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07章 催苗助长渡难关

第107章 催苗助长渡难关

    藏剑阁,灵鹫山,天都峰。

    大师兄和秦灭亲站在孤崖上,他们正居高临下的远眺着李乘风的破烂住处。

    “这计划能奏效么?”大师兄面露忧色。

    秦灭亲道:“必定奏效,而且有理有据!谁也不指摘我们一个不是来。”

    大师兄微微点头:“咱们要抓紧了,时日已然不多!”

    秦灭亲重重的点了点头:“藏剑阁的生死存亡,就看这一次了!”

    大师兄盯着李乘风的所在:“只要……把这个家伙赶走,就可以执行计划了!”

    ……

    李乘风走出破屋一看,却见两名藏剑阁的师兄站在前处,其中一人袖口镶着两道绿边,神色十分傲慢。

    李乘风道:“见过两位师兄,请问两位师兄有何贵干?”

    另外一名袖口镶着一道绿边的修士傲然的一指旁边的修士,道:“这是我们藏剑阁的裘楚囚师兄,我叫安童,你记好了!”

    李乘风恭敬一礼,道:“见过裘师兄,见过安师兄。”

    裘楚囚瞥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憎恶之色,他道:“我来是来通知你,两日后,便是种税之日。”

    李乘风愕然,道:“什么是种税之日?”

    裘楚囚冷笑道;“灵山派分你一亩田,你在里面不管种了什么,我们都要收四成的税,这便是种税,顾名思义,种植之税。”

    苏月涵忍不住怒道:“四成?怎么不去抢啊?”

    裘楚囚哼了一声,一旁的安童斥道:“这地是我们灵山派的,种子也是我们给的,只收你四成租,你还要怎样?不想种就滚蛋!”

    李乘风连忙道:“划算划算!在下丫鬟年幼不懂事,师兄们勿怪。只不过,我前几日才刚来,这里的情况两位师兄也看到了,只有破屋一座,荒田一亩,除此之外,再无他物。这种税,从何谈起啊?”

    裘楚囚嘿的一笑,道:“老子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来我灵山派,入我藏剑阁,就是要守这里的规矩,你种了,老子要收税,没种,老子也要收税。”

    李乘风忍着怒气,道:“可我这土地里面真的什么也没有啊?”

    裘楚囚冷笑道:“按照戒律集文中的第五条第二例,无种税者,以一百金每年折算为租金,不交租金者,向下降一级,降无可降者,逐出山门!”

    李乘风听着目瞪口呆,这简直比他见过的最黑的帮派还要黑心!

    裘楚囚冷笑道:“你是新来的,还未曾评级,默认为最低级,因此将无可降,两日后交不出种税,就乖乖的卷包袱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吧!”

    苏月涵正要发作,李乘风却一把将她拉住,李乘风忍气吞声道:“既然师兄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但刚才你们也说了,你们会提供种子,可我还没有收到过一颗种子!”

    裘楚囚和安童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哈哈狂笑了起来,安童道:“我只听说过临阵磨枪的,还头一回听到过临时播种的!笑杀我也!”

    裘楚囚哈哈大笑道:“好,免得你回头叫屈,便让你明明白白的死!”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囊,扔了过去,李乘风一把接住。

    裘楚囚道:“小子,你可听好了,你手里面的种子可都是上好的七彩决明花种子,七彩决明花是炼制丹药的必备材料,这种材料你在外面根本买不着,也没人敢随便买卖。”

    “你若是想偷偷的将这种子带着溜走,那老子可就要告诉你,尽早打消这主意,要不然你就算逃到天涯魔渊,老子也抓到你,扒了你的皮!”

    李乘风脸上看不出怒色,他微微一礼,让人在礼数上挑不出毛病来,裘楚囚哼了一声,扭头看了安童一眼,两人一个纵身刹那间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是在数十米之外。

    苏月涵跺足急道:“少爷,他们分明是在刁难针对你!先是把我们扔到这个破烂地方来,现在又设计害我们!他们分明是想赶我们走!”

    李乘风脸色阴沉,他道:“看来,我来的时候抓的那两个人,是抓到了大师兄他们的痛处了!他们想赶我走,是因为怕这件事传开让师叔师伯们知道问他们的罪。”

    苏月涵怒道:“那我们就去找师叔师伯们,去揭发他们!”

    李乘风冷笑道:“揭发?如何揭发?人证在哪里?物证在哪里?什么都没有,光靠一张嘴,能证明什么?”

    苏月涵一愣,随即她道:“诶,少爷,不对呀!既然我们没办法告发他们,那我们也没办法证明他们就做了碰瓷劫道的事情啊。这两件事,劫道咱们没有人证,碰瓷却是有的,可就算有人证,咱们也没有物证啊。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他们还要敢我们走?”

    李乘风哪里知道自己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旋窝之中,他叹道:“我一个新来的,第一天就这般落了他们脸面,他们自然不会给我好脸色看;或许是,他们以为我是藏锦阁的奸细,所以想要赶我走。”

    苏月涵道:“那可怎么办?”

    李乘风沉着脸,不说话,过了好一会才道:“死马当活马医罢了!”说着,他将手中的布袋交给苏月涵,道:“你去把种子洒下去,每隔三寸洒一粒种子。”

    苏月涵接过种子转身离去,心中嘀咕道:这家伙能有什么办法?我都没这等法术,他难道……嗯?莫非,他是想……

    李乘风看着苏月涵将种子播洒了下去,他心中却是回想着那日在梦境中修习仙法时的情景。

    不过李乘风也不急于一时,反正这只是死马当活马医,多这几个时辰和少这几个时辰都没有任何意义,这七彩决明花也不可能因为多了这几个时辰,便一夜之间从这土地之中冒了出来。

    李乘风先将睡觉的地方已经被打湿的干草收拾了出去,他又随后在墙角的墙壁上用骨枪凿出两道凹槽,将木板卡在角落之中充当遮雨板,然后又让苏月涵生火晒干之前打湿的干草,李乘风又用剩下的断剑劈出一块一块形状大小不一的木板将它们拼接起来,算是做成了简陋的木门。

    两人忙乎了一阵,天色已经是渐渐黑了下来,李乘风和苏月涵都窝在破屋角落的篝火旁边,苏月涵看着外面已经种上七彩决明花种子的一亩地,满面愁容道:“少爷,若是这两天它长不出来,那可怎么办?”

    李乘风沉默了一会,笑了笑,道:“我就不信这老天爷要这般绝我!”

    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李乘风表面乐观,但心中沉甸甸的,他也没有留意到苏月涵在这一瞬间的异状,两人各怀心事,背靠着背,躺了下去。

    李乘风背对着苏月涵,心中默默想着自己之前看过的图典,过了一会儿,他便觉得自己的小腹之中一会热,一会冷,很快这股热流从左肾位置而出,冷流从右肾的位置流淌而出,这股热流从他身体两侧游走而上,到达头顶百会穴的位置后交叉而过,又从各自经过的地方流淌进左肾和右肾之中。

    这一圈走完,这冷热阴阳二气交织在一起后,李乘风便觉得自己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但李乘风并没有留意到的是,他此时身子微微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若是在白天,这光芒肉眼难见,可此时已经入夜,这一点点微弱的金光便十分显眼。

    尤其是这金光缓缓的向四周扩散出去,它每经过一株草时便像是有生命的蛛丝一样紧紧缠绕住它们,随即这些绿草缓缓的流淌出一丝丝的绿线,顺着这金丝缓缓向李乘风的体内流淌而去。

    如此反复三到四次,一株在寒冬天依旧生命力顽强的青葱绿草,此时便变成了枯瘦的干草,若是此时有人在半空中观看,便可以清楚的看见:以李乘风为中心点,一个金丝密布的圆圈在波浪一般不断向四周扩散,它所到之处绿光莹莹流淌而回,形成一个金光不断向四周扩散,绿光又缓缓向李乘风流淌而去的往返双向波浪。

    这股波浪逐渐覆盖在李乘风破屋前的那一亩地上,这股流淌而回的绿光便自动的流入到土地之中,像是被半路截留。

    这土地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动静,但这金光与绿光来回流淌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之后,这土壤忽然一动,紧接着便有一株绿芽缓缓的顶开土壤,破土而出,有了第一株,紧接着第二株、第三株,越来越多的绿芽从田亩中缓缓而出,它们如同欢快活泼的小孩儿,清晨的时光溜出家门,活蹦乱跳的撒着欢,那股旺盛的生命力喷薄而出。

    这一片绿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着,只一会儿功夫便长到了寸许高,紧接着这些绿芽开始生长出第三片、第四片叶子,然后开始疯狂的长高,待长到成人小腿高时,第一个花骨朵儿悄然的生长而出,它们低垂着脑袋,含羞待放。

    当天空金阳第一缕破开黑暗的阳光照向大地的时候,这些低垂着脑袋的花骨朵儿骤然绽放,第一片花瓣、第二片花瓣,一直到第七片花瓣齐齐绽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俱全,正是七彩决明花。

    在一旁悄悄看着这一切的苏月涵瞪大了眼睛,这一刻她再无任何怀疑,如此仙力,如此仙术:李乘风便是转世叛仙!

    =========================================

    第二更晚上8点