,赶紧挪开目光,他干咳一声,道:“好啦,不欺负你啦,快来帮忙,一会若是迟了,我倒霉你难道又落得了好么?”

    苏月涵警惕的看着李乘风:“真的?”

    李乘风道:“再不快点,太阳都要升起来了!”

    苏月涵一脸警惕的盯着李乘风,嘴巴撅得能挂个油瓶,两人一番忙碌,一袋烟功夫后,两人拔完了两百株七彩决明花,屋内堆得跟小土堆一样。

    李乘风看着小屋中堆积的七彩决明花道:“也不知道这七彩决明花多少钱一株?”

    苏月涵眼珠一转,道:“那指定不会便宜,要不然能一颗种子都那么贵么?”

    李乘风搓着手,笑道:“那可感情好,咱们以后在灵山派的花销,就指着它啦。”

    苏月涵笑道:“少爷会仙术,心想事成,一夜之间这七彩决明花种子便长成了七彩决明花,有这点石成金之术,少爷还愁吃喝钱财么?”

    这一句话让李乘风脑海中顿时轰的一声响,他刹那间狂喜,一拍巴掌,一把将苏月涵抱了起来,举得老高,哈哈狂笑着转圈:“你说的对呀,少爷我要发财啦!”

    苏月涵满脸晕红,她嗔怒道:“少爷快放我下来!”

    李乘风忽然间目光往不远处一扫:“咦?”

    李乘风看瞧见四周一些原本顽强生长的青草已经变成了干枯的草秆,他放下苏月涵,顺着这片干黄的枯草走过去,他一路走,却一路震惊的发现这一片之前全部都是青葱油翠的绿草,此时全部变成了干枯的干草!

    李乘风暗自骇然,他心道:莫非,自己所学的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法术么?将这花草中的生命力都抽取出来,然后补在这七彩决明花上?那这也是仙法?这等法术,可谓狠毒啊!

    试想想,若是这法术能对人使用……那是什么结果?

    吸星大法啊!

    苏月涵在一旁悄悄的看着李乘风,她见李乘风眉头紧锁,神色有些担忧,便忍不住道:“少爷,万物生长,草枯花开,现在它们不枯萎,将来也是要枯萎的,少爷这是取之东隅,用之桑榆。”

    李乘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依旧是一脸忧心忡忡:“不行,快点把周围这些干草除掉!快!别让他们看出端倪来。”

    苏月涵也知道这事情非同小可,若是让人察觉到,会以为他们用了什么邪法,到时候判他们一个大逆不道,那可就不是逐出师门这么简单了。

    苏月涵刚要弯腰拔草,却被李乘风拦住,李乘风一脸古怪的看着她,道:“你不是想把这些草都拔掉吧?”

    苏月涵一脸愕然:“不是少爷你说的么?”

    李乘风哭笑不得:“你傻呀,这么多,你拔到什么时候去啊!”

    苏月涵道:“那该如何是好?”

    李乘风取出火折子,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你脑子长屁股上了么?方才打傻了?用火烧啊!”

    苏月涵捂着脑门,朝李乘风扮了个凶巴巴的鬼脸。李乘风生出火后,在干草处一一点火,很快这火焰便向四周蔓延开来,宛如烧荒。

    远处正在往李乘风处赶的裘楚囚和安童瞧见这火光和浓烟,他们一愣。

    安童道:“哎哟,只怕跑了!这是放火烧房子了么?”

    裘楚囚笑道:“秦师兄的妙招,又岂是个区区新人能够化解的?还不是乖乖的卷铺盖走人?”

    安童笑道:“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交差了?”

    裘楚囚道:“还是去看看为好,万一有不开眼的呢?”

    他说着,两人身形闪动,没过多久便出现在李乘风的住处,他们定睛一看,瞧见两个人影站在那破屋门口被烟熏得无处躲藏,咳嗽连连,正是那不开眼的李乘风和苏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